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影节的尴尬与中国足球的存在感

人民网 2016/4/28

梁咏琪摔倒成了北影节闭幕式最大的新闻,这是娱乐媒体的不幸,也是北京电影节的悲哀。办到第六届的北京电影节,展映环节大有进步,深得影迷人心。大师展映和注目未来单元也越来越精彩。然而主竞赛单元“天坛奖”,不仅参赛电影多数不是国际首映,而且闭幕式上所有大奖得主无一人到现场,这对于一家力争有影响的国际电影节来说略显尴尬。

北京电影节的尴尬,与中国足球差不多,在国际上没有足够的存在感。中国足球终于从门缝里挤进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十二强,而北京电影节在亚洲的竞争对手也是强敌环伺,上海、东京、印度、釜山、亚太等等。北京电影节不仅出道晚,最关键是主竞赛还没有找到自身特点。本届天坛奖最佳电影、最佳编剧、最佳女主角三大奖项由阿根廷电影《帮派》夺得,最佳导演和最佳男主角的重要奖项由丹麦电影《理想主义者》和《地雷区》分获。虽然不能说阿根廷和丹麦两个国家的电影水平不够,但是世界电影列强美国、韩国、英国、法国、港台地区等都付之阙如,说明选片不够代表性,正在创作力高峰期的导演们并没有把北京电影节当做第一候选,事实上,也没有当做第二候选的前列。

吃别人嚼过的馍没有味道,北京电影节还有另一个尴尬。按照国际A级电影节的通行惯例,极少有公映过的电影可以入围主竞赛单元,戛纳、柏林与威尼斯三大国际电影节皆是如此,而每一届奥斯卡受到全球影迷热捧的原因,在于它的长期价值还是一本不可或缺的观影指南。

远的不说,一海之隔的台湾金马奖早在2014年就给了国产电影《一个勺子》四座奖杯,等到2015年陈建斌导演的处女作正式公映时,早已吊足了影迷们的胃口;而去年在上海电影节上大获全胜的《烈日灼心》,更是因为“金爵奖”加身,为后来上映攒足了市场卖点。

反观今年的北京电影节,入围的有徐浩峰导演的《师父》和韩延导演的《滚蛋吧!肿瘤君》,就是2015年公映的商业电影;包括往届得奖的《智取威虎山》和《狼图腾》、《一九四二》等国产电影,她们的共同特征就是,评奖前早已在内地公映很久。

从电影艺术性上考量,本届北影节也不乏具有代表性的好作品。在“注目未来”单元中有一部微成本国产电影值得关注,毕赣导演的《路边野餐》,不仅有锐气而且有意思,区区十万元成本,就将雾气蔼蔼中的贵州凯里拍摄得如梦似幻,入围主竞赛单元也不为过。这部电影又名《惶然录》,两个名字都来自于欧洲文学作品,作为一部出色的诗电影,如烟如云的从容、任性自得的漫长镜头、断章迷离的诗感美学,都是应该在更高层面上鼓励的。过去几年,崔健导演的《蓝色骨头》、忻钰坤导演的《心迷宫》等电影都被呼吁过入围主竞赛单元,与《路边野餐》一样,拿奖本身无所谓,至少可以让天坛奖更开放,也能更好地与海外电影人进行交流。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