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防务:“脱欧”不“脱轨”

中国军网综合 2017/2/16 2:01:00

作为有着浓厚“欧洲-大西洋国家”属性的典型“中等强国”,英国“脱欧”和美国特朗普总统上台这样波及全球的变局,将为英国防务政策带来诸多变数。英国“脱欧”固然造成了欧盟的分裂,却也再度诱发了苏格兰的“独立”倾向。从军队基地地缘布势到军工企业布局,从人力到财力,苏格兰的走向已成为影响英军前途命运的一大关键所在。一旦苏格兰走向独立,英国三军会为大规模“搬家”付出高昂的经济、技术和政治成本;英国国防部未来10年内投入1600亿英镑“装备专门经费”的雄心勃勃计划,也会因失去苏格兰境内的北海油气资源收入而遭到重大打击。

(资料图)英军降旗 邓维 摄

2017年2月8日,英国议会下院投票正式通过政府提交的“脱欧”法案,授权首相启动“脱欧”程序。这意味着距英国政府正式获准启动“脱欧”,在法律程序上只剩议会上院投票一道程序。与此同时,英国在防务领域新闻频出:英国防部宣称2017年是英国的“海军年”,将致力于提升海军力量;多家英国媒体披露,英国核潜艇2016年6月在美国近海试射“三叉戟”导弹发生偏差……在“脱欧”既成事实的情况下,英国防务政策的调整更值得关注。

内外挑战纷至沓来

作为有着浓厚“欧洲-大西洋国家”属性的典型“中等强国”,英国“脱欧”和美国特朗普总统上台这样波及全球的变局,将为英国防务政策带来诸多变数。

例如,“脱欧”引发英国内部分裂风险的外溢效益。英国“脱欧”固然造成了欧盟的分裂,却也再度诱发了苏格兰的“独立”倾向。从军队基地地缘布势到军工企业布局,从人力到财力,苏格兰的走向已成为影响英军前途命运的一大关键所在。一旦苏格兰走向独立,英国三军会为大规模“搬家”付出高昂的经济、技术和政治成本;英国国防部未来10年内投入1600亿英镑“装备专门经费”的雄心勃勃计划,也会因失去苏格兰境内的北海油气资源收入而遭到重大打击。

在对英国最重要的英美关系方面,同样隐藏着诸多问题。在奥巴马执政时期,随着美国战略东移和英国在欧盟内日趋“边缘化”,美国关键时刻已不再对英国“高看一眼”:2012年美欧联合打击利比亚军事行动初期,英国和其他欧洲盟国一样,都不能享用美国的信息传送渠道,所有作战情报均需自己的舰机转传。面对坚持“美国第一”、声称“北约过时”的美国新总统特朗普,英国作为北约盟国将难以避免地受到美国政策调整影响。美英之间虽然仍然保持密切的防务合作关系,但英国作为欧美间“桥梁”和“纽带”的地位却在动摇。

再如,英军能从欧盟防务一体化进程中“全身而退”吗?尽管英国“脱欧”前的防卫理念基本是“大事靠美国、小事靠欧盟”,但多年的欧洲防务联合建设,已经使英国与其他欧盟国家防务关系高度融合。英国目前最为看重和倚重的装备研发方面,恰是其融入欧盟防务合作最深的领域,与欧盟国家的合作有效降低了英军武器更新换代的成本。英国坚定脱离欧盟,其与欧洲军备共同市场关系不可能不受到冲击,英国军备发展也会因此受到影响。

军队调整按部就班

早在2015年11月,英国政府就推出了新版《国家安全战略及战略防务与安全评估》纲领性文件。这一文件分析和排列了英国在未来5年所面临的威胁,恐怖主义、网络攻击、国际军事冲突位居前三。新《评估》强调,英国应在此前“未来力量2020”基础上,组建名为“联合力量2025”的新型远程快速打击部队,着眼于强化反恐能力、恢复常规作战能力和提升威慑能力。当前,英国正面临冷战后最为严峻的安全形势——乌克兰与叙利亚危机持续发酵,北约与俄罗斯紧张对峙,俄罗斯一再加大在英国周边的海空军事行动;中东-北非地区的动荡“外溢”流向欧洲,致使恐怖袭击蔓延和大量难民涌入。英国的安全管控能力及军队变革正备受考验。

“脱欧”公投后上台的英国保守党新政府,基本继承了前任的防务转型思路,优化部队结构,推进装备发展。随着2016年9月英国国防部发布“国防创新计划”倡议书,英军编制体制调整和全新作战平台采购已全面展开,其中新型作战力量和重点装备建设尤其引人注目。

在情报侦察与网络战领域,英国正斥资25亿英镑新招聘1900多名情报人员,重点在北非、中东、南亚等恐袭热点地区搜集情报。拥有1500名士兵的英军第77旅2015年4月履职至今,已担负多项网络侦察、监控与心理战任务。

在特种作战领域,英军积极借鉴美军特战反恐的经验,将着手组建包括数个特种作战中队的“特种部队任务群”,对现役的14架C-130J“大力神”运输机实施延寿计划,使其退役时间从2022年推迟到2030年,宣布将武装无人机列装数量在2021年前翻倍等。

英国是老牌海上强国,海军是重点保障对象。作为“英国海上力量象征”的“伊丽莎白女王”级航母,经过多年建造后,首舰将于2017年3月在北海海试,2号舰“威尔士亲王”号也将于夏季下水。2016年12月,英美两国国防部长签署协议,航母舰载战斗机最终敲定为美制F-35。

最能体现英国新政府“重振军威”决心的,还是其对军事强国象征——军费额度与海基核威慑力量的重视。鉴于卡梅伦政府时期英国军费开支GDP占比逐年下降,英国新政府多次重申,将确保达到北约规定的军费投入GDP占比2%的标准。2016年7月,新政府上任伊始即推动议会投票通过,将斥资310亿英镑巨款,用4艘“继承者”级新战略核潜艇一对一替换现役的“前卫”级,使英国朝野长期纠结的“核武库去留”难题得到解决。

谨慎遂行军事任务

武力运用是一国防务政策颇具实质性的重要组成部分。据英国国防部统计,2016年是自1968年以来,英国军人第一次“在军事行动中的死亡数字为零”的一年。英国军方认为,这一“值得纪念”的数据背后,隐藏着多重因素,包括英军在阿富汗大规模作战结束,政府不愿派遣军队执行战斗任务,以及“目前注重在远离前线的地方训练所在国部队”等。这说明,谨慎动用武力、控制作战强度,已成为英国国内的一大共识。

不过,面对复杂多变的安全环境,英军依然在忙于奔赴各热点地区“投棋布子”,东欧与中东则是其军事部署的重点加强方向。

在东欧,英军依托北约“集体防卫”军事体系,一再强化针对俄罗斯的军力调遣。根据2014年9月北约威尔士峰会制定的“战备行动计划”,北约准备将快速反应部队的规模扩展为原来的3倍,英国是这一计划的重要出兵国,并担负了战备值班任务。2016年7月的北约华沙峰会批准从2017年起向波兰和波罗的海三国轮换派驻4个营共约4500人的多国部队,其中1个营将由英国率领。随着北约对爱沙尼亚塔帕军事基地的升级工程完成,2017年将有800名英军和300名法军率先进驻这处“遏制俄罗斯的前沿阵地”。

比起在东欧威慑性质浓厚的“实力展示”,英军在中东方向的行动带有更多“实战化”色彩。面对“伊斯兰国”的崛起,英国成为了最早出兵伊拉克、与美国保持一致的欧洲国家。2015年11月巴黎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英国议会又授权军队空袭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目标,以降低国内反恐压力、回应法国的支援请求。为更好在中东开展军事行动,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出不久的英军,又重回海湾这一敏感地区,自1971年以来首次在中东设立了永久性军事基地。这处位于巴林塞勒曼港的海军基地,已于2016年11月正式启用,可驻泊驱护和扫雷舰艇。不过,英军在海外军事行动中使用军事力量依然保持了谨慎的作风。在叙利亚军事行动中的作战平台多为老旧的“狂风”战机,对地攻击弹药也较低廉,先进的“台风”战机出动架次和精确制导弹药投放数量寥寥无几。根据英国国防部2016年12月的公告,英国在伊拉克的主要地面武装力量,仍仅是教官与工兵部队。

制图:胡亚军? 图片资料:海?镜?杨?磊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