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素汐:10年等来“张一曼”

人民网 2016/12/20

【编者按】很多人的“梦想”终究只是想想,但他们却远离家乡“漂”在北京为“梦想”打拼,有的人经多年奋斗已小有成就,有的人则刚刚开始起跑……2016年即将挥手告别,人民网文化频道倾情推出年终策划《我只在乎“你”——10位“北漂”讲述“我的文艺梦想”》,邀请演员任素汐、张天爱、边江、蒋梓乐,作家蝴蝶蓝,歌手刘振宇等10位拼搏在北京的异乡人,动情讲述他们的故事,让“梦想”温暖这个寒冬。

任素汐剧照

职业:话剧演员

年龄:28岁

籍贯:山东莱州

十年前,还在中戏上大二的任素汐因为偶然的机会,第一次接触到舞台剧,本是导演系出身,就这样,阴差阳错地被师兄师姐“扶上”了话剧舞台。时光荏苒,这一步地迈出,冥冥中注定了任素汐时至今日在北京的10年漂泊。

“很小的时候,想做一个运木材的卡车司机,觉得那样很帅;大一点了,我就很想当演员,一部分受学舞蹈的姐姐影响,另一部分,觉得能活出别人的人生,很有意思。”任素汐说。

2009年,导演周申急匆匆地找到任素汐,因为自己执导的舞台音乐剧《如果,我不是我》即将公映,但其中的一个女性角色因有公务在身无法出演。

救场如救火,21岁的任素汐临危受命,既兴奋又忐忑不安……证明自己的时刻终于到了……但听到舞台剧开启的钟声,看着耀眼的灯光,任素汐心跳加速,紧张得手心冒汗,这个“上台紧张综合症”一直延续到今天……然而,那天晚上,任素汐灵动又极富爆发力的真挚出演,让许多观众眼前一亮,从此记住了这个不算美貌,却很有气质的姑娘。

更多精彩故事:

边江:替“男神”“说话”的“御用配音”

张天爱:52小时不眠不休的“戏疯子”

蒋梓乐:会“讲故事”的“95后”演员

蝴蝶蓝:“码字”为生,很满足

刘振宇:想让更多人听到我的声音

冯伟杰:以诗为伴 “西游”天下

夏晟:“北漂舞者”期待重回舞台

张铎:在北京不孤单,至少我还有马头琴

李世刚:一支画笔闯京城

舞台上的任素汐

“容貌?我从小到大就不在意这东西,因为在我的生活中,总有更重要的东西能盖过它,演那种花瓶大美女,我肯定演不好,我能演好属于自己的那‘一撮人’就满足了。”任素汐微笑着。

话剧是门小众艺术,从《一出梦的戏剧》到《瘾型人》《幸福的烦恼》,任素汐一步步踏踏实实地走着,毫无畏惧,从未停歇,在北京这座陌生城市,她寻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他们的陪伴让她周身充满力量。

任素汐在试服装

今时今日的任素汐,被人们称为是“小剧场女王”“话剧界新秀”,凭借电影版和话剧版《驴得水》的超赞口碑,任素汐最近“火到不行”。但就是这样一个女孩,也曾因微薄的收入,寄宿于朋友家,也曾为赶演外地小剧场话剧,一周马不停蹄地颠簸在路上。

“偶尔也会有些烦,一个人时就会问自己,你图什么。但看着身边所有为梦想奋斗、奔波的人,我想,这就是我们的选择,因为热爱,所以一切变得值得。”

任素汐剧照

话剧版《驴得水》中“张一曼”给任素汐带来超高人气和大量粉丝,5年来上百场的演出,从起初的身心俱疲,到现在的完美抽离,任素汐用“脱胎换骨”来形容那段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煎熬”,“因为一曼这个角色就是从我自身生发出来的,她所有的一切都来自于我,但我却不可能是张一曼,这是演员和角色之间必须划清的底线。我需要有我自己的生活,过我自己的生活……”

曾因入戏太深,几近崩溃,任素汐说,每次演出完自己都会累得说不出话,回到家整个人都会变得神经恍惚,内心承受着角色加持的痛苦,无人去言说,“我只能通过狂吃辣的东西舒缓情绪”。

任素汐做客人民网

随着自己的成长和舞台经验的累积,任素汐慢慢地学会抽离,不去想、不去看,不演戏时,看看书,插插花,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做一些让自己放松的事儿,哪怕是发呆也好……

“十年了,我从未想过自己还能干别的。舞台就是我的家,演戏如同我的另一段人生,在那短短的两个小时,我可以和另一个自我对话,可以审视真实的人性与灵魂,可以和角色一起哭,一起笑,消化掉心中所有的苦闷与烦恼……我不愿放弃,在那片灯光下,我很自由、很舒服、很自我。”任素汐有些泪目。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