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一时“兴”起体赛禁药知多少?

人民网 2016/8/11

里约奥运会正如火如荼地进行,截至北京时间8月11日15时,中国奥运健儿共收获了10金5银8铜,位列奖牌榜第二。

当然,奥运会本就着意在和平、健康,在“唯金牌论”式微的今天,国内众媒体和网友更多地鼓励运动员保持平稳心态出战,“大家开心就好啦”!

然而,本届里约奥运有如多事之秋,各种乌龙事件层出不穷,挑战三观。 

其中,霍顿恶语挑衅我们男神老公孙杨事件,数日横扫各大头条,一石“兴”起千层浪,争论的声音到今日还不眠不休,按照国际奥委会提出的最新要求,运动员在奥运会上的送检样本追诉期由8年延长至10年。

对于“赛坛毒药”兴奋剂,你有多少了解?表着急,小编帮你盘点。 

一石“兴”起千层浪

游泳“梦之队”健将孙杨在男子400米自由泳游决赛中以0.13秒的差距惜败给澳大利亚选手霍顿,仅夺银牌,赛后抱头痛哭。 

在决赛之前,霍顿就曾公开表态指责孙杨“服用禁药”。决赛当日,孙杨就主动向霍顿打招呼,却遭到霍顿的冷眼相对。决赛结束之后,不计前嫌的孙杨在泳池中几次欲与霍顿握手庆贺,均被霍顿视而不见。

霍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因为孙杨是一名使用过兴奋剂的选手,而他拒绝与一切“涉药”的运动员交往,狠酸“我只是赢了禁药选手”。

孙杨为何会被辱为“禁药选手”?

原来,在2014年仁川亚运会前夕,孙杨在一次尿检中被查出使用了违禁物质曲美他嗪,遭禁赛3个月处罚。

据了解,2008年11月,孙杨因存在心肌缺血情况,与感冒病毒感染损伤心肌有关,予服用处方药“万爽力”(盐酸曲美他嗪片)以治疗心肌缺血、保护心肌。

曲美他嗪为刺激剂,2014年1月刚刚被列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禁用清单。

霍顿言行举止如此挑衅,立即引爆大陆网友的怒火,纷纷“翻墙”灌爆霍顿的Instagram账号,并要求他道歉,短短5小时内就累积了25万则留言。

正所谓英雄惜英雄,霍顿在赢取了比赛之后洋洋得意于讥讽他人,很!没!礼!貌!

展示一下表情包大国网友PS的霍顿:

还有一些大尺度少儿不宜的小编就不展示了,自动脑补吧。

随后,我国泳协致信澳大利亚泳协,要求霍顿公开道歉,却得到回应:“尊重霍顿的话语权”,拒绝道歉。哪里有事儿哪里就有他的王思聪临门一脚,在微博评论:“在中国好使但人家不吃那套。”暗讽中国泳联要求霍顿道歉行为。

网友怒了,内外开攻,“王思聪”作为微博“爆搜”又一次用他的“真性情”上了头条,不仅赚足了眼球,还迎来一片骂声。 

8月11日,霍顿的老爸安德鲁(Andrew Horton)“道歉”啦!

可是这掌没法鼓,因为安老爹这样说:“我们可能要向每一位名叫Mack Horton的人道歉。过去几天他们的日子并不好过”。

原来,在智勇双全网友的强势围剿下,那些与霍顿同名的人社交网站帐号无辜被殃及。

安老爹还说,尽管不少人在社交媒体上对霍顿的言论进行抨击,但他依然为自己的儿子“感到骄傲”,因为他“敢于指出体育运动中存在的严重问题”。

很好!这很霍顿!

据报道,澳大利亚媒体“7 News Australia”在官方脸书上发起了投票“霍顿是否应该向孙杨道歉?”截至目前,87%的网友认为霍顿应该向孙杨道歉,这一比例高于选择不该道歉的6倍之多,仅有13%的网友认为霍顿不必向孙杨道歉。

“兴奋剂”一脉的历史沿革

据悉,里约奥运开赛前,国际奥委会又公布了对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2012年伦敦奥运会药物检测的复检结果,98名运动员被拦在了里约奥运之外。

2015年11月俄罗斯田径界大规模系统性服用兴奋剂的丑闻正式曝光。起初,俄罗斯全体运动员被禁止参加里约奥运,经过多方争取,今年7月29日上午,里约奥组委会更新了俄罗斯代表团的参赛人数为274人。

相信各位对兴奋剂都早有耳闻,但兴奋剂是怎么来的?道阻且长的“反兴之路”发生过哪些大事?(以下内容根据各路资料整理所得)

据北欧神话传说,神勇无敌的战士巴萨卡斯(Berserker)在战斗之前总是会服用一种名为“不头疼”(Butotens)的饮料,上了战场之后战斗力倍增如有神助。经后人考证,这种饮料中很可能含有毒蘑菇的成分,会使人变得疯狂。

到了现代,第一个登上竞技体育舞台的兴奋剂是鸦片。1807年,运动员亚伯拉罕·伍德声称自己在比赛中使用了鸦片酊来保持24小时一直清醒,于是击败了其他的选手。

1960年的罗马奥运会上,丹麦自行车选手简森在比赛中死亡,尸检中发现他服用了安他非命等几种药物。同样的不幸也降临在了英国自行车运动员辛普森身上,他死于1967年的环法比赛中,人们在他的口袋中发现了未吃完的安他非命。兴奋剂光鲜的面具开始逐渐消失,露出了狰狞的本来面目。

在1967年,约翰斯霍普金斯医学院的教学研究员,马里兰大学副教授,Gabe Mirkin博士曾就此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公路赛前做过一个调查问卷询问多名运动员:“如果我可以给你一颗药丸,吃了它你可以拿得奥运金牌,但是我要在一年后杀了你,你愿意吗?”在约100名调查运动员中,超过一半的人选择药丸。

国际奥委会早已决定,从北京奥运会开始运动员尿样留8年,8年之内一旦查出来照样追加处罚,从北京奥运会到伦敦奥运会,已经有几十位金牌获得者被查出来了。

这些带“兴”运动员很带感地完成了比赛,拿了金牌咬了咬,又掐了自己,发现一切都是真的,结果却因为兴奋剂被夺走奖牌,泪目,怪谁?

再来看看历年夏季奥运会因兴奋剂落马的运动员盘点:

WADA(World Anti-Doping Agency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发布的2015的违禁统计前十二名的国家:

图:据财新网

兴奋剂包括哪几种?

兴奋剂究竟指哪些药物?首先我们必须明确两点:

一、并非所有兴奋剂都会让运动员“兴奋”。(p.s.笔者也不知道为毛…)

二、兴奋剂在促进运动员超常发挥体能的同时,还真是一剂毒药,会导致各种并发症状,严重者会因此丧命。

1968年反兴奋剂运动刚开始时,国际奥委会规定的违禁药物为四大类,随后逐渐增加,已经达到七大类。根据国家食品药物监督管理局发布的《兴奋剂对人体的作用及危害》,兴奋剂主要有以下几种类型:(根据相关文件及网络资料整理所得)

1、利合成类固醇

这是使用频率最高、范围最广的一类兴奋剂,包括甲睾酮、苯丙酸诺龙、葵酸诺龙等。这类药物具有雄性激素的作用,能够促进骨骼肌细胞的复制和成长,使运动员迅速变得更敏捷更强壮,大大提升体能和爆发力。

副作用:对男性运动员而言,会影响生育功能、出现性格改变、肾功能异常、乳房增大、早秃等。对女运动员而言,会引起脱发、月经失调、多毛、长胡须等男性体征。严重者可能导致冠心病、心肌梗死甚至肝癌等。

2、精神刺激剂

精神刺激类兴奋剂包括麻黄素类、可卡因等。这一类药物能够显着提高运动员的呼吸功能,起到改善循环、增加供氧能力的作用。其中可卡因能使运动员变得情绪高涨,更加能够忍受伤痛,并且提高其攻击力。

副作用:用量大时会出现呼吸快而浅、血压上升等症状,严重时会因呼吸麻痹而死亡。长期服用会出现头痛、心慌、焦虑、失眠、耳鸣、震颤等不良反应,严重时会因心力衰竭而死亡。

3、β-受体阻滞剂

β-受体阻滞剂的典型代表药物是普萘洛尔。这类药物具有镇静作用,服用后可降低血压、减慢心率、降低心肌耗氧量,提高人体平衡能力和运动耐力,还可消除运动员赛前的紧张心理,实现超水平发挥。

副作用:β-受体阻滞剂的不良反应是头晕、失眠、抑郁、幻觉、心动过缓、血压低,还可诱发支气管哮喘。长期使用后若突然停药,会引起心跳过速、心肌梗死甚至猝死。

4、麻醉镇静剂

可待因、吗啡及其衍生物,以及同类合成制剂均属于麻醉镇痛剂。运动员使用后会产生快感及亢奋,同时伴有超越体能的幻觉,帮助运动员长时间忍受肌肉疼痛。

副作用:可导致服用者呼吸困难和药物依赖,常用可成瘾,因此引发严重的生理及社会问题。简而言之就是毒品。

5、利尿剂

呋噻米、螺内酯等利尿剂能使运动员在短时间内急速降低体重,在那些按体重分级别进行比赛的项目中(如柔道、摔跤和举重等),运动员常有使用。在兴奋剂检查时使用利尿剂可冲淡尿液,遮蔽尿中的违禁物质。

副作用:易造成人体严重脱水,严重者可发生肾衰竭。

6、肽类激素

绒毛膜促性腺激素可刺激睾丸中睾丸激素的形成。促肾上腺皮质激素能促进机体产生更多的皮质醇,皮质醇及合成类似物可减轻肌腱和关节的炎症,具有止痛和消炎的作用。人体生长激素可促进肌肉增长。红细胞生成素具有促进红细胞增生及维持血中红细胞数稳定的作用,提高血液的携氧量。

副作用:青少年使用生长激素可使手、足、脸以及内部器官出现不正常发育。长期使用红细胞生长激素可导致肝功能和心脏功能衰竭,还可引发糖尿病。

7、基因兴奋剂

2002年,美国宾岛夕法尼亚医学院生理学家斯文尼,在他的实验室分离出了一种负责制造IGF-1蛋白质的基因。IGF-1是哺乳动物肌肉生长的重要基因,能帮助肌肉自我修复。斯文尼将一种携带IGF-1基因的病毒注射到老鼠体内,在病毒的攻击下,老鼠体内很快大量生成IGF-1,纷纷长出了强健的二头肌和股肌。

基因兴奋剂仅存在于肌肉中,且与天然产物完全一样,无法通过现有的检测手段检测到,具有很高的隐蔽性。

对此,国际奥委会表现出了极高的重视。2003年,“基因兴奋剂”被列入禁用兴奋剂清单,并且给出了“非治疗目的使用以提高运动能力的基因、遗传构件、细胞” 的定义。

兴奋剂扭曲了运动竞技的本来面目。为了全民竞技、世界和平而举办的各类体育项目,却因兴奋剂蒙尘,究其原因,还是参赛选手目的不纯,在“奖牌压力”下,无可奈何做出这样的举动。使用兴奋剂,就如赌博,但只要是谎言,总会有被揭穿的一天。

但在这届奥运会上,我们也看到一些运动员利用“兴奋剂”话题做出傲慢的举动,和不负责任的人身攻击。“兴奋剂”这个黑锅,清者自清,我们不背!

白岩松说:“要没有证据的话,学会闭嘴挺好的;别在我们兴奋的时候,拿兴奋剂说事。”

可能,我们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孙杨和霍顿即将在本月13日凌晨的1500米自由泳项目上狭路相逢,再次对决,我们不唯金牌论,但绝对拭目以待!

(责编:王晓华、朱明刚)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