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一笑捐款事件"究竟怎么回事微信赞赏算不算募捐

南方日报 2016/12/1

11月25日,深圳白血病患者罗一笑家长罗尔一篇名为《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的文章最近刷爆网络,引发网友纷纷慷慨解囊,通过微信及公众号捐款通道,罗尔及某P2P营销公司公众号已收到捐款270万元,目前罗尔及友人已紧急叫停捐款。

11月30日,舆情忽然反转,有网友开始质疑罗尔有3套房产1辆汽车,而另一家深度参与此事件的P2P公司也被质疑是“带血营销”“透支善意”。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南方日报记者采访了当事人罗尔及其参与此事的朋友、一家P2P行业营销公司刘某某,并初步获得人社局、民政局及女童住院的儿童医院的回复,了解到女童住院目前开销、罗家家庭状况等。

互联网营销还是真正有困难?

“女儿进重症室后有些慌了”

深圳儿童医院介绍,目前,罗一笑“病情十分危重,已明确诊断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严重脓毒症、脓毒性休克、多脏器功能障碍综合征,正在接受持续呼吸机辅助通气、床旁血液透析滤过(CRRT)等治疗”。

罗尔原名罗春望,湖南祁东人,1993年开始在深圳《女报》杂志社工作,此次患病的是小女儿罗一笑。

关于网上质疑房产和汽车的问题,罗尔介绍,2002年他在深圳买了一套房,其中一半的钱是从杂志社借的。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罗尔深圳的房子位于深大北门旁边某小区。

2014年至2015年,罗尔又分别在东莞买了两套房,但房子是由甲方经营,五年后才交房。其中一套为酒店式公寓,一套是住宅,总价值100万元,迄今还有贷款42万元。现在这两套房子,罗尔每个月收租5249元,每月房贷5200元。然而至今尚未交房、没有房产证、没法变现。2007年罗尔买了一辆别克,价格10万元,目前价值不足1万元。罗尔介绍,自其原工作单位《女报》停刊后,他一个月仅有4008元基本工资到手,平时主要打理名为“罗尔”的微信公众号。

今年9月,罗一笑在深圳市儿童医院血液肿瘤科确诊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9月、10月、11月三次入院接受化疗,11月23日转入重症医学科(PICU)。

深圳儿童医院介绍,目前,罗一笑“病情十分危重,已明确诊断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严重脓毒症、脓毒性休克、多脏器功能障碍综合征,正在接受持续呼吸机辅助通气、床旁血液透析滤过(CRRT)等治疗”。

11月30日,罗尔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专访时坦承,他之前还认为依靠自己能力可为女儿治病,但当女儿第二次进入重症室后,他的信心开始动摇。

“我开始以为有能力治疗孩子,轻松筹、某基金等想帮我,我都没用。但是女儿进重症室后有些慌了,作为一个男人有实在顶不住的无奈。”罗尔说。

为何选择微信公众号捐款?

“大家想以我能接受的方式来帮我”

目前,罗尔及刘某某均表示,按其之前计划,是希望通过小范围的圈子传播,筹集30万—50万元,再加上P2P公司承诺的一对一配捐数额(最高额50万元),来保障罗一笑的治疗费用。

随后,罗尔发表了一篇《罗一笑,你给我站住》,引发罗尔友人、某P2P公司刘某某等人关注,开始一起商量策划一个网上形式来筹集女儿治病费用,“大家想以一种我能够接受的体面的方式来帮我”。

在刘某某等人的P2P公司官方微信公众号的参与推动下,罗尔原来微信公众号曾经发表的一些文章经重新编排,以《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对外传播,随之,罗尔原作《罗一笑,你给我站住》引发“病毒式”传播,网友通过个人转账以及微信公众号打赏来支持罗尔救女。

11月30日凌晨,罗尔发现,打赏金额数字已经超200万元。按照微信公众号打赏功能要求,打赏金额上限为5万元。

目前,罗尔及刘某某均表示,按其之前计划,是希望通过小范围的圈子传播,筹集30万—50万元,再加上P2P公司承诺的一对一配捐数额(最高额50万元),来保障罗一笑的治疗费用。

然而此时事件开始反转,网络上开始有文章质疑罗尔家里有3套房产和1辆汽车,并非穷困之辈。此外,网友也对这次医药费产生质疑。11月30日傍晚,深圳市社保部门公布,据深圳医保记账系统显示,罗一笑2016年9月8日至今三次住院,共产生医疗费用20.42万元,医保范围内费用18.41万元,医保记账16.81万元,个人现金支付3.62万元。

对此,网友进一步质疑,罗尔在网上求助时是否知道医疗费用开支,以及其是否有必要网上求助。

微信赞赏算不算募捐?

“《慈善法》没有限制个人求助”

罗尔事件中,在微信公号里赞赏、转发推文捐赠的行为更多属于个人对个人的赠予,即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

刘某某11月30日下午介绍,当日凌晨已紧急叫停捐款,截至当日下午,罗尔与P2P公司募集到的金额约270万元,他们会在跟民政部门沟通后向大家公示。罗一笑救治费用之外的结余资金,他们希望通过与民政局协商后,一起发起一个以罗一笑命名的白血病方面的专项救治基金。

目前,深圳民政局表示将成立调查组调查罗尔微信求助一事。深圳民政局救灾救助和慈善处处长钟礼银表示,“网友微信赞赏行为不算是募捐行为,可能公众以为是募捐行为,但不是”。

“慈善法没有限制个人求助。”广东律师徐宇珊称,打赏与公开募捐完全没关系,谁的文章都可以赞赏。

广东盈乐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赵波表示,《慈善法》只规定个人不可以公开募捐,并未禁止个人求助。罗尔事件中,在微信公号里赞赏、转发推文捐赠的行为更多属于个人对个人的赠予,即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

而南都公益基金会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南都观察”发文认为,观察罗尔的这一行动,就是“个人求助”。其中,“转发一次给孩子一块钱”,是公司给罗尔的承诺;“赞赏金归孩子”,可以看作是网友通过公司的平台账号,将钱赠与罗尔的孩子。两种情况下的资金流动,都是一种赠与行为,罗尔获得资金的所有权,用于孩子的治疗。

记者查阅工商信息发现,以罗尔为法人代表的深圳公司有三家:深圳百推宝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深圳市金点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和深圳市新故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罗尔向南方日报表示,深圳百推宝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与其没有关系。但另外两家公司与其关系需要再一次核实。其中,深圳市新故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股东为罗尔东家深圳《女报》杂志社工会委员会。而对于深圳市金点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罗尔在这家公司中占股51%,另外一名自然人陈小军持股49%。记者 李荣华 见习记者 泠汐 统筹 张蜀梅 谭亦芳 刘丽

■回应

微信:存在系统bug

11月30日23时许,微信官方公众号“微信派”发文称,罗一笑事件中微信打赏出现上限失灵问题确实存在,是一次系统bug,导致单日5万元限制失效,赞赏超过200万元,随后微信实施拦截并将超出资金暂时冻结。李荣华

(责编:王晓华、朱明刚)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