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比“狠”多一点

中国军网 2017/2/20

狼是自然界最凶狠的动物之一。人们常说,军人要有一点狼性。所谓狼性,就是要有一点勇猛顽强的韧性和吃苦耐劳的精神。

从字面看,狼字比狠字多一点,狠字比狼字少一点。再引申一下,联系军人的职业特点,可以这样说,没有严格训练这一点,“狠”字就成不了“狼”字。训练军人的“狼性”,必须在“狠”字上加一点。

战争是残酷无情的,你不能置敌人于死地,敌人必然要置你于死地。所以,面对凶狠的对手,该拼就得拼,不能气短;该狠就得狠,不能手软。跑出的骏马飞出的鹰,杀出的威风练出的兵。平时逼自己多吃苦,战时才能少吃亏;平时逼自己多流汗,战时才能少流血。有人说,现代战争不仅电磁化,而且仁慈化。前者为真,后者则纯属扯。

训练必须“狠”,古今中外,莫不如此。以色列军队素以“地狱磨炼”著称,其训练难度强度非亲历者无法想象。一位外军记者对此写道:“人类对未来战争的想象力,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施展。看得出来,训练的设计者对战争的残酷性已不抱任何幻想。在这里,是由千难万险构成的通向战争的魔区。”正是这种残忍严苛的训练,成就了以色列军队的辉煌。

不狠无以成材,不狠无以成事。但对我们来说,光有“狠狠训”“狠狠抓”“狠狠打”还不够,还得“狠”到关键处、“狠”到点子上。恩格斯说过:“军官是不能以训练士兵的同样期限和同样方式来造就的。”指挥员在未来作战中的领头作用和主导地位,决定其训练必须用狠劲、下狠力,必须标准高于部队、要求严于部队。作为指挥员,只有把亮剑的筋骨练硬,把运筹的本领练强,把挥师的能力练足,才是正道、才显霸道。如果“两个能力不够”“五个不会”的问题始终难有大的改进和提高,就不可能带出虎狼之师、制胜之军。

新型作战力量作为新技术和新思想联姻的产物,在决战决胜中具有决定性的优势,是一支部队最为锋利的“狼牙”。然而在训练中,个别单位不会用、不愿用、不敢用的现象突出,有的只是扮演“跑龙套、打酱油”角色。越是不想用,越要强制训;越是能力弱,越要从严考。要逼着各级把新型作战力量当主角、上头阵,强化重点用、全程用,从而不断用出高效益,用出新境界。

现代战争如同“刀尖上跳集体舞”,其联合性协同性空前增强,过去那种振臂一呼、蜂拥而上的时代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将是信息主导、精准行动、系统制胜。要紧紧围绕“一幅图”“一张网”“一平台”,努力引导官兵把每个课目、每个步骤、每个动作都练到极致,力求毫厘不误、毫秒不差。就像群狼战术,不允许一个战狼横冲直撞、离题跑偏,才能协调一致地把对手吃掉。

周恩来曾讲:“苦练应当成为原则。”军事上苦练、淬炼,是军人的本分,也是军队的通则。技能不负狠心人,战场不负苦练人。在联合背景下,严训之“狼”不仅要长出獠牙,而且要生出翅膀。这双翅膀,就是我们最不熟悉但是最需要的新型作战力量。(张西成)

(责编:金利橦(实习生)、闫嘉琪)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