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62岁林青霞传奇人生回顾最美银幕形象[图]

人民网 2016/11/3

【文艺星青年按】“水深水浅东西涧,云去云来远近山。”她曾被评为“东南亚第一美人”,女装清纯妩媚,男装却比小生更英气逼人;她年过六十,美人依旧,江湖上依然盛传着她的传说;她云淡风轻,清醒自持,在写作中寻找“真我”……她就是林青霞。

今天是这位“不老女神”62岁生日,由胶片到稿纸,让我们走近她的传奇人生,感受经岁月沉淀的从容和美丽。

从影之路:东南亚第一美女

1954年11月3日,林青霞在台湾出生。她的父亲林维良曾是国民党军医,原籍山东青岛,1948年随国民党部队前往台湾。林维良到台湾退役后,开诊所,办服装厂,经营饭店。林青霞曾在自己6月大的一张照片上写道:“她的生命是白纸,正想着怎么填上色彩,填上缤纷。”

林青霞高中时曾在街上遇到星探。后来,她跟同学一起去试镜《窗外》,原本只想演同学甲乙的林青霞得知自己被选作女主角时,她的第一反应是“怎么可能”!

林家是个传统而保守的家庭,军医出身的父亲对娱乐圈这个“大染缸”并无好感,当林母得知林青霞被选中在琼瑶片《窗外》中饰演女主角时,更为此卧床三日不起。但当时还不满18岁的林青霞凭着执着和坚持赢得了家人的支持,母亲最终代她签下人生第一份电影合约,片酬10000元新台币,分四次支付。

之后林青霞开拍了她人生中第一部电影《窗外》,她凭借江雁容这一角色大获成功。而林青霞的第二部作品《云飘飘》,以新台币400万的票房打破当时的纪录。

林青霞因清丽绝伦、飘逸出尘的形象,曾被誉为东南亚第一美女,更成为琼瑶电影的御用女主角。

风华绝代:“千面”林青霞

无论是纯情的琼瑶片,还是香港新浪潮武侠,林青霞主演的电影一直广受影迷欢迎。不仅60、70后奉她为女神,90后甚至年龄更小的观众也是她的“迷弟迷妹”……她的荧幕形象承载着几代人的青春记忆。

《古镜幽魂》(1974)

宋存寿导演的《古镜幽魂》,布景古雅考究,充满绵绵的禅意。刚20岁的林青霞演绎的鬼女如莲一般素丽温婉,连荒宅的森寒也被她古朴庄重的气韵抹去了。

《金玉良缘红楼梦》(1977)

《金玉良缘红楼梦》选角之初,李翰祥导演将素来清纯的林青霞定位为林黛玉,贾宝玉的角色原拟甄珍,后又花落张艾嘉,但李导相中了林青霞身上潜藏的玉树临风的气质,两人角色就此互换,于是我们看到了这样俊俏而叛逆的反串贾宝玉。

《刀马旦》(1986)

林青霞在徐克的《刀马旦》里突破自己,剪断一头青丝,梳起大背头,出演爱穿男装、英姿飒爽的军阀女儿曹云。让人感叹,剪了短发的林青霞,比小生还帅!

《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1992)

林青霞演绎的东方不败是无数人心中的经典,她亦雌亦雄的美让江湖为她痴狂沸腾。那一晚,令狐冲利剑的寒光划过东方不败的面颊,林青霞的桃腮杏眼,欣喜、惊怯都在瞬间掠去,她爱意乍泄,心中无限柔婉早已漫过凌驾江山的宏图霸业……

《暗恋桃花源》(1992)

1992年电影版《暗恋桃花源》开镜,《桃花源》是虚无的寻觅,《暗恋》是写实的等候,二者时而交织时而抽离。林青霞的“云之凡”纯美清俊,却在这段遗憾的爱中缥缈如远星,只在梦中,照进江滨柳的心里。

《天龙八部之天山童姥》(1994)

《天龙八部之天山童姥》中,林青霞一人分饰霸气外露的李秋水与清婉素淡的李沧海。不论是好大喜功、骄傲霸道,还是娴静似水、温柔典雅,她都拿捏得毫厘不缪、炉火纯青。

《东邪西毒》(1994)

《东邪西毒》讲的是求不得所以想忘记的故事,王家卫炮制了一坛越喝越冷的“醉生梦死”酒——但黄药师依然放不下,他的绝望与林青霞饰演的慕容嫣是一致的,错恋上不爱自己的人。这无疑是林青霞最具古典悲剧况味和诗意的角色,每次回看都令人心疼。

《重庆森林》(1994)

1994年,林青霞在王家卫的电影《重庆森林》中扮演女杀手,神秘而冷艳。1994年之后,林青霞便告别了影坛。

云卷云舒:请别叫我美人,我现在是作家

“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林青霞已然不再年轻,但她仍优雅、从容,用流泻在笔端的文字诉说自己的人生故事。所谓“云深不知处”,正是人间好境界。

息影之后的林青霞,平常在家会看书、画画、练书法。2004年,罹患癌症的黄霑曾力邀她开设专栏,她却以“不敢献丑”婉拒,两个月后,黄霑病逝,为悼念挚友,林青霞写下了第一篇文章《沧海一声笑》,开启作家生涯:“一下笔就没停过,有如神助,写了两千多字,仿佛是黄霑带着我写。”随后,林青霞陆续开设“梦书房”、“青霞窗口”等专栏,记叙从影期间的生活片段及内心体悟。

林青霞曾透露是季羡林的散文《老猫》,让她开始有自信尝试动笔写作。“我最喜欢的作家是季羡林,季老写的《老猫》通篇没有什么艰涩难懂的词汇,但却充满了感情。我才知道文章不一定要写得华丽,只要把真性情写出来就好了。”

2011年,息影17年低调生活的林青霞推出散文集《窗里窗外》,从17岁被星探发掘获邀出演《窗外》女主角写起,至拍了一百部戏后,结婚退隐,当中有包含她成长的心路历程,与知心好友宝贵的友谊,她对事对人生的看法,所悟出的哲理,她与父母的感情等等,不过书中少提爱情。这位扮演人生百相,享尽影坛荣华,历尽星海浮沉的大美人还对媒体声明:“请别叫我美人,我现在是作家。”

2014年,林青霞在60岁之际推出第二本书《云去云来》,作为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她说,到了耳顺之年,历尽人生的甜酸苦辣、生离死别,接受了这些人生必经的过程,心境渐能平和,如今能够看本好书,与朋友交换写作心得,已然满足。人生很难有两个甲子,我唯一一个甲子的岁月出了第二本书《云去云来》,当是给自己的一份礼物,也好跟大家分享我这一甲子的人、事、情。

《云去云来》精彩书摘:来世投胎想做一只会唱歌的小鸟

搬进新屋将近五个月,从来没有打开房间的窗户,好好看看窗外的景色。或许是刚搬进来的时候正值严冬,看见窗外的枯枝和正在施工一团凌乱的道路,很是惆怅,索性紧垂窗帘眼不见为净。前两天朋友来参观我的房间,拉开窗帘,突然发现枯树的末梢长出了新芽,好像发现了新大陆,原本还以为那是棵枯死的树。我雀跃地跟家人分享我看到的情景,他们并不如我这般惊讶,都说:“是啊!春天到了。”

是啊,春天到了,新芽绽放,枯树开花了。我看到生命,感觉到希望,立刻拉开落地窗。凉风吹衣,嫩芽的清香更随风拂面,不觉深深地吸了几口气,空气清凉甜美,就这单纯的呼吸已是无穷的愉快。

窗外的景色无时无刻不在变化,那青青的小树叶从树梢慢慢往树干方向延伸,愈来愈密,愈来愈密,几乎布满了枝头,好像一顶大花伞。风吹树摇,小鸟们也飞上了枝头,偶尔看到一辆红色货车从枝叶的缝隙中穿过,树后修建的路面本来杂乱无章,现已接近完工,清理得干干净净,那条公路宽大弯曲,看起来像在大自然的景色中划上一个大S,将来通车的话,看着各种款式、各种颜色的车子从我窗前划过,窗外的风景将会变得更有声有色有动感。

现在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拉开窗帘,欣赏窗外的风景。今日又与往日不同,不在雾霾的笼罩下,一幢幢耸立的大厦中居然看到一湾维多利亚港,远处一座翠绿的大山横卧其中,更远处,隐隐见到层层叠叠的高楼,像极了海市蜃楼。之前眼里只见到近处那巨大的枯枝和杂乱的公路,其他什么也看不到,所以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现在是见山是山见水是水了,原来心念一转,豁然开朗。

到黄昏,有如火柴盒叠起来的大楼灯光一盏一盏地亮起。望着渐次增多的灯火,心想,灯下必有不少故事,这能写多少篇小说啊!金圣华、白先勇和章诒和老师都经常鼓励我写小说,那天我和金问白老师,小说应该从何着手,他说先要有人物和故事,那就好写了。小时候爱幻想,性格敏感,像林黛玉一样,没事就哭,很容易受到伤害,年龄渐长,经历的事多了,几乎没了幻想没了梦,也刻意让自己神经线变粗,免得因太敏感而受苦。如果要写小说的话,势必要找回那敏感的神经线,多幻想、多做几个梦了。

以前有人问我来世投胎想变成什么,我说做一只会唱歌的小鸟。看着窗外鸟儿们吱吱喳喳快乐地穿梭在满布嫩叶的枝桠上,只稍一停又飞走了,小翅膀上下飞快地舞动,身子笔直地往前冲,飞得又快又远,转瞬间就隐没在眼前的景色里。它们快乐的鸟语是否向窗里人传递春的信息呢?

夜幕低垂,太阳已去,橙黄的月亮高挂在树梢上,无风无雨,仿佛一切都静止了,张爱玲婚约上那四个字“岁月静好”浮现在我脑中,桌上时钟的秒针在耳边滴答滴答滴答……

二零一四年五月七日

友好提示:本文为人民网文化频道官方微信号“文艺星青年” (wenyixinqingnian)出品,欢迎转载,请注明来源,谢谢合作!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文艺星青年”!

精彩推荐:

从经典影视中学冬日穿搭 周迅汤唯全智贤优雅动人[图]

盘点跳皮筋编花篮等经典民间游戏 重拾童年记忆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北京游学旅游”东南亚引兴趣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