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龙袍上课的历史教师:不让学生打瞌睡是个难题

澎湃新闻 2017/3/15 17:33:24

身着龙袍的董立功

3月7日,在集美大学中国近代史纲要的课堂上,教师董立功身着龙袍,以道光皇帝的视角,“自述”了他所经历的鸦片战争。他的“龙袍照”被学生们上传到网络后引发热议:有人认为这是一种行为艺术;有人认为这是一次哗众取宠的举动;也有人认为这是用心对待教学的表现。面对众说纷纭,董立功有哪些回应?他穿龙袍上课的初衷又是什么?针对这些问题,澎湃新闻记者采访了集美大学思政部的董立功老师。

董立功

“道光皇帝的自述”

中国近代史纲要是一门公共必修课,除了历史系的学生,其他专业都要上。“必修课选逃,选修课必逃”,很多人逃课,来上课的同学也是昏昏欲睡,提不起兴趣。自去年9月份到集大以后,董立功一直试图改变这种局面。

他建了一个QQ群,让同学们在群里提历史问题,由他来解答,在刚开始一两天里,同学们还比较有热情,结果没过几天,QQ群就变成了表情包大比拼的平台。董立功又在微博上开帖子,让同学们留言,他挑选出有价值的问题拿到课堂上和大家分享讨论,但是看的人不少,留言的寥寥无几。

董立功平时喜欢看历史类电视剧,像《康熙王朝》、《雍正王朝》,就想能不能通过让同学们表演历史剧来提高兴趣。去年11月,他的“历史情景剧教学法在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中的时效性研究”课题,获厦门市社科联批准通过,有了一些经费。寒假期间,董立功写了洋务运动、戊戌变法、新文化运动三个剧本,还买了一件龙袍和几件清朝的官服,用作新学期同学们的历史情景剧表演,这项“作业”作为平时成绩,占总成绩的40%。

董立功教学PPT截图

本学期初,在备课鸦片战争时,董立功觉得教科书上道光的形象太单薄、太脸谱化,“从1839年林则徐到广州去销烟开始,到1842年《南京条约》的签订,整个过程跟道光都有关系,他实际上参与了每一个环节。在鸦片战争中,道光的态度一直在变,有时主战有时主和,他最初对林则徐的备战工作十分满意,批示道:以逸待劳,以主待客,英夷又有何计可施?后来镇海、定海相继失陷,英军兵临南京城下,道光软弱了,才签订了《南京条约》。为什么他的态度一直在变?因为前线传来的奏报经常谎报军情,打败了上报时说打胜了,影响了他的判断。”

董立功突然想起了那件龙袍,“如果我来扮演道光皇帝,从他的视角切入,来讲述从他1820年登基到1850年去世这30年的中国,同学们会不会感兴趣?”于是,在搜集了很多道光的资料后,他写了一个脚本,“道光皇帝的自述”,并做了教学用的PPT。

董立功教学PPT截图

3月7日,他把龙袍放在袋子里,还盖上了报纸,防止被路人看到。到了课堂,学生们也不知道他拿的是什么,到快上课的时候,他对学生们说:“今天我要扮演道光。”学生们也不觉得惊讶。直到他穿上龙袍,学生们才开始惊讶,接着鼓掌。当天董立功穿了两次龙袍,共上了四节课,约300人见证了他身着龙袍上课。

“教学改革的尝试”

董立功将自己穿龙袍讲课定义为“教学改革的尝试”。为什么一定要穿龙袍?他觉得,如果穿着普通的衣服去讲,或许学生们也会认真听,但是注意力不会那么集中。他想通过这次“改革”,让他的几百名学生关注历史课,把注意力从手机屏幕转移到讲台。而龙袍可以在短期内达到这个效果,“至少前面五分钟,学生的注意力不会离开我。可是一节课有四十五分钟,不能光抓住前五分钟,后面的四十分钟怎么讲好才是最重要的。”

他希望这种源于教材、又在教材基础上有所拓展的教学内容,配合这种教学方式,可以引发学生们的思考:鸦片战争中国为什么失败?是因为武器不够好?那么到了甲午战争时,武器的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已经通过洋务运动得到了解决,亚洲第一、世界第四的北洋水师为什么还是败给了日本?

董立功认为,中国近代史纲要这门课不仅仅是要告诉学生某些史实,“现在的资讯这么发达,他们获得史实的途径太多了。我觉得更重要的是给学生传递一种全面、正确的历史观和历史思维,当你在看到某些历史结论或史实的时候,你会运用学到的思维去分析、判断一些问题。这才是教学的目的。”

今年年初湖北荆州穿龙袍上课的学生

对于“网红教师”的标签,董立功不太认同。“今年年初湖北荆州有个学生穿着龙袍去上课,去食堂打饭,也成为了网红。然而除了茶余饭后的谈资以外,他可能留下的东西就不多了。我如果仅仅是满足于成为别人的谈资,成为一个网红,那我觉得自己有点肤浅了。”

“我之所以进行这种教学改革尝试,一个重要的目的是让学生回到当时的历史场景,切身感受中国当时的社会环境。之前能想到的就是在校内会产生影响,但没想到后来影响远远超出校园。”董立功觉得,教学改革的尝试需要根据学生们的需求来调整,他的方法不见得适合所有人、所有高校,所以不能作为一种模式去推广。

“目前尝试可能是收到了还不错的效果,但是网上的质疑,比如说能学生的热度能持续多久?我自己也在很冷静地思考这个问题。我不可能每节课都穿龙袍,下节课龙袍没有了,我怎么继续把学生们的注意力集中在讲台上?这才是更艰巨的任务。”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