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重申寒假不得补课:发现一起 查处一起

澎湃新闻 2017/1/25 7:04:00

春节将近,全国中小学生相继进入“寒假模式”,但部分地区也涌现出一股“补课潮”。

针对多年来未能解决的中小学寒假补课顽疾,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梳理发现,上海、山东、辽宁等省市教育部门近来重申“2017年寒假期间中小学校不得组织补课”,并制定了严厉的惩罚措施,比如校长年度考核不得评优,补课教师情节严重者还会被解聘。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副教授郑葳认为,“作为有效学习的重要环节,课后查遗补缺、或拓展修习无可厚非,我们对补课也不能一概反对,但现实是,很多补课是太‘过’了。”要真正为孩子们减负,除了继续深入应试制度改革,也应该扩大社会准入门槛,改变“学而优则仕、则商”的价值导向。

多地发布“补课禁令”

据《现代金报》报道,浙江省宁波市教育局1月22日称,在寒假期间中小学不得组织各种形式的补课活动,对违规补课行为,发现一起,严肃查处一起。

上海、黑龙江、辽宁、山东、重庆、宁夏、福建等地教育部门近期也专门发布了类似的“禁令”。

澎湃新闻1月13日报道,上海市教委发布《中小学生寒假安全提示12条》,严禁上海各中小学大面积集体补课或上新课。央广网1月20日消息称,重庆市教委当天强调,中小学从1月19日起放寒假,2月13日正式行课。严禁擅自提前或推迟放假,严禁假期违规补课。

根据黑龙江省教育厅官网消息,早在2016年12月9日,该省就发布通知,将中小学校寒假放假时间统一定为1月16日至3月1日。黑龙江省教育厅强调:禁止在放假期间组织学生补课,包括集中收看付费电视(网络)授课。

在辽宁省教育厅2016年12月27日下发的《关于做好2017年度中小学寒假工作的通知》中,特别提到了禁止学校以“上新课”名义组织补课。

山东省教育厅近日下发《关于做好中小学假期有关管理工作的通知》,对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均有约束,并强调保障老师的“休息权”:严禁各级教育部门和学校提前开学、组织补课,也不得强制或以“义教”等变相强制措施组织教师在假期内到校上课。

“每年中小学寒暑假前开一次会,下发一个文件,相关部门加强监管、巡查,这已经是常规动作了。” 1月24日,山东省寿光市教育局基教科一名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与往年寒假一样,该市近日再次下发通知“禁止补课”。

违规补课取消学校评优资格

与“补课禁令”搭配的往往是严厉的监管与处罚措施。

宁波市教育局称,将通过明察暗访等形式对各地违规补课情况进行督查,对查实有违规补课行为且不坚决督促整改的区县(市),在年度教育目标考核中不得评优;对查实有学校违规补课行为的,校长年度考核不得评优;对反映问题较多的区县(市),将约谈主管教育局主要负责人及分管负责人,并进行通报。

辽宁省教育厅的惩罚措施更严厉:对出现违规行为的学校直接责任人实施严格责任追究,对出现违规行为的教师,要给予警告、记过、降低专业技术职务等级、撤销专业技术职务或者行政职务,开除或者解除聘用合同等处分。

1月24日,寿光市教育局基教科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教育局对于发生违规补课、有偿家教的学校,实行“一案双查”,除按有关规定对当事人进行查处,还要严肃追究相关领导责任。

“对违规补课的学校,将取消该校当年度各类评优资格,扣发校长绩效工资;对于违反规定的在职教师,视情节轻重给予相应处分,直至解聘。”上述负责人说。

专家:社会准入制度过于单一

各地“补课禁令”年年都有,但学校违规补课行为始终存在。

山东卫视公共频道1月21日报道,滨州市惠民一中老师在放寒假后组织学生补课,要求每位学生交900元补课费。24日,滨州市教育局基础教育科工作人员称,此事已得到处理,该教学点被关闭。但根据山东卫视公共频道23日报道,惠民县仍有多处补课地点。

中小学补课为何久禁不绝?

“学校也有压力啊,现在给学生减负是大趋势,假期作业要少做,在校时间也不能太长,但中考、高考(精品课)指挥棒仍然高举着,学校除了面对上级教育部门的考评,还要面对来自社会、家长的压力。”青岛市城阳区流亭街道一名小学校长告诉澎湃新闻,当地对补课行为监管严格,寒暑假期间学校基本没有补课行为,但“一放假,家长们就把孩子往校外的辅导班送。”

“别看我是小学校长,孩子放寒假了,照样把儿子往补习班送,为小升初做准备。”这位校长认为,社会有需求是“补课难禁”的重要原因,“即便学校不组织补课,校外培训班照样办得红火”。

中国教育学会日前发布的《中国辅导教育行业及辅导机构教师现状调查报告》显示,家长在中小学课外辅导中的支出规模超8000亿元,有家庭一半收入给了辅导机构。武汉晚报2013年曾报道,武汉一所中学补课遭学生投诉,校方取消了补课,但“家长们知道后都不干了,聚集到学校门口,要求恢复补课”。

“学生平时补课、假期还要补课,原因表面上是应试需要,但其背后却是优质教育资源的短缺和人口基数不断膨胀之间的矛盾,是社会准入制度的单一和人的发展多元之间的矛盾。”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副教授郑葳1月24日告诉澎湃新闻,自己刚刚陪伴孩子经历中考搏击,深感这一问题已成为当代中国教育的顽症。

“这就像是一场赌博,为了一个进得名校的机会,我们赌上金钱、时间、孩子的身体健康和真正的兴趣特长。”郑葳认为,从根本上讲,还是应该扩大社会准入门槛,提高普通劳动者社会地位,从而改变“学而优则仕、则商”的价值导向,让学生人尽其才。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澧县对违规补课"零容忍"

  • 湖南日报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