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舰上的“万里长征”安全是航母的生命

中国军网 2017/1/6

“零点至四点的更,是‘神仙更’,十二点前睡不好,四点以后睡不着。”

1月5日,零点刚过,辽宁舰舰政委李东友带领航海部门政委杨繁军和两名政工办干事抱着食品,慰问最辛苦的这一更次官兵。

夜查第一站,是主甲板上3层舰岛的驾驶室。见到政委他们到来,驾驶室里仪表显示器的微光映衬着一张张笑脸。李东友将巧克力、饮料一一拿给值更官兵,并与他们轻声交谈着。

此刻,透过驾驶室的舷窗往外看去,夜空下,辽宁舰滑跃14°甲板仿佛高昂的龙头,劈开涌浪,一往无前。

连续放飞和回收多批次战机的飞行甲板上一片静寂。经历一整天紧张激烈的对抗演练,歼-15舰载战斗机和多型舰载直升机已经悄然入库。

下一站是位于主甲板下方4层的3号损管站。从驾驶室到那里得走下7层共70级台阶的舷梯,走在最前方的李东友带着我们熟练地左转右拐。

“夜查一次,得两个多小时,爬上爬下最伤膝盖……”杨繁军告诉记者,李东友落下了较严重的膝伤。

6年前航母首航的那一天,许多舱室尚未完工,通道照明都不足。担心发生安全问题,首任政委梅文和时任副政委的李东友打着手电筒,分头带队夜间巡查。

自此,每次航母航行,政委和副政委带队巡查便延续下来,并形成了现在的政工干部夜查制度。

往上,向下,往上,再向下……辽宁舰全舰有人值守的舱室有30多个,分布在各层甲板。随舰出海已经10余天,记者本以为已经了解各舱室的布局,可跟着走了没一会儿,在这有3600多个舱室的钢铁迷宫,我们完全失去了方向感。眼前的每条通道,都布满了各种阀门和仪表,模样都差不多。

穿过一条条通道,打开一道道水密门,记者已经浑身是汗。每到一处,李东友都微笑着跟官兵打招呼、唠家常。

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走了两个多小时,也来到了夜查的最后一站——位于10甲板的二号电站机舱。

10甲板,就是航母主甲板下负10层。甲板数字越大代表离舰面飞行甲板越远,意味着条件越艰苦。

刚推开舱门,一股热浪便迎面而来。这里不仅温度高,而且噪音大,人和人说话即便贴在耳边也很难听清楚。

此刻当更的是机电部门战士刘剑亚和郝磊。郝磊正猫身准备钻下垂直舷梯巡查,舷梯下方是密密麻麻的管道线路。李东友上前拍拍他的肩膀,让他注意安全。

坐在电脑屏幕前监控的刘剑亚说:“看到政委和我们一起战斗,心里头暖暖的。”

就在记者跟随李政委他们夜查的同一时刻,该舰多路官兵正进行总长度达上万公里的管道线路例行巡查。

这便是辽宁舰上人人皆知的“生命力巡逻更”。巡查人员每隔一个小时都要沿着不同的路线进行安全巡查,他们要在每一处检查点刷电子卡片,如同体检,记录各处的健康状况。

“安全是航母的生命。管道线路的跑冒滴漏可怕,人心的跑冒滴漏更可怕!”李东友说:“政治工作说到底是做人的工作,我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夜查,说到底走的是兵心……”

凌晨两点二十分,我们跟李东友回到房间。桌子上放着一个手工礼盒,那是柯尔克孜族女兵木尔沙精心制作的新年礼物,礼盒里装着木尔沙和战友们写满祝福的纸条。

看着这个小小礼盒,咀嚼着李政委那番话,记者的脑海里反复回响着这样几个字:

生命力,生命线;生命线,生命力……

(责编:黄子娟、崔东)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