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行舟求必胜:去产能进入“较劲期”

人民网 2017/2/28

在武安市钢铁产能指标交易平台的引导下,河北新武安钢铁集团烘熔钢铁有限公司于2016年9月开始拆除元宝山炼铁厂。(人民网 孙逸桦/摄)

2017年压减炼钢产能1562万吨、炼铁1624万吨。这是河北新近立下的“军令状”。

去产能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河北这个钢铁大省正迎来去产能最为较劲的一年。

“较劲”,有挑战,更有机遇。

“去产能特别是去钢铁产能,是河北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头戏、硬骨头,也是河北调整优化产业结构、培育经济增长新动能的关键之策。”

“河北要树立知难而上的必胜信念,坚决去、主动调、加快转。要在已有工作和成效的基础上,再接再厉,推动各项任务有实质性进展。”1月24日,在农历鸡年春节来临之际,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北省张家口市考察时强调。

坚决去、主动调、加快转,啃下钢铁煤炭去产能这块硬骨头,坚定不移地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向前推进,一揽子硬措施、硬手段正在河北全面铺开。

有决心:压减超千万吨钢铁产能

“心里很不是滋味。”余航说,感觉未来的生活和前景顿时成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茫然,担忧,不知道所措。”

去年底,河钢集团有限公司宣钢公司钢轧厂天车岗位工人余航接到通知,得知自己要离开坚守了10年的岗位。

在基层磨炼了十年,余航已经成为了一名出色的天车岗位工人。如果不是河北钢铁企业调结构、转型发展的大背景,他也不会转调到集团旗下的检修公司工作。

凭借扎实的技能功底,借助岗前培训,余航只用了一个月时间就适应了新的工作岗位。不仅如此,他还成为了多项技术改进项目的牵头人,为新公司创效数万元。

与“余航”们一起转型的,还有他所在的河钢集团宣钢公司。

去年上半年,河钢集团提出要将非钢产业作为企业未来发展新方向,并鼓励内部员工提议转型项目。截至目前,已有34个自主创业项目先后脱颖而出,其中有4个优秀项目进入运营阶段。

河钢也成为河北提出去炼钢铁产能政策后,首批尝到转型甜头的钢企之一。

统计数据显示,自中央提出“三去一降一补”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案以来,各地政府根据实际情况分别制定了细化方案。其中,河北省自2013年起提出实施“6643”工程,即到2017年削减6000万吨钢铁、6100万吨水泥、4000万吨标煤、3600万重量箱玻璃产能。

日历翻至2017年,今年将是河北省“6643”工程的收官年。

河北省在今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坚持“去”字为先、钢铁为重,按照市场化、法治化方式,严格执行环保、能耗、质量、安全等法律法规和标准,强化政策引导,严格排查核验。

“决不违规新增一吨钢铁,完成4家‘僵尸企业’出清。”是河北省今年去产能战役最关键,也可能是最艰难的一年。

如何在化解产能过程中避免“一刀切”,保证公平合理,保留有效产能,弥补资产损失,处理企业债务,是摆在河北省面前一道必答的去产能难题。

有样本:搭建县级指标交易平台

武安市是隶属河北省邯郸市的县级市,自古就有钢铁冶炼的历史传统,是全国四大富铁矿基地之一。武安市也因此承担了河北省沉重的化解钢铁产能任务。

任红卫和任红兵兄弟俩在武安市文安钢铁公司工作了差不多8年时间,前几年文安钢铁公司钢铁销量好,基本上没有剩余库存积压,那时候钢铁公司全厂上下都干得很“带劲”,兄弟俩的工资也能一直涨。

但在2013年以后,钢铁行业每况愈下,文安钢铁公司的效益也在变差,工人们的工资也在“缩水”。任红卫最先接到厂里的通知,公司钢铁产量过剩了,所以用不了这么多工人,让任红卫放假回家。

像任红卫一样,文安钢铁公司逐步放假的还有1800名职工,每个月给他们还发放600元生活补助。

据统计,在武安80多万人口里,每7个人中就有1人从事钢铁相关的工作,武安钢铁产业直接和间接涉及产业工人多达12.3万人。

按照河北省“6643”工程要求,2013年至2017年武安市需压减931万吨铁、836万吨钢产能,分别占邯郸市任务的57.7%、69.4%。

去产能、拆高炉,对钢铁企业是实打实的伤筋动骨,但武安创新性地提出了去产能指标交易制度。

2016年,武安市设立了全国首个县级钢铁产能指标交易平台。武安依托在压减产能经验上创新性地依靠市场交易办法,利用经济杠杆一举多得。

比如,该交易平台设定武安16家钢铁企业按每万吨铁、钢产能各100万元的标准,组织所有企业依据承担的任务缴纳钢铁产能指标置换交易金,专项用于补偿承担压减任务的企业,将基金用于解决职工安置、偿还企业债务等方面问题。

到2016年底,武安市已经组织企业缴纳筹集了逾10亿元钢铁产能置换交易金,同时有上级政府化解产能财政补助专项用于奖补压减钢铁产能企业,这些钢铁企业债务和职工安置得以保障。

探索钢铁企业兼并重组和产能退出后的工业用地发展第三产业。同时,引导金融机构有保有控,对技术设备先进、产品有竞争力、有市场效益的钢铁企业,加大信贷支持力度。

政府为企业“支招”,明确了积极筹措资金、支持盘活土地资产、加强金融政策支持三条有效途径来处理企业债务。在用足用好国家奖补资金的同时,多方筹集资金设置化解钢铁过剩产能“资金池”,建立市场交易机制,通过市场手段引导企业主动去产能。

2016年,是这个去钢铁产能任务最重的县级市过去的4年来,压减产能总量最多的一年。这一创新举措,为河北省其他地区、乃至全国各地去产能都提出了重要的参考意义。

有铁腕:要争取“0.1个百分点”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3年曾要求河北,把化解过剩产能作为调整经济结构、转变发展方式的牛鼻子。

河北省委书记赵克志曾表示,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过程中,对于河北省来讲,当务之急是钢铁煤炭去产能,这也是“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任务的当头炮。

2016年上半年,河北省工业结构调整取得突破性进展。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首次超过钢铁工业0.1个百分点。

“0.1个百分点”背后,是河北动了“铁腕”。

公开资料显示,“十二五”期间,河北省装备制造业的投资年均增长近30%。装备制造业也将是河北省今后一个时期经济发展的着力点和突破点。与此同时,高新技术产业也展露“锋芒”,规模以上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比重升至18.2%。

去产能同时兼顾培育新动能。河北省先后出台了《关于加快科技创新建设创新型河北的决定》《关于深入推进〈中国制造2025〉的实施意见》等一系列扶持政策措施,河北省财政每年安排10亿元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专项资金支持重点项目建设。

2016年以来,河北省先后在新兴技术领域、学科新建6家省级重点实验室, 21家省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

比如,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成立于上世纪80年代,地处环渤海地区的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地处砂石荒滩,“资源优势”无从谈起。

现今的港城,依托汽车零部件生产等战略性新兴产业,以中信戴卡为主要动力的产业集群茁壮成长。河北省发改委、省财政厅公布的数据显示,秦皇岛开发区因智能制造业入选2016年14个河北战略性新兴产业示范基地之一。

同时,专家建议,借助大数据等技术优势,是为保留下来的钢铁企业提供反向定制、精准营销等精益生产、降本增效的有力武器。以互联网经济浪潮涌现出的产业互联网平台“找钢网”为例,日平均交易量达十几万吨,峰值达到数十万吨,有效的提高了钢铁厂的库存周转率和利润率。

2017年,是国家迎来深化改革、结构调整、转型发展的关键之年。对于有着艰巨“去产能”任务的河北省而言,应该坚持“一手压减落后产能,一手扶贫新兴产业”的发展计划,依托新兴的互联网技术,提高产能技术和质量,以壮士断腕的气魄,破釜沉舟的勇气,打赢这场“去产能”的攻坚战。

(责编:王千原雪、伍振国)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