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研战析理,需要有“无定”思维

中国军网 2017/2/20

美国军方最近使出这样一招:用科幻作品“备战未来”。报道中说,海军陆战队未来评估部和大西洋理事会,协调组织专业科幻作家进行军事领域的创造性科幻写作,描述未来战术作战环境,以凸显习惯性思维存在的空白。陆军也启动了“疯狂科学家科幻写作比赛”,呼吁军人就“2030-2050年的战争”进行创意写作。

美军很早就发现了电影作为宣传工具的强大劝服效果,如今又把创意写作的招法引向军事领域,这的确给人以启示。

爱因斯坦说过:“严格地说,想象力是科学研究中的实在因素。”笔者曾听一位领导谈及装备研制时说,最先用到的是物理学家,继而是数学家,最后可能是哲学家。现在看来,这还不够完全。还应该加上幻想家。

二战时,日本偷袭珍珠港的消息传到美国后,举国震惊。在经历初期的震惊之余,美国公民纷纷向国家最高机构献计献策。民间“金点子”涉及的范围从国家政策到士兵装备,无所不包,充满了奇思妙想。“点子”数量最多的,当属各种充满幻想色彩的武器,其中一个有关“蝙蝠燃烧弹”的设想最终引起了军方的关注。对于用“蝙蝠燃烧弹”空袭日本这一看似奇幻的想法,美国时任总统罗斯福和美国战略情报办公室(CIA的前身)曾十分认真地予以对待。

古人云:“‘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是故君子无所不用其极。”若将这句话挪到战争研究上,是否可以说,战神善变,研战维新,应无所不用其极。也就是说,战争手段不能无所不用其极,但研究战争的方法思路则可以如此。

缘何?

战争介乎“有定”与“无定”之间。这里所谓“有定”,指的是战争是有自己的逻辑的,战争是有它自身的规律可循的,战争是有其独有的“形”和“态”的;这里所说的“无定”,指的是战争它常常又是“无形”的,诡异的,不确定的。用孙子的话来说,兵无常势,水无常形。

“兵者,诡道也。”这也是兵圣之名言。“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不备,出其不意。”这些皆是随机应变、用兵取胜之道。实际上就是一种无定思维。

古人尚且善用无定思维,今人理当往前一步,以“无定”应“无定”。

有学者认为,在工业化之前,战争演变的诸因素相对固定并为人所知,所以,彼时的军事统帅们确信,从过去的战争中得出的经验,对将来的战争同样起着指导作用。但是,随着工业化时代的到来,技术化战争成为战争演变的主要推动因素,战争演变周期的间隔缩小而跨度增大。在这种情况下,战争经验的通用性大打折扣。美军近30年打的几场战争,每一场都是花样翻新,未曾相互复制。人们早已看出,随着非接触战争的滥觞,传统陆军诸兵种合成作战的光环黯淡下来了。

从接触战争到非接触战争,从对称性战争到非对称性战争,从机械化半机械化战争到信息化战争,从以冷兵器热兵器为代表的钢铁战争到以光武器为代表的光战争,从真实战争到虚拟战争,从应对传统安全威胁到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从有限战到超限战,战争机理无不隐藏于战争之中,欲得其中堂奥,需要拓展无定思维空间。

如果说,在虚拟战场上,上一代战争军事学的主要内容已丧失其意义,那么,我们研究战争机理,则应将虚拟战场一网打尽,让未来战争军事学的主要内容一一显现出来。

克劳塞维茨曾说:“所谓兵法,实不过是对于一个战役史中,可能遭遇的一切境况,作合理思索的结果而已。”我们研战析理,实需多下一些“法无定法”和“定静安虑”的功夫。(董国政)

(责编:金利橦(实习生)、闫嘉琪)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