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袁泉:《危城》中首演打女只按自己的节奏生活

人民网 2016/8/18

【文艺星青年按】气质非凡,静若百合,说起中国娱乐圈最低调的女星,非袁泉莫属。面对大众赋予的“文艺女神”“氧气美女”等标签,袁泉笑言自己并不高冷,其实活得特“接地气”。专访袁泉的时候,身材高挑的她一袭白裙优雅地端坐在沙发上,双腿微微倾斜呈45度,双臂自然交叉放于膝上,宛若幽兰,清新脱俗,回答问题张弛有度,金句频发,处处充满着对人生的智慧和哲学。

毕业于中央戏曲学院的袁泉,曾与章子怡、梅婷、胡静、曾黎、傅晶、秦海璐并称为“七朵金花”。然而进入演艺圈17年,却仅有16部影视作品问世。不急不缓、淡然自若,从话剧舞台到光影时空,38岁的袁泉坦言自己是个“慢热型”的人,不喜欢被束缚,不善于社交,理想的状态就是按自己的节奏生活与工作。自2009年结婚后,女儿“哈哈”的出生,让袁泉鲜少出现在大众视野。在热映的动作武侠电影《危城》中,袁泉以身怀绝技的“打女”形象示人,让人看到了她表演的另一种可能。

话剧VS光影:没有最爱 角色的层次都很美

“刚开始演时特别紧张,因为片子里有些很难的武打动作怕完不成”,袁泉回忆起“打女首秀”的过程显得尤为兴奋,“但在洪金宝大哥的帮助下,我发现没有完成不了的任务,包括装备的设计、动作的套招,演完之后我才发现我也是个高手,对打戏还挺上瘾”。

《危城》讲述了军阀割据时期,普城保卫团团长杨克难率领众人热血御敌的曲折故事,这部囊括了刘青云、古天乐、彭于晏、吴京等三地明星的武侠巨制,三年磨一剑,演员遴选了好几拨。

“第一个找的就是我吧!”袁泉笑着说,“因为在《扫毒》中与陈木胜导演提过想再合作,但主要还是这个角色特别吸引人。”大胆的尝试,全新的突破,这位温文尔雅、略显柔弱的女子忐忑而紧张地走进了这部电影。“这也是电影最梦幻的地方,它总是可以让人超越生活本身,换个角度看待世间更多的人与事。”袁泉说。

与自己上演对手戏的香港影帝刘青云叱咤影坛30年,片场片外都是惜字如金的主儿,“青云大哥给我的感觉是,有他在,心里就会特别踏实。在现场看到他,整个人是非常放松的状态,但实际上他一直都在人物角色里。”

第一次指导袁泉拍打戏,洪金宝对她“特殊照顾”,一招一式都亲身示范,“吊威亚下马那场戏,大概拍了50多条。”袁泉咬着嘴唇说,“大概拍到30多条时,大哥问‘累不累’,我说‘不累’,然后就接着拍,直到拍到筋疲力尽才过。”

人们最初认识袁泉,是在聚光灯下的话剧舞台。在《琥珀》里,人们记住了那个白衣飘飘、为爱情低吟浅唱的动人女孩;在《暗恋桃花源》里,她与林青霞隔空对唱着时代与理想;在《简·爱》里,她同观众席中的姑娘们一起重温经典,叩问内心。

她曾说最爱舞台上的自己,觉得这是上天赐给她的礼物,“某段时期我喜欢舞台上的节奏,虽然每天重复着同样的剧情,但每天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就如同我们每天过着同样的生活,但总希望每天都可以活得不一样。”袁泉期待与孟京辉、林兆华、田沁鑫这些大导合作,但也并不强求,“该来的总会要来的,急什么呢?”

已近不惑之年的袁泉,选择影视剧和舞台剧的标准有了很大变化,“只要这个人物存在,都会有它的必然性,我都愿意尝试。我希望让自己的这扇窗打得更开一些。”

童年VS成长:慢热性格 只按自己的节奏生活

1977年,袁泉出生在湖北荆州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少小离家,11岁那年,袁泉考上了中国戏曲学校附中学习京剧。于是,她第一次离开父母,离开老家,只身来到北京,开始了寄宿生活。七年的专业训练,给袁泉日后的演艺事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那时觉得特别好玩,其实一开始也没有多喜欢京剧,但在学习中越来越喜欢了。”袁泉承认,那段“梨园生活”是她一生中最美的回忆,“永远回不去了,时间就是这么残忍。”

说起昔日熟悉的经典唱段,从《霸王别姬》到《贵妃醉酒》,袁泉如数家珍,“拥有并永远记住它们,就是最宝贵的人生财富。”虽与京剧表演失之交臂,但袁泉仍对“唱念做打”有着深深的眷恋,“不是说回去就能回去的,京剧与演戏大有不同”,袁泉略带调皮地用自己熟悉的京剧唱腔回答说。

袁泉坦言,自己做任何事都比别人慢半拍,对自己低调近似“绝缘”娱乐圈的生活状态,她十分满意,“按照自己的节奏生活、工作,与家人过着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工作和家庭一定要分得很开。”袁泉低下头慢条斯理地做总结。

旅行VS保养:心态平和 家人是心灵的港湾

经过12年爱情长跑,袁泉和夏雨这对世人眼中的“金童玉女”喜结良缘,婚后两人的生活更是甜蜜得令人羡慕,转年女儿“哈哈”出生,让袁泉从女孩蜕变成母亲,人生角色的转换让她感受到这世间还有一种爱叫——生命的延续。

“哈哈”出生后,袁泉和老公夏雨之间似乎就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一切让步于家庭”。暂别挚爱的话剧舞台,袁泉过着“半隐居”的生活……虽然两年后,袁泉略带歉意地带着一部电影重回大众视野,但“半年工作,半年陪伴家人”的状态时至今日从未改变,“没有什么比陪伴他们更重要。”

为了配合《危城》的宣传,袁泉不得不暂别家人,跑了十几个城市进行路演,虽不善言谈,但袁泉觉得这是她份内的工作,必须要做好。但6岁的女儿,始终是她心里最深的牵挂。

今年,袁泉的另一部电影已杀青,接下来,作为母亲和妻子,她已为家人拟好了一份休假规划,“去哪儿不重要,但想带着父母和孩子,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小住一段时间。”

“我想看着女儿一天天成长,陪着父母一天天变老。” 袁泉无比珍爱和家人在一起的每一分钟,她活出了大多数人不曾拥有的从容与惬意。

来源:人民网文化频道官方微信号“文艺星青年”

(微信号:wenyixingqingnian)

友好提示:

本文为人民网文化频道官方微信号“文艺星青年” (wenyixingqingnian)出品,欢迎转载,请注明来源,谢谢合作!扫描下方二维码 关注“文艺星青年”。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