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电博弈,须在“亮剑”中“砺剑”

中国军网 2017/2/23

要点提示

●工业时代的战略战是核大战,信息时代的战略战是网电战。

●网电博弈,要着重解决“不想用、不敢用、不会用、不善用”的矛盾问题,勇于在实践中“亮剑”、敢于在实践中“砺剑”。

●网电作战在转型发展中遇到的难题,从根子上看是文化问题,需要用先进的军事文化破解,使之真正达到形和神、标与本、表及里的深层转型。

信息时代,网络电磁空间已经成为与陆地、海洋、天空、太空同等重要的人类活动新领域,并随着地位作用的凸显,日益成为政治风暴的“发酵池”、经济海啸的“地震波”和社会动荡的“引爆器”。未来战争中,网络电磁空间的争夺将空前激烈,网电作战作为重要作战样式,必将打破未来战场胜负的天平。对我军而言,认清网电作战方面的规律和现状,找到适合自身特点的转型之路,在当前形势下尤为重要。

决胜无形的时代已至

信息技术的井喷式发展,把战争形态日益推向“无人、无声、无形”的新时代。战场从有形、有限的地理空间延伸至无边、无形的网络电磁空间;战争从有始有终的暴力行为,演变为“无时不在、无处不及的社会常态”。

技术创新颠覆了传统斗争模式。技术创新引领武器发展,催生新的作战手段和力量形态,改变以往的作战方式。这种新的作战方式,正在颠覆传统的政治、外交和军事斗争模式。如,网络强国借助暗网工具,能够对上至高官下到平民的电子邮件、聊天记录、浏览历史等各种网络活动进行监控。美国就曾利用“影子网络”,绕过突尼斯、埃及、利比亚等国的网络监管,帮助当地反政府组织串通勾连,搅乱政局,颠覆政权。可以说,从政治和战略上看,信息技术的发展应用,不仅可以改变国际斗争传统模式和战争形态,而且能够左右战争进程甚至战争结局。

网电作战影响着联合作战结局。联合作战是在网络信息系统的支撑下,将各种作战要素、作战单元、作战系统、作战体系融合成一个有机整体,共同感知态势、实时共享信息、准确协调行动、同步遂行任务。网电作战通过攻击敌网络信息系统,使敌难以在同一态势中共享情报,难以在同一条链路中传递信息,难以在同一套流程中同步行动,达成孤立敌作战要素、肢解敌作战单元、毁瘫敌作战系统、破击敌作战体系,以及“破天”“断链”“击点”“瘫网”的目的。乌克兰危机时,美军舰于黑海中立区发现俄罗斯2架苏-24飞机临近,使用“宙斯盾”雷达实施跟踪监视并锁定。俄战机启动“希比内”电子战系统,瞬间令美舰雷达失灵,俄战机从容不迫地在其上空进行攻击演练。美舰从一切尽在掌握到陷入迷茫束手无策,说明网电作战可以有效限制敌方获取情报、混乱敌方指挥控制、扰乱敌方协同配合,能够实现攻其一点、撬动全局的目的。

网电作战已是国家级体系对抗。网电作战具有军民技术相通、平台相似、资源相融的特点,其行动承载国家意志、体现国家行为,是国家间政治外交斗争的重要选项。2014年,围绕索尼影业网络攻击事件,美朝双方多层面较量,牵扯多方关系,凸显了网电攻击对政治、外交、经济、军事等领域的传导性和影响力。可以认为,工业时代的战略战是核大战,信息时代的战略战是网电战。因为从作战目标看,网电作战模糊了平战界限、军民范畴,将全社会都卷入网络电磁空间斗争;从力量构成看,网电作战依靠军政企联合、多部门协作、盟国间合作,呈现出平战结合、军民融合、攻防兼备的特点;从作战准备看,网电作战依托国家体系,统筹运用各方资源,力争达成信息单向透明和行动绝对自由的目的。

抓住网电作战“痛点”

新形势下,网电作战的地位作用不断提升,但就现实而言,依然有着很多“痛点”。这种“痛点”主要体现在“用”上,突出表现为“不想用、不敢用、不会用、不善用”。

“不想用”是理念落后。观念的落后是最可怕的落后。与机械化战争攻城略地、追求数量规模不同,信息化战争呈现“明压暗、快吃慢、精制粗、聚胜散”的特征,实质上是网络信息系统融合链接下的体系较量。网电作战作为联合作战的重要组成部分,重点攻击支撑敌体系运行的要害节点和关键系统,破网断链,直接毁瘫敌作战体系。用好用足网电作战力量,发挥这一新质战斗力的效能,提高网电作战在联合作战中的贡献度,是联合制胜的关键。

“不敢用”是缺乏担当。担当体现着胸怀、勇气、格局,有多大担当才能干多大事业,尽多大责任才会有多大成就。网电作战只有在与敌人的交锋过招中,才能暴露短板弱项,才能真正认清差距,才能提升实战能力。在乌克兰危机中,俄乌双方虽没有实质性的短兵相接,但俄通过网电作战,以最小军事投入,实现预期政治谋划,在战略博弈上取得主动。新形势下,在遭受安全威胁或常态化军事应对行动中,更需要在网电作战中勇于“亮剑”、敢于“砺剑”。

“不会用”是能力不足。网电作战具有备战与止战、威慑与实战、战争行动与非战争行动的战略功能。现代战争中,谁掌握了信息优势,谁就掌握了现代战争主动权。夺取战场信息优势既是作战行动的第一目标,也是作战指导的首要着眼。会不会运用网电作战是衡量指挥员信息化作战指挥能力的重要标志。这就客观要求各级指挥员和指挥机构,必须通晓网电作战常识、摸清特点、把握规律、熟练运用,把深谙网电作战运用作为必备本领。在平时演训活动中,应克服把网电作战力量当摆设、走过场的现象。

“不善用”是方法短缺。网电作战虽然在无形空间展开,却能够对有形空间需要信息引导的军事、民事活动产生多重影响,只要运用得当就能发挥出更多更大的作用。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始终与“黑客门”事件若即若离,且不论俄罗斯是否真的采用网络攻击影响美国大选,单是由此而引起的政局动荡,就已经说明网电作战的“多重功效”。因此,应善于在多个领域中充分运用网电作战,不断锤炼网电作战能力,从而有效履行网络电磁空间“开疆守土”的使命任务。

找到转型发展之路

要充分发挥网电作战的作用,关键是结合我军实际,找到适合我国国情、军情的转型发展之路。

转变须从根子上抓起。网电作战在转型发展中遇到的难题,从根子上看是文化问题,需要用先进的军事文化破解,使之真正达到形和神、标与本、表及里的深层转型,实现“人为联合”到“浑然一体”质的跃升。这就需要:一是创新。打破单一军种和网电分离的思维定势,抛弃模仿尾随式的发展理念,确立整体性系统思维方式,创立互动学习、开放包容的系统,形成原始激励、需求牵引、循环反馈的发展机制。二是共享。彻底摆脱“数据小农意识”,通过共享来推倒林立的烟囱,把不同领域的信息孤岛相互联通,真正使信息流带动物质流、引导能量流。三是融合。打破利益壁垒,做到应融则融、能融尽融,养成全局意识、联合思维、协同观念、合作习惯,实现彼此默契的认知同步、行动同步、效果同步。

靠制度固化先进理念。要把改革的成果用行之有效的制度规范确定下来,固化为具体的组织体制和运行机制,提高各项工作的科学化、规范化水平。一是重塑指挥模式。明确作战需求,搞清指挥流程,规范数据格式,为各级指挥活动立起标准化行为标杆。二是确立交战规则。瞄准备战急需,重点明确任务职责、指挥权限、特情处置以及追责措施等,用规则规范约束作战行动,避免不敢打、不会打、打乱仗的现象。三是完善体制机制。完善与指挥体制配套的工作运行机制,编修新一代网电作战法规条令,优化设置,理顺工作关系,确保高效运行。

用需求牵引手段创新。瞄着明天的战争来加快发展武器装备,做到未来打什么仗就发展什么武器装备。首先,应把准需求源头。克服需求源头的泛化、零散、单一的现象,把网电作战指战员作为需求的主体来研究,把常态化军事应对行动作为需求的主战场来研究,把指技深度融合作为需求的主要形式来研究,确保军事需求清晰、实用、系统、可靠。其次,要立起需求权威。解决好“实”和“硬”的问题,着眼实战提需求,立足能力定指标,确立可操作、可评估的军事需求硬杠杠;解决好“统”和“卡”的问题,按照体系建设顶层设计,把各层级各方面各领域需求统起来,把不符合打赢要求的坚决卡住。再次,要畅达需求传递。建立军事需求与技术实现双向交互机制,开展装备技术成熟度定期测评和通报,提供技术能力清单,避免需求传递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梗阻、衰减、变异等现象。(单琳锋、谈何易、张珂)

(责编:金利橦(实习生)、闫嘉琪)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