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方感叹中国曾依赖俄军机如今却已向更强发展

环球网 2017/2/9

2架歼20同框 机身细节明显

据英国《简氏防务周刊》网站2月6日报道称,俄罗斯的新闻机构2016年11月25日宣布了90岁的伊万·瓦诺·米高扬逝世的消息,这是一位传奇性的飞机设计师,也是负责米高扬设计局的每一架飞机(其中包括“支点”米格-29歼击机项目)的原始设计工作的团队成员。米高扬的整个职业生涯都在为米高扬设计局工作,这个机构是由他的叔叔阿尔乔姆·米高扬创建的。

对于那些将自己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贡献给苏联时代军用航空工业的许多人而言,米高扬的逝世不仅意味着那一辈设计师中仅存的几位之一的辞世,同时也标志着俄罗斯航空业的一个更为重大的损失——各个设计局风格迥异的传统,每一家设计局都拥有一套独到的研发战斗机的方法。米高扬的逝世对于俄罗斯飞机设计事业的未来有着深刻的影响。

今天,这些独立的设计局都变成了联合飞机制造公司的一个个组成部分。一位米高扬设计局的前设计师说:“这些设计局都成为昔日自己的影子。员工规模只相当于苏联时代人员巅峰水平的很小一部分。剩下的工作人员人数太少,即使其中的每一位都是天才,也没有一个设计局有能力自行设计出一架飞机了。”

正是米高扬职业生涯所代表的不同设计技术的传统消失,令那些尚健在的老一辈飞机设计师们感到痛惜。总的来说,将这些之前独立的飞机企业转变为一个以支持研发苏霍伊T-50(PAK-FA)第五代隐形战机作为唯一目标的企业的子公司,被视为俄罗斯军事航空业所遭受的一个无法挽回的损失。根据曾经在苏联时代殚精竭虑造飞机的那些飞机设计师的说法,更加悲剧的是,拥有彼此竞争的设计中心的概念为中国的军事航空业所借鉴。而且,这是由俄罗斯人教给中国人的。

中国的沈阳飞机工业集团(沈飞)曾经耗时20余年学习如何制造(以及在后来逆向设计)苏霍伊战机。最近,沈飞采用了一种俄罗斯与西方的混合设计技术,研发了FC-31“鹘鹰”第五代战机。

与此同时,中航工业成都飞机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成飞)一直致力于研发一种完全不同的飞机。FC-1“枭龙”战机是对“鱼窝”米格-21歼击机的大规模重新设计,是后者的一种现代轻型变体。另一个例子是歼-10战机,其外观看起来酷似一个加大版的F-16战机,模仿了以色列“幼狮”战机技术,甚至还有一些最近的俄罗斯设计研究。

但是,成飞最著名的设计是具有隐形性的歼-20战机,其似乎是一种远程拦截机,或是一种能够在太平洋挑战美国海军的攻击平台。据一位俄罗斯资深设计师称,问题是“在20世纪90年代耗时多年购买、学习和复制了能够从我们这里获得的一切之前,对军用飞机制造业知之甚少的中国,现在采用了为我们所抛弃的系统,而且正在向一个比我们更好的方向发展”。

另一个导致俄罗斯失去其在飞机设计领域昔日优势的因素,是支持莫斯科军用新机型发展的电子业和航空电子技术的显著衰退。目前仍在致力于研制新雷达、电子战和一架现代战斗机所需的其他主要技术的仅有的那些专家,却受到了俄罗斯如何与其昔日“门徒”中国相比较的问题的困扰。

(责编:黄子娟、闫嘉琪)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