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挺独立团”:“铁军”如何才能一直铁下去

解放军报 2016/11/15

奔腾的英雄血脉

——解读第54集团军“叶挺独立团”闯关夺隘所向披靡的精神DNA

走进第54集团军“叶挺独立团”团史馆,犹如置身血火交迸的时光隧道——

从北伐时期威震四海的“铁军”,到长征途中一往无前的“开路先锋”;从烽火岁月横扫顽敌如卷席的“百胜之师”,到和平年代屡创佳绩的“陆上猛虎”……

斗转星移,血脉永续。新的历史时期,该团视厚重传统为起家之源、传家之宝,引导官兵在重温战史中汲取红色营养、在遂行任务中淬炼红色品格、在强军实践中争当红色传人,“铁军”的精神DNA依然在新一代官兵的血液里奔流不息!

心中有信仰,走得再远也不会迷失方向

成立于1925年的“叶挺独立团”,是我党直接掌握的第一支革命武装。回首91年漫漫征程,团领导告诉记者:“心中有信仰,走得再远也不会迷失方向。”

在团史馆一隅,一份特殊的入党申请书常使参观者泪洒衣襟:“我最大的心愿是加入中国共产党,作为‘铁军’一员,我深深懂得入党有多光荣……”这是九连战士傅皎因病离世前5天留下的绝笔。

谈起傅皎,九连指导员付运红眼前总会浮现当年那一幕——自己给新兵上党课时,傅皎张口就问:“指导员,入党到底有啥好处?”

付运红讲完首任团长叶挺二次入党的故事,又把飞夺泸定桥的战例搬上讲台:“枪林弹雨中攀桥栏、踏铁索向对岸发起进攻的22勇士,全都是共产党员和入党积极分子,只有3人留下了名字。生死关头,他们可曾想过对自己有什么好处?”

这堂课在傅皎心中掀起的波澜,如同泸定桥下不停翻涌的滔滔河水。此后,傅皎对“铁军”战史入了迷。潜移默化中,他渐渐懂得,作为“铁军”传人,胸膛里该怀有什么样的信仰,血管里该流淌什么样的血液。

心中有信仰,行动更坚定。傅皎认真学习、刻苦训练,时常与党员干部谈心交心,积极向党组织靠拢。在生命最后时刻,他终于如愿以偿入了党。

下连就在“飞夺泸定桥红二连”的武文斌,同样被先烈们铁心向党、至死不渝的精神深深打动。赴汶川抗震救灾时,武文斌昼夜奋战在最艰险的岗位上,直至生命最后一息。

宁可自己倒下,不负党的重托。和武文斌一样,在汶川救灾中,该团2000余名官兵冒死挺进生命孤岛,“‘铁军’来了”成为无数受灾群众的定心丸。

听党话、跟党走,攻坚克难时如此,需要作出牺牲奉献时也是如此。前些年,该团编制体制调整,全团官兵叫响“进退去留听党的”,近半数营连干部含泪离开军营,无一人向组织提要求。

迈进“铁军”门,就是党的人。一次,导弹连战士马晓钰外出办事,在街角听见有人散布“军队非党化”言论,马晓钰当场予以驳斥,其“即兴演讲”让对方哑口无言。返回连队,他又以《“军队非党化”兜售的是什么货色》为题,主动登台授课为战友打“防疫针”。

团政委张东杰把马晓钰的行为归因于“信仰的力量”,他说:人的灵魂深处一旦根植忠诚基因,就会化作坚守不渝的定力,并逐渐积淀为一种鲜明品格。

去年盛夏,该团受领特殊任务,急需补充一批驾驶员。团党委决定,动员部分退伍兵回团。没想到,号召一发出,200多名退伍兵踊跃请战,其中七成是党员。

一位著名作家到该团采访后感慨不已:“铁军”的“铁”始终是滚烫的、殷红的,人民军队的红色基因与革命理想的赤热火焰,使它永远保持着熔炉的火红和温度。

(责编:王璐佳(实习生)、闫嘉琪)

铁血铸雄师,千磨万击才能锻造尖刀利刃

“叶挺独立团”每个官兵心里,都珍藏着这样一面盾牌。

当年北伐战争,该团奇袭汀泗桥、大战贺胜桥、直捣武昌城,战功卓著,百姓特赠“铁军”盾牌,上书:摧锋陷阵,如铁之坚……

“铁血铸雄师,这是历史的明证,也是对今天的昭示。”团长耿长江告诫部属,唯有千磨万击、永不懈怠,“铁军”才能一直铁下去。

炮兵营官兵记住了团长的话。他们苦练火炮瞄准、装填等基本功,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抠,快打快撤用时越来越短,多次刷新团队纪录。

上士张跻文记住了团长的话。他带领战友接连取得“装甲车炮塔电传故障综合检测仪”等8项革新成果,使野战条件下装甲车炮塔故障检测效率大幅提升。

为了强化敌情观念、确保闻令而动,该团坚持每周一次战备演练,每月一次全团拉动,机关的携行战备物资就放在车上,战备车辆满基数加注油料,部分弹药按使用单位分区存储。

夜战是该团的拿手好戏,但他们没有安于现状,步兵连夜间机降作战等10多个新课目陆续上马。官兵还集智攻关,编撰《中外夜间战斗战例选编》,摸索出20余种战法。

如果把练兵备战比作铸剑,那么,血性胆气就是锐利的锋刃。在去年的一次实兵对抗演习中,对手便从“叶挺独立团”身上领教了锋刃的锐度。

且不论正面冲击多么坚决、顽强,单单一名警侦连战士上演的士兵突击,就让“蓝军”大吃苦头。

这个战士名叫高志超,当时,他奉命深入“敌”阵执行侦察引导任务。为了带齐各种侦察器材,他只携带了少量压缩干粮和两瓶水。夜间渗透、抵近侦察、不眠不休,在荆棘密林中长距离匍匐前进,两次与毒蛇不期而遇……24小时后,他开始断水,只能靠些许露水撑下去;36小时后,开始断粮,为了完成任务,他情愿忍饥挨饿。

直到战斗结束,高志超连续潜伏3天3夜,准确上报“蓝军”战术指挥所、炮兵阵地等16个目标位置,为“红军”攻坚决胜添上了沉甸甸的砝码。

硝烟散尽,“蓝军”中的旧识问高志超:“这么玩命,你到底图个啥?”高志超回答:“关键时刻豁得出去,这是我们‘叶挺独立团’的老传统!”

正是凭借这样的钻劲、韧劲、狠劲、拼劲,近年来该团68次参加比武竞赛,夺得49项第一,连年被评为军事训练一级团,荣立集体一等功、二等功各一次。

规矩硬如铁,党员干部模范带头立身为旗

“叶挺独立团”是我军最早执行“三大纪律六项注意”的部队。穿越历史烽烟,全团官兵遵规守纪的意识不减,干部骨干模范带头的旗帜不倒。

今年年初,上级机关安排吴干事到该团“强渡乌江模范连”代职。下连不久,吴干事临时外出办事,因事急没顾上请假。当晚,该连指导员窦明春就提议召开党员大会,对他提出严肃批评。

发现吴干事不太服气,窦明春又把他领进连队荣誉室,为他讲述叶挺的治军故事。

该团创建之初,人员复杂、纪律涣散。叶挺下决心整肃军纪,并身体力行、率先垂范。堂弟叶石聚众赌博,叶挺不徇私情、秉公办事,当即免去其排长职务,让官兵颇受震动。从此,部队军纪严明、焕然一新。

“违纪无小事,执纪无例外,‘铁军’的规矩确实硬如铁!”听完故事,吴干事深受触动。代职结束时,他主动要求在鉴定表上填写自己不假外出一事,以便警钟长鸣。

采访中,这样的故事俯拾皆是。

2013年,炮兵营换装某新型榴弹炮,一时间官兵欢欣鼓舞。接装后,有人向团领导表态:大干快上,保证当年形成战斗力!

面对如此“雄心壮志”,团领导当场“泼冷水”:别忙着瞎承诺,要尊重训练规律,严格按训练大纲和规范程序来!于是,官兵扎扎实实严抠细训。在次年举行的一次演习中,该型榴弹炮首发命中、发发命中,打了个满堂彩。

有形的纪律必须遵守,一些行之有效的“无形规矩”也要传承。

乌江水深流急,两岸都是悬崖绝壁。长征途中,眼看河水挡道、追兵渐近,该团“强渡乌江模范连”老连长杨尚堃,带领17名干部骨干浴血奋战,终于渡过乌江,为大部队摆脱追兵、化险为夷创造了条件。

榜样是看得见的哲理,是最具穿透力的说服。干部身先士卒的好作风,被“叶挺独立团”当作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代代相传。

抚今追昔,历史的画面何其相似——

汶川抗震,“强渡乌江模范连”作为先遣分队,背着灾区急需药品向震中徒步挺进。半道上,他们被一处塌方阻住去路。头顶是摇摇欲坠的巨石、脚下是波涛汹涌的岷江,怎么办?时任连长钟超大吼一声“跟我来”,率先踏石探路,战士们紧跟着快速通过危险地段。

该团改制换装,一无经验,二无教材,怎么办?时任团长李远征白天蹲在训练场、晚上泡在资料室,与其他团领导分头找相关院校和厂方专家求计问策,还牵头编写维修手册……

干部争当排头兵,身后就会有一群士气高昂的战士。这些年,“叶挺独立团”出色完成联合军演、国际维和、胜利日阅兵等大项任务,立身为旗的党员干部成为一道道亮丽风景线。(付晓辉、丁雅涵、周涛、孙兴维)

(责编:王璐佳(实习生)、闫嘉琪)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