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最堵隧道的秘密:工人组敢死队写遗书挖隧道

慢新闻-重庆晚报 2017/2/22 14:19:46

时间:1992年2月19日

事件:中梁山隧道纵向通风设计曾被国外通风专家反对,长达1年多时间里,外国专家先后来渝4次激烈辩论,最终在这天接受了方案。中梁山隧道在国内交通史上一鸣惊人,被称为“华夏第一洞”。

工期提前半年!节省投资4500万元!每年节电430万度!25年前的今天,中梁山隧道通风设计成为中外交通领域标杆!

中梁山隧道贯通庆祝大会

你可能不知道,被喻为重庆最堵隧道的中梁山隧道,曾在全世界为重庆赢得尊重和荣誉。重庆高速集团老专家、前总工办主任汤乾忠见证了这个过程:“25年前的今天至关重要,由中国专家设计的中梁山隧道纵向通风方案,获得外国专家的肯定并施行。隧道通了,相当于公路也通了。”老汤说,两年后的1994年10月8日上午,成渝高速公路重庆段顺利通车。那天,在重庆段起点上桥,万人集会,鞭炮震响,气球漫舞……重庆人用传统的节日庆典方式,庆祝西南第一条高速公路诞生。

世界银行贷款 隧道工人成立敢死队

“1984—1994年,从酝酿到建成通车,7年准备,3年施工,这个过程不可思议的漫长,但却十年磨一剑。”老汤说,经过3年翻山越岭,重庆交通局委托铁二院实地勘察,前后组织120余名工程师,设计图纸重1000余公斤,最后完成成渝公路重庆段最佳设计方案。

修建成渝公路期间,时任四川省副省长的蒲海清在中梁山隧道检查工作

按1985年工可报告估算,成渝公路重庆段114公里公路,1986年,交通部同意重庆段中梁山隧道和缙云山隧道一次建成双洞,如按高速公路标准来修,工程投资是天文数字。

“重庆人修高速的决心不变,成渝公路建设汇集了各渠道资金,重庆自筹7.855亿元,交通部5次支持,补助达到4.625亿元。1987年,经国务院批准,成渝公路被列为世界银行贷款项目,重庆获得5000万美元贷款。”老汤说,重庆第一次承担如此高等级公路,人才奇缺,好在重庆市交通学院道桥专业大学生顶了上来。

就这样,1990年5月9日,在成渝公路东段的中梁山隧道工地,终于炸响了重庆段开工第一炮。

修建成渝公路期间,时任重庆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于汉卿为中梁山隧道贯通起爆最后一炮

1994年10月8日上午,在成渝高速公路重庆段通车,庆典上气球漫舞,汤乾忠(中)是见证者之一

“中梁山隧道属于整条公路的控制性工程,难度非常高。”老汤说,勘察时发现,中梁山隧道沿线地质条件极为复杂,有岩溶、涌水、突泥、断层、采空区、瓦斯等情况存在。当隧道掘进到高浓度瓦斯段,工人们还成立了“敢死队”,甚至给家属写下遗书。

国外专家施压

反对隧道通风设计

如今的高速公路参建者,多数熟悉“FIDIC条款”,老汤说,其实在成渝高速建设之初,这个概念是陌生的。世界银行带给重庆的,一部分是建设成渝公路资金,一部分是一套发达国家土建工程建设管理模式和理念,以及带来国外权威专家及外国监理工程师。

要保证公路隧道安全行车,就要保证隧道通风环境,这是考虑设计的重要前提。老汤说,当年没有设计经验,最初借鉴欧美经验,将中梁山和缙云山设计为横向通风,但在隧道施工前夕,重庆决策者作了大胆决定:把横向更改为纵向通风,理由是安全、省钱。

纵向通风模型模拟实验

这似乎是一个复杂的技术问题,总设计师徐宝贤用一个简单的比方,解释了两者区别。“他说,就像家庭装修,如果采用中央空调,就在屋顶吊顶,让冷风从吊顶风渠向下送风,类似于隧道横向通风;如果屋子通风条件好,有穿堂风,就用不着吊顶,舒适安全,类似于隧道纵向通风。汽车在隧道里快速行驶,产生的活风与射流风机产生的机械风合在一起,就是很强的穿堂风,中梁山隧道具备这个条件。”老汤说,这样好的优化设计方案,实施起来却阻力重重。

为此,世界银行要求将通风方案进行可行性审查,德国的通风专家罗特蒙被请来,他审查认为,中国汽车80%是货车,车况差,废气排放严重,这种通风方式不可行。罗特蒙的反对,为重庆造成很大压力,世界银行甚至要停止对成渝公路项目的支付。

从1991年初到1992年2月,长达1年多期间,罗特蒙先后来华4次,与中国专家进行多次激烈辩论,最终在2月19日接受了方案。老汤说,后来,世界银行还聘请了曾为英吉利海峡隧道作过通风设计的英国专家朗兹重复审查,肯定了中国人的通风设计。

就这样,工期提前了半年,节省投资4500万元左右,每年可节电430万度,以中梁山隧道为标杆,此后国内所有长大公路隧道无一例外采用纵向通风!

初通试运行的中梁山隧道

华夏第一洞和西南第一路诞成通车

经过4个多月艰辛劳累和提心吊胆,中梁山隧道终于成功贯通,全体掘进工人安然无恙。中梁山隧道左洞长3165米,右洞长3103米,既是当年国内最长的公路隧道,其通风设计也是国内先例,被业内号称华夏第一洞

中梁山隧道双洞通车后的景象

老汤说,基于此,重庆人计划将成渝公路重庆段一口气修成高速公路,这是一个极大的冒险:重庆段分了两期工程来建,二期是85公里二级路,擅自提高公路建设,是违背建设程序的行为,搞砸了,还可能承担法律责任。

“重庆是山岭重丘,弃方太多,丢弃废方,费力费钱,污染环境,不如将弃方堆积在原来的路基旁边,按23米宽度辅筑碾压,全线按30米宽度征地,一切按高速公路建设规模推进……”老汤说,后经过国家计委批准,以及四川省委、省政府决定,对公路的标准和车道进行了调整,一条在当年达到高速公路标准的“西南第一路”也随之诞生。

1994年10月8日上午,成渝高速公路重庆段、及中梁山隧道正式通车,1995年年底,成渝高速公路全线通车。

“当年参与建设的大学生,如今绝大多数已经成为高速公路各领域的精英。成渝公路建设时期,年轻人常年在工地奔波,车况不好,经常以步代车,至今他们仍然保持吃苦耐劳的作风。”老汤认为,这些重庆高速人的迅速成长,很大程度得益于这段建设时期的历练。

国内外隧道工程专家来渝研讨中梁山隧道通风技术方案

后续

1996年,中梁山隧道和缙云山隧道的纵向通风科学研究,所取得的显著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获得重庆市1996年度科学进步一等奖和1997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三等奖。

中梁山隧道纵向通风科学研究获得市级和国家级科学进步奖

时光又过了20余年,截止2016年底,重庆通车总里程达到2818公里,市交委在2017年交通工作会上作工作部署,今年将达到3000公里。在与老汤谈话中,我们感受到,与后来建设的高速公路相比,成渝公路没有穿越崇山峻岭的隧道群,没有飞架大江峡谷的高架桥,技术标准也不算最高,并且因为工龄最长,负担太重,如今这条公路和中梁山隧道显得年事已高。

但这条路的示范效应,却引发了重庆“两环八射”的公路建设。当年沿途的贫困乡镇已经变成繁荣都市,偏僻的乡郊已经开发为休闲度假胜地,人们精神面貌和物质生活已经发生巨变……

“无疑,重庆高速人一刻不能懈怠,未来面临更严峻的考验,如何激发中梁山隧道活力,扩大承运能力,是重庆高速人还要不断思考和学习的任务。”老汤说。

多知道点

成渝公路的历史

萌芽于成渝驿道和成渝马路

老汤是土生土长老渝中人,一生见证重庆高速公路发展历程,年轻时作为第一批重庆公路养护段一线工人,曾在储奇门、海棠溪、李家沱汽车渡口,负责装卸汽车过江,后调入重庆公路养护职工学校任教,再被重庆交通局抽调出来,加入成渝高速建设工作室,在当年四川省交通厅安排的办公室内,驻点负责成渝公路的图纸技术规范、招标文件汇总等工作。

“要想了解中梁山隧道,就要先了解成渝路历史,两者密不可分。”为什么重庆第一条高速公路是成渝路,老汤说,理由很简单,因为成都和重庆,是当年四川省两大重点城市,前者是省会,后者是省内最大工业城市,往来离不开这条路。

老汤在收集整理的资料中,这样记录着:“早在明清时期,先辈就用两丈宽石板,铺就一条重庆通往省城的驿道,在如今渝中区通远门古老城墙上,似乎还能寻找到这条成渝驿道的轨迹,先辈利用这条路赴成都赶考、去省城贩运。驿道起于通远门,至浮图关经石桥铺、白市驿、来凤驿、永川,经大足邮亭铺、荣昌、隆昌、内江、资中、资阳、简阳到达成都,千里之路,10里一亭,30里设一驿铺。”

而成渝马路历史,老汤查询了相关史载:1927年,驻防重庆的四川军阀刘湘,筹建重庆至简阳马路,各县分段修建,于1933年建成通车,成渝两地十天路程,缩短到一天。

“直到80年代,成渝马路车流增大,虽然道路几经改造,但基本没变,弯多坡陡,事故频发。”老汤说,80年代的新中国迈开了“四个现代化”建设步伐,“高速公路”作为交通运输现代化的重要标志,修建成渝高速公路的愿望,在每个重庆人心中萌芽。

成渝古驿道,网络图片

温江会议决定

穿越中梁山隧道

老汤说,1984年8月,由四川省交通厅组织的“成渝公路改建工程可行性研究初审会议”,在四川省温江县召开,会议审议两个重大议题。当时的成渝公路,还没有“高速”的计划。

议题一, 成渝公路是改建还是新建?老汤记得,当年3月最初形成的,仅是一个改造方案,从四级路改造为三级路,两个月后,国家计委批准成渝公路改建工程列入国家重点项目,许多与会专家认为,应改为“成渝公路建设工程”,而非改造。

“有人说四川是农业大省,重新选线会占用大量农田。有人说成渝已经有了铁路,公路运输只是补充,资金困难可以缓行。有更多人认为,原成渝公路标准低、质量差,不能提高运输能力,改建是治表,新建才是治本。”老汤说,这场谈论会很热烈,是成渝建公路建设的历史转折。

议题二,新建成渝公路采用什么技术标准,是宽还是窄?老汤说,会上达成共识,按一级公路标准修建,鉴于国家财力困难,分段、分期建设。

“当年参加会议的重庆专家蒙进礼和郑光荣,日后分别担任了重庆交通局和重庆指挥部的总工,如今年近八旬,还记忆犹新,他们说,确定新建成渝公路的路线走向,重庆代表十分坚决,重庆段选择穿越中梁山隧道和缙云山隧道,一下就比老成渝路缩短54公里。”老汤说,后在勘察重庆段路线时,竟发现先辈早就用双脚丈量出最佳选线,成渝驿道竟是最为近便的路线,以至于,成渝公路从白市驿到来凤驿的路线,与成渝驿道走向基本一致。(受访者供图)

(慢新闻-重庆晚报首席记者 李琅)

原标题:重庆最堵隧道的秘密 | 德国专家差点让世行叫停项目 工人组敢死队写遗书挖隧道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今年高考重庆247490人报名

  • 重庆晨报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