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克为躲假雷撞真桥团长:这桥撞得不冤

中国军网 2016/12/21

插图:朱凡、白金

雷场疑云

■西部战区

■创作者:罗未来 唐超山

■讲述者:张权惠

初冬的天山,雄奇冷峻。天际刚泛起一抹鱼肚白,山谷里就腾起重重白雾。10多辆坦克正蛰伏在山坡背面,静静地等待着冲击的号令。

编号410的坦克里,驾驶员刘志敏大口呼着白气,对着操纵杆默念着驾驶要领。能驾驶坦克参加如此大规模的演习,他可是兴奋得好几宿没合眼。

“都打起精神来,待会儿所有行动都听我口令!”突然,耳机中传来了车长任鹏飞嘶哑的声音,刘志敏果断按下胸前开关,高喊:“明白,一切行动听指挥!”

3名车组成员干脆的回应,让任鹏飞悬着的心踏实了几分。连队是全营的主攻分队,本排又是主攻排,410坦克还是排里的头车,当兵16个年头的任鹏飞心里最清楚,全车4人肩上的担子有多沉。

“也就驾驶员嫩点,但好在他最听话。”任鹏飞反复提醒自己:年底能不能评上三等功车,这次演习至关重要,决不能出一丁点岔子。

“312,执行!”突如其来的号令打断了任鹏飞的思绪,他拉长脖子大喊:“全车注意,冲击!”伴着发动机一声怒吼,坦克箭一般地向823高地冲了出去。

刚进山谷,炮弹就如雨点般袭来,410坦克呈S形路线左躲右闪。“左前侧‘敌’火箭筒正在射击。”突然出现的袭扰分队让任鹏飞眉头紧锁,随即下令:“短停!”坦克迅速制动,后方涌来的尘土形成天然伪装,他们逃过一劫。

眼看就要接近阵地前沿,任鹏飞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不停地转动着观察镜,工作帽渗出了一圈汗珠:说好有3条雷场通路,怎么一个标识也看不见?

(责编:邱越、闫嘉琪)

“车长,右前方1公里处有桥!”任鹏飞顺着一炮手何宇报告的方位望去,发现一座用石头搭建的拱形桥,刚能容坦克通过,桥下是山洪冲出的深沟。箭在弦上,只能涉险从石拱桥上通过,因为冲击节奏一旦减缓,进攻可能会功亏一篑。任鹏飞硬着头皮下令:“靠近石拱桥,迅速通过!”

当坦克驶上桥面时,驾驶员刘志敏猛然发现,桥面尽头有几处微耸的土包。“不好,前面有地雷!”刘志敏眯着眼睛观察着地雷的布散区域,不自觉地刹住了坦克。

“肯定是‘敌人’后撤时仓促掩埋的,倒行下桥,等待工兵支援!”听了刘志敏的报告,任鹏飞觉得不能再冒险了。可刘志敏刚挂上倒挡,四周就弹如雨下,巨大的气浪冲压得所有人胸口发闷。

“后方坦克被‘敌’炮火击中,倒行的道路被堵死啦!”观察镜中看到的情形让任鹏飞心头一紧,他大声喊道:“停下来只能当活靶子,冲过去!”

“班长,前方有地雷呢。”刘志敏小心翼翼地回答。

“冲过去!”任鹏飞着急了。

“可前方有地雷,我们一旦被炸,会把出口堵住!”刘志敏也急了。

“那是假雷,炸不到我们,直接冲过去,冲过去!”任鹏飞心里火急火燎,因为不知有多少领导正举着望远镜看呢,现在可不能掉链子啊!

“刺啦、刺啦……”任鹏飞再呼叫驾驶员时,耳机里只有噪音。

刘志敏摘下手套,抹了一把满脸的汗和泥,拽开勒在脖子上的喉头送话器,缓缓地启动了坦克。坦克先贴着桥左边前进,快接近雷区时,刘志敏猛地拉了个右转向,坦克直朝桥头右前侧撞去,护栏被撞了个粉碎,右侧履带也大半边悬空了,刘志敏只觉得一身冷汗……

“这小子要干什么?”突然变向和撞击,让任鹏飞一头撞在了侧板上,好在有工作帽保护并未受伤,但脑袋却完全懵了,其余两名成员也傻眼了。任鹏飞不停拍打坐在前下方的一炮手何宇,何宇默契地用脚踹着驾驶员椅背,这是紧急停车的暗号。

轰!发动机又是一声咆哮,黑烟伴着油点把石桥喷黑了一大坨,刘志敏把油门快要踩进油箱里了,坦克几乎跃了起来,硬是从桥体与雷场的空隙中挤了过去……

枪炮渐熄,硝烟散去。410坦克4名车组成员跳出了坦克,一个个灰头土脸、面无表情。一炮手何宇先“开炮”了:“志敏,为了躲假雷,你撞了真桥,多大的事故呀,任班长就要复员了,这可是他最后一场演习!”刘志敏耷拉着脑袋,从嗓子里挤出一句:“班长……”

“不要叫我班长,我下的命令你听了吗?”车长任鹏飞黑着脸说:“还不快去检查坦克伤着没有。”

还没来得及分头检查,一辆疾驰而来的猛士车就横在了4人面前,团长来了。一炮手何宇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

“报告团长,我是车长,责任全都在我,就处理我吧!”任鹏飞军姿站得笔直。

“不,责任在我,是我没听车长的命令!”刘志敏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

“为啥违抗战令?”

“前面有地雷就应该规避……”刘志敏抿了抿干裂的嘴唇说。何宇不停地给他使眼色,可刘志敏越说声音越大:“大家都说演习就是打仗,要真在战场上,不可能明知是地雷还要往上轧呀!”

“看来你是怕演习中的假地雷,却敢踩人心里的真地雷,这桥撞得不冤!”团长爽朗地笑了起来:“看来还真要好好讨论一下怎么‘处理’你们车组。”

望着远去的猛士车,一炮手何宇满脸堆笑地踱到任鹏飞身边,低声说:“班长,这三等功车是不是有戏了……”

“看来,你小子心里的地雷还没踩爆啊!”说完,任鹏飞大步向坦克走去。

(罗未来唐超山 张权惠)

(责编:邱越、闫嘉琪)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