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军体射击赛场的中国队员:争当常胜王牌

人民网 2016/12/2

这是一项集中体现军人心理和技能的竞赛,是对军人意志品质和身体素质的双重挑战。这是一个和平时期各国展示军队战斗力的重要舞台,被视为各国军人较量的特殊“战场”。一年一度的国际军体射击世界锦标赛,48个国家438名运动员,在国际军事比武中,被称为“毫厘之间的战斗”。

曾被国家体委授予“永攀高峰运动队”荣誉称号的八一军体大队射击队,素有“先有八一队,后有国家队”的辉煌历史,是中国军人亮相国际军事舞台的特殊名片,更是我军一支常胜不败的王牌队伍。

近日,在2016年多哈举行的国际军体第49届射击锦标赛中,军体大队射击队参加16项比赛,共斩获7枚金牌、5枚银牌、2枚铜牌,打破4项赛会纪录,为我军代表团夺得金牌榜和奖牌榜榜首立下大功。

“国旗,就是激励官兵夺冠的法宝”

爱国:热血铸忠诚

国际军体射击世界锦标赛,设步枪、手枪、飞碟3个大项24个小项,既有女子步枪三姿、女子标准手枪等奥运会比赛项目,也有男子步枪大口径300米60发标准射击、女子手枪小口径军事速射等国际军体独有项目,“战味”浓郁。纵观整个比赛,高手云集,其中不乏一些里约奥运会选手,这使得竞争异常激烈。

面对阵容庞大、气势逼人的外军代表队,军体大队射击队的队员们纷纷立下军令状:请祖国放心,我们誓夺第一!

正是有了这样的斗志和勇气,我军代表团多点开花、以骁勇战阵奋勇拼搏,创造了49年来历史第二好成绩,与2005年第四届世界军人运动会9金的历史最好成绩仅有一步之遥。

有评论说,这一仗,是“中国队”打败了“世界队”。

“秉承祖国至上、坚守英雄本色。”谈到屡创佳绩,射击队代理队长金泳德感慨,要说“诀窍”,首要的是培养队员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

新队员进队时,他们集合在国旗下讲传统;训练艰苦时,他们插上国旗感召;出国参赛时,他们怀揣国旗远征;战前动员时,他们面向国旗宣誓;遭受挫折时,他们拿出国旗励志;夺冠时,他们高举国旗奔跑;凯旋归来时,他们围聚国旗祝捷。

金泳德还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在这次本届国际军体射击世锦赛上,为了跟中国队一争高下,一些外国军队纷纷打出高价悬赏,就连一个经济不够发达、遭受动乱的国家,也许诺个人或团体拿到冠军就给予重奖。决赛时,一些外军运动员都卯足了劲,发挥出超常水平。

“国旗在这里等着你们!为了祖国,加油!”

我军代表团团长张春山和领队、教练,坐在比赛场地后方,屏住呼吸,默默地为队员们加油鼓劲。

这一仗,中国队赢得了最终胜利。当大屏幕显示出成绩时,选手们一个个飞舞手中国旗相互拥抱,合影留念,表达激动喜悦心情。

赛后,一个外军代表团领队找到张春山,问他拿什么宝贝当奖品,队员哪来这么稳定的状态?张春山指了指国旗,告诉他:“这就是我们激励官兵夺冠的法宝!”

“瞄准世界一流军队目标,争当中国一支常胜王牌”

拼搏:为了神圣军旗

在国际军体射击赛场上,每一次对决,都是实力、信念和意志的较量。

11月15日,飞碟男子多向团体比赛进入决胜阶段,场面异常激烈。在打最后一组前,中国队总成绩与东道主卡塔尔队打平。八一射击队的田安伊楠这时出场,他的发挥将决定项目冠军的归属。田安伊楠长吁一口气,调整呼吸后连续击发、一气呵成,打出了一组24中,最终帮助中国队以一靶的优势战胜了卡塔尔队,并打破了国际军体记录。要知道,田安伊楠在此前的个人赛中发挥并不好,仅仅位列第21名,心里背负着很大压力。赛后,别人都问他当时在想什么,田安伊楠笑着说:“还能想啥,只想着一分一分拼、一分一分追!”

担任飞碟项目领队的军体大队大队长邬忠新,赛后激动地说:“当看到最后一组田安伊楠上场时,我连任何鼓励动作都不敢做,只能在心中呼唤‘加油,顶住’,我真怕一声‘加油’让他心里产生波动啊!”赛前,这位细心的领队还专门给运动员们写了一张小纸条:没有任务,没有指标,打的就是士气!预祝打出最佳水平!这个细微的举措让每一个队员都能轻松上阵、真真正正享受比赛。

“赛场如战场、战场无亚军”,这是军体大队射击队面对世界强手的战斗宣言、夺冠誓言。无论对手多么强大,挑战多么严峻,军体大队射击队总是不畏强手、敢于亮剑。

飞碟男子双向团体比赛中,各国军队的运动员如同持枪围攻山头的联合国军,都卯足了劲,拼死发起最后的冲击。以“战斗民族”自称的俄罗斯队来势汹汹,有着丰富国际比赛经验,运动员一个个都显得志在必得。

中国队徐英、王洋、张凡三名选手都憋着一股劲:打败对手。

赛场从来都是是凭实力说话的地方。

50靶打完,俄罗斯队暂时领先中国队一个靶。他们在场下又是挥国旗,又是击掌,好像冠军已稳操手中。

看着“老外”那股狂劲,心直口快的徐英对队友说:“今天先让他们高兴,明天剩下的75靶打完就让他们傻眼!”

徐英不是在吹牛,他心中有数,因为射击比赛比的是心态、拼的是全程,骄兵必败的例子在射击场上屡见不鲜。

果不其然,第二天75靶,中国队越打越好,最终领先俄罗斯2靶夺得团体冠军,并打破国际军体记录。随后在个人赛中,徐英更是连续作战,以决赛16靶全中的优异成绩夺得赛会最后一枚金牌。

站在领奖台上,看着徐徐升起的五星红旗,听着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大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拥抱在一起,尽情地哭着、跳着……

国际军体理事会官员经常说一句话:“你们代表着各国武装力量,要为捍卫自己的军旗而战。”

军体大队射击队队员们常说的一句话对此作了斩金截铁的回答:“瞄准世界一流军队目标,争当中国一支常胜王牌。”

“一切从实战出发,这就是我们的训打‘秘诀’!”

磨砺:科学练精兵

回国后,有人向世界冠军教头贺承德讨教训练高招,贺教练只有简单一句话:“一切从实战出发,这就是我们的训打‘秘诀’!”他认为,只有把每次训练都当作实战比赛,每个动作都按照规范把基础打扎实,那么打出好成绩就是迟早的事。

在许多人印象中,射击不仅帅气还很风光,却不知背后艰辛。常人拿一块两斤重砖头,连续平举两小时,胳膊酸痛得连筷子都甭想提起来,更别说还要百步穿杨。然而,对于军体大队射击队运动员来说,这是基本功和家常菜,据枪、瞄准、击发等动作每天都要重复上千遍。

本届世锦赛获得3枚金牌,被评为最佳男子手枪运动员的金泳德说:“训练是实战状态,比赛是厮杀状态,每一个运动员都是一名驰骋疆场的战士。”

这位荣获过5枚一等功和5枚二等功的枪王,一直从难从严要求自己:他有事没事总喜欢戴着耳麦,有人尝试着听过,里面放的并不是什么流行歌曲,而是赛场的口哨声、鼓掌声和呐喊声,这是他为了抗外界干扰专门找人录制的“特殊音乐”;闲暇之余,别人陪妻携子逛街游玩,金泳德却带着家人跑到游乐场坐过山车,感受高空刺激;每天晚上,女儿趴在桌上写作业,他也坐在一旁,像个学生似的,用楷体字在小字本上规规矩矩写上3页纸,磨练耐性……

心浮必将气躁。为了让参赛运动员打好实战比赛时的心理战,军体大队射击队领导、教练员经常结合训练科目,制造突发情况,想方设法地引起运动员心理波动,让他们能在任何复杂条件的赛场上保持稳定心态。有一次,一位正在专心训练的飞碟运动员突然听到教练在身后喊他名字,与此同时,抛靶机已经发射出飞碟,这位运动员反应滞后,射靶失败,懊恼不己。下课小结,教练员就以此为例,给所有运动员上了一次生动的情绪管理小课。

在此次国际军体世锦赛前一个月,该队还利用中国国家队射击训练场与多哈赛场相似的特点,把全体参赛人员拉到国家队射击场进行全封闭训练,并轮番与高手进行实战对抗,甚至把训练口令都换做英语来表达,提前让运动员感受多哈赛场的氛围。

就在出国前几天,北京地区连续多日发生重度雾霾,很多运动队都停止训练,军体大队射击队则利用这个时机,每天给每名参赛队员发一只防雾霾口罩,把他们集体拉到训练场训练一个小时左右,以保持运动员的良好竞技状态,同时感知赛场发生浓雾时的射击体验。

练过射击的都知道,虚光是射击运动员必须克服的天敌。在军体大队射击队,为了让运动员充分掌握每一个时间节点光线在准星和缺口上的特点,教练员们循环变化训练时间,早上、中午、黄昏、夜间或者阴雨天,什么时候都有可能训练,就是要想法设法地让运动员在复杂光线、气候环境中找到适合自身的射击感受。

正是这一切从实战出发的训练,使军体大队射击队的队员个个成了百步穿杨的“神枪手”。他们的一些射击技巧和训练方法还受到一线作战部队的推崇,成为部队官兵争相效仿的科目。

“捍卫军旗荣誉,勇夺世界冠军”

奉献:奋斗无怨悔

竞技体育项目的世界冠军特别是奥运冠军,不仅能拿到巨额奖金,还可以通过商业广告或其他活动获得不菲报酬,令人羡慕。

但很多人可能无法相信,军体大队射击队的冠军运动员,每月也就拿着固定的工资。面对市场经济利益驱动和心浮气躁等不良社会心态的影响,他们淡定自若,默守高尚,始终保持甘于奉献的崇高境界。

军体大队射击队操场围栏上挂着这样一个横幅“捍卫军旗荣誉,勇夺世界冠军”,反映的正是他们为之奋斗、始终坚守的初心。在多哈赛场上,参赛运动员们一个个感人至深的故事被大家所铭记。

助理教练兼运动员于小凯与队友王雅君新婚燕尔,却正好赶上赛前一个月的封闭式训练。这对夫妻毫无怨言,互相支持、互相比拼,整天都奋斗在枯燥乏味的训练场上,最终共获得1枚金牌、2枚银牌等奖牌。回国后,这些奖牌被他俩作为新婚蜜月期最珍贵的礼物珍藏起来,作为这段难忘经历的见证。

陈晓瑶是本届赛事两枚金牌得主徐英的爱人,同样也是飞碟项目的重点队员,却因有六个多月身孕而不能出国参赛。为了让徐英全身心投入训练和比赛,陈晓瑶每天都挺着大肚子到赛场为丈夫加油,并力能所及的做好端茶水、递汗巾、擦枪件等保障工作,成为徐英的坚强后盾。

田安伊楠的父亲今年8月中旬突发心肌梗死抢救无效去世。这个噩耗传来时,田安伊楠正在集训。在回去处理完父亲的后事之后,他强忍悲痛,主动申请归队,并立即投入到备战中。按照当地风俗,作为父亲唯一的子女,父亲的骨灰应当在满百天后由子女亲自下葬。但由于和比赛时间冲突,田安伊楠毅然选择了代表国家和军队赴多哈参赛。当田安伊楠夺得飞碟男子多向团体金牌,站在高高的领奖台上时,他紧紧地把金牌揽在怀里,早已泪流满面。父亲在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期盼他能夺得金牌,而他终于做到了。

飞碟女子双向运动员张恒生下孩子才一个多月,却主动要求恢复训练。由于她身体虚弱,大队专门在招待所为她的孩子及其父母准备了一个套间,保证她每天在正常训练之余方便对孩子的照顾。出国后,由于孩子不在身边,身处哺乳期的张恒1-2小时就得用吸奶器吸一次奶,以保持良好的身体状态。尽管如此,张恒的乳腺管还是多次堵塞。最严重的一次,还是去赛会医院治疗后才得以解决。最终,年轻的张恒克服了种种困难,与队友一起在飞碟女子双向团体赛中夺得银牌。

72岁的贺承德教练,如今已白发苍苍。2004年退休的他,为了给自己的爱徒金泳德减轻负担,从2010年起,主动回到射击队“帮忙”,这一帮就是7年。吃的是运动员食堂,住的是运动员宿舍,白天尽心尽力辅导队员训练,下班后还要回家照顾老伴,心脏不好的他已经搭了两个支架。大家都劝他回家好好休息,但贺教练总说:“我还能动,还能向年轻运动员多传授经验,帮助军队培养更多优秀的运动员,这是我的责任。为了军体大队射击队的明天而奋斗,我很快乐!” (吴旭、阳恒、梁志兵)

(责编:王璐佳(实习生)、闫嘉琪)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