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政部:完善农村“三留守”人员关爱服务机制

人民网 2016/11/14

人民网北京11月14日电 民政部今日举行城乡社区服务体系建设规划主题新闻发布会,介绍《城乡社区服务体系建设规划(2016—2020年)》的起草背景、主要内容和相关工作措施等情况,答记者问。

民政部基层政权和社区建设司副司长汤晋苏表示,《城乡社区服务体系建设规划(2016—2020年)》(以下简称《建设规划》)提出加快推进各级农村社区综合服务设施建设,而且着重支持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区开展配套建设;提出完善农村“三留守”人员关爱服务机制,切实提升对留守儿童和妇女、老人的服务能力。

针对对记者提出的“我国农村社区服务体系建设目前存在哪些问题,《建设规划》对补齐农村社区服务短板提出了哪些要求”的问题,汤晋苏介绍,自十六届六中全会作出“积极推进农村社区建设”的战略部署以来,农村社区建设在各省逐步展开,各地在推进农村社区建设实验试点过程中,普遍将农村社区服务体系建设,特别是农村社区综合服务设施建设列为首要任务,推进农村居民急需的就业、社会保障、卫生、文化、体育、社会治安等基本公共服务向下延伸,提高了农村居民生活水平和生活质量,缓解了长期制约农村发展的公共服务短缺问题,推动了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和城乡发展一体化的进程。截至2015年底,全国农村社区综合服务设施覆盖率为百分之十二点三。

他指出,尽管取得了这些成效,但就总体情况而言,我国农村社区服务体系建设,还面临不少困难:一是服务布局不够平衡。从整体进程来看,东部经济发达省份快于中西部经济欠发达省份。从具体分布来看,城乡接合部地区要快于纯农村地区,平原地区要快于山区等地形复杂地区。

二是服务设施缺口较大,基础设施相对滞后、服务设施总量不足、已有服务设施的服务半径偏大,难以有效覆盖农村居民。

三是服务供给与服务需求脱节,服务多元供给机制还不健全,社区公共服务发展欠账较多,社区社会组织力量薄弱,还有一个是市场主体参与缺乏长效机制。

四是服务队伍素质不高。农村社区工作者素质偏低,结构亟待优化,专业化、职业化进展迟缓,专业社会工作人才存在“留不住”现象。

他进一步表示,这些问题都需要通过不断深化农村社区服务体系建设加以解决。“十三五”时期是我国农村社区服务体系建设的关键时期,《建设规划》立足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总体需要和农村社区建设工作进度,提出了未来5年推进农村社区建设的目标任务,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补齐农村社区服务设施短板。《建设规划》提出统筹利用好村级集体经济收入、政府投入和社会资金,整合利用村级组织活动场所等现有设施和场地,综合采取新建配建、改建扩建、资产划转、购置租赁等方式,加快推进各级农村社区综合服务设施建设,而且着重支持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区开展配套建设,力争到2020年农村社区综合服务设施覆盖率有一个较大的提升,这是我们要力争实现的目标。

二是补齐农村社区服务项目短板。《建设规划》提出大力推动基本公共服务项目向农村社区延伸,大力发展适应农业现代化需要的生产服务,探索建立城乡社区公共服务事项全程委托代理机制,完善农村“三留守”人员关爱服务机制,切实提升对留守儿童和妇女、老人的服务能力。促进城乡社区服务项目和服务标准有机衔接,推动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这是第二个要补齐的短板,即农村社区服务的项目短板。

三是补齐农村社区服务机制短板。《建设规划》提出大力培育服务性、公益性、互助性城乡社区社会组织。力争到2020年农村社区平均拥有不少于5个社区社会组织。同时依托供销合作社、益农信息社和企业提供农资供应、农副产品流通、日用消费品销售、再生资源回收和农业社会化服务,积极推进多种形式的城乡对接、产销对接。

四是补齐农村社区服务的手段短板。《建设规划》提出依托农村社区综合服务设施设立信息化服务网点、加强益农信息社建设,推进信息进村入户工作,推动综合信息平台向农村社区延伸。力争到2020年农村社区公共服务综合信息平台覆盖率要达到百分之三十。

(责编:仝宗莉、肖红)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