贪官腐败频耍花招矿泉水瓶装茅台大衣柜里藏暗门

北京晚报 2016/10/20

本报讯(记者孙颖)矿泉水瓶装茅台不是段子,而是发生在天津的一个真实案例,想出这种荒唐招数的是天津市医药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建津。昨晚播出的大型电视专题片《永远在路上》透露,3年巡视55家中管国有重要骨干企业中91%存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四风”问题。

张建津

(天津市医药集团原党委书记)

矿泉水瓶装茅台

矿泉水瓶装茅台,这并非网络段子,而是发生在天津的一个真实案例。想出这种荒唐招数的是天津市医药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建津:“你明显地在桌上摆个瓶子,你放的是茅台还是五粮液,如果人家用手机给你拍个片子,那网上不就有证据了吗,所以就把那个茅台酒倒在矿泉水瓶里边,然后拿矿泉水瓶子在大家分酒的时候,再分着倒着喝。”

张建津爱好喝酒,讲究越醇越好,年份越高越好。他本人也有这个爱好,其他的私企老板也是迎合这个爱好,他们的后备箱里长期放有各种茅台,15年的、30年的。

2014年张建津因公务出访意大利,期间正逢他过生日,陪同的老板在米兰一家高档餐厅为他庆生,聘请外籍名厨,吃高档西餐喝名牌洋酒,花费上万欧元。还有一次张建津到香港开会,私企老板为他安排的晚宴可谓奢华,差不多得有一米长的鳄鱼尾。

张建津清楚地知道,私企老板是“投他所好”:“他为什么会请你吃饭,点这个高档的菜,喝这个高档的酒,而且花很多钱。因为他的钱他也是做生意赚来的,他也不是自己就有银行。那因为我是一个国有企业的负责人,负责着一个企业的经营管理权。我高兴了可能跟他合作中的一些事情就多一些,他可能获利的机会就多一些。”

中央八项规定出台,纠正“四风”……一度让张建津感到紧张,但他并不打算放弃享乐,而是要想尽办法来掩人耳目,除了用矿泉水瓶装茅台外,张建津还让医药集团一家下属单位把会议室改造成了临时餐厅,采买一些海蟹、辽参等海鲜食材,请来餐厅的专业大厨,现做大餐现来进行吃喝。除了吃私人老板的,张建津也用公款吃喝,有的化整为零报销,有的就以办公用品、加班餐费的名目入账。

“导致我今天犯罪,我觉得也是跟他们这种交往中从吃喝开始而导致的。这么多年的一起吃喝当中,认为这都是哥们,是朋友,所以对他们就不再设防了,所以我说开始由设防最后变成一种撤防。”张建津如是说。

杨卫泽

(南京市委原书记)

喜欢喝年份茅台

“原来私人企业主请我吃饭,我认为大家都很熟悉了吃就吃吧,好像觉得不是什么大事,这实际上就是思想上的放松,到最后放纵,最后害了自己。”杨卫泽,江苏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委原书记。他36岁就成为了江苏省最年轻的厅级干部,44岁成为全国最年轻的省委党委常委,历任苏州市委副书记、无锡市委书记等重要领导职务。2015年1月,他因严重违纪涉嫌违法接受组织调查。调查组发现,除了其他严重违纪问题,十八大之后在中央三令五申强调八项规定精神情况下,杨卫泽仍然经常出入豪华场所接受宴请。

“也应该说一开始对这种豪华的东西,我们也是很反感的,自己也不喜欢吃鱼翅、鲍鱼,包括酒我也是不喜欢的,过年我在家一滴酒都不喝,后来就变成了一种习惯了,甚至我请人的时候我不喝酒好像不热情,然后他请我吃的时候,我不喝酒好像不够意思。然而最后就变成自己好喝酒了,就喜欢吃茅台,就喜欢吃年份茅台。”杨卫泽从接受企业老板安排的饭局,到与几个老板关系密切之后开始收受小礼物,再到逢年过节收受红包,再演变成大笔金额的权钱交易,最终因此涉嫌犯罪,这是不少落马官员共同的堕落轨迹:“一开始的想法就是不能沾,到后面就好像小的东西收下以后,等于大家之间也建立个关系,人与人之间这关系,无论干部还是和企业之间的一个关系,不要把人家拒之于门外,到最后就成了不收白不收的状况,所以最后变成了不可收拾。”

王天普

(中石化原党组成员、总经理)

一顿饭吃了4万

中石化的一些培训和会议经常安排在中石化北京昌平会议中心,这里也是中石化下属企业的机关餐厅。2013年9月26日,时任中石化总经理的王天普在这里公款宴请同学,一顿饭就消费了4万多元。

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室工作人员史恕介绍,当时是宴请了26个人,每个人是按照400块钱的标准,还有随行的一些人员是按照自助餐120块钱的标准,除此以外就是酒水,当时喝了8瓶茅台酒,7瓶红酒,价值2.3万多元。

作为一名大型国有企业的负责人,王天普对身边的不正之风、腐败现象从见怪不怪到随波逐流,不管是别人有求于他,还是他有求于别人,他觉得最便利的办法就是在酒桌上解决。

“我本人现在也在反思,这个吃吃喝喝,这种大方,特别是违法乱纪的事情,出现了这么多,确实是丢了国企的脸。”王天普说。

从三年多来中央巡视组巡视的情况来看,55家中管国有重要骨干企业中,91%存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四风”问题。其中,多家央企一些干部持有高尔夫球卡,除了带客户去打球,平时也自己使用,实际上成了变相地把公款用于个人消费。

高祝杰

(天津市西青区西营门街道原党委书记)

衣柜通高级套房

各地纪委在执纪监督中发现,一些党员干部依然心存侥幸,说一套做一套,将享乐奢靡问题改头换面、转入地下。天津市西青区西营门街道原党委书记高祝杰就把这一套做法发挥到了极致。天津市西青区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主任李文彩直呼奇葩,没有发现这么奇葩的这种行为。进入高祝杰的一处办公用房,书柜、衣柜、办公桌跟普通的办公用房是一模一样的,可衣柜透出一道亮光,打开一看,虽然挂着衣服,但这个衣柜没有后挡板,直通里间,而里间里边这个床铺、电视、衣柜、冰箱,卫生间、洗浴设施一应俱全的,俨然就是一个高级宾馆。

原来,2013年西青区对超标准办公用房进行了集中清理,这个带套间的306办公室是高祝杰原来使用的,清理之后他搬到了对面较小的303办公室,但是他仍然拿着306的钥匙,暗地里作为他的休息室。这组柜子是专门定做的,恰好和里面套间的门高度平行,他想通过这种方法瞒天过海。2015年有知情者向天津市委巡视组反映线索,高祝杰办公室里隐藏的秘密才得以曝光。

王海涛

(青岛日报社原党委副书记)

看世界杯花60万

中央八项规定实施以来,公款旅游这一早就被明令禁止的行为受到了更有力的管控。但青岛日报社原党委副书记、青岛报业传媒集团原总经理王海涛和一些人却还在想方设法,另辟蹊径,接受甚至主动要求服务对象安排旅游。

王海涛负责报社的经营管理和广告业务,因此和许多广告客户来往密切。“凡是找我的我都会给他们处理好,就不在媒体上进行曝光了,会这样处理好和客户的关系。”为了感谢王海涛这种“关照”,当地一家地产企业提出邀请他出国旅游。双方商量在2014年巴西世界杯期间去一趟巴西和美国。

所谓的阴阳合同,王海涛作为党员领导干部,进行了一场和考察项目完全不同的旅游观光之旅,包括夜游曼哈顿、游览耶稣山、参观圣保罗大教堂等等。在巴西期间,王海涛一行5人还接受这家企业邀请,观看了一场巴西世界杯的半决赛,仅这场半决赛就花费了60多万人民币,这些钱全是由企业支付的。

(责编:王晓华、朱明刚)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