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特朗普的三重不确定性

新华网 2017/3/15

英国金融时报网15日发表著名为刘胜军撰写的题为《特朗普的三重不确定性》的文章。

文章说,唐纳德·特朗普的政策主张多大程度能得到落实,他对全球政治经济的影响,他自己的政治命运,都具有不确定性。

美国新总统特朗普上任已近2个月。所谓“特朗普不确定性”,这个表述有三重含义:特朗普政策主张在多大程度能得到落实的不确定性;特朗普对全球政治经济带来的不确定性(既有政策改变所带来的实际影响,也有对心理预期的影响);特朗普能否顺利完成第一届任期的不确定性。

特朗普新政的不确定性

从特朗普的就职演说、组建的团队、第一次国会演说和上任第一个月的表现来看,特朗普竞选期间的言论并非只是为了骗取选票的“忽悠”,而是反映了他的价值判断,而价值判断是决定一个人行为取向的最深层力量。

一般而言,胜选总统会在就职演说中适当缓和自己的立场,从而团结大多数,为顺利施政创造好的氛围。特朗普却不然,他在就职演说中一如既往“描黑”美国的现实,重申自己偏激的政策主张。特朗普声称,“我只想让你们知道,我接手了一个烂摊子。国内国外都是如此,一个烂摊子”。他的这种顽固立场,即使在“新政”麻烦不断的情况下发表的国会演说中也并未放弃:“必须诚实面对现状:9400万美国人没工作,超过4300万人靠食品救济度日。财政处于65年来最糟糕境况。过去8年新增政府债务比历届政府累加还多。北美自贸协定以来失去制造业1/4岗位;中国入世以来关闭6万家工厂。去年美国贸易赤字达8000亿美元。”但现实是,美国经济稳健复苏,失业率降到接近充分就业标准的5%以下,在其他国家发愁如何刺激经济的时候,美国已经在为加息而挠头,多么幸福的烦恼,可惜特朗普毫不领情。

指望特朗普上任后“知难而退”的人可能要失望了,因为特朗普组建的团队大多是其志同道合者,充斥着偏见和阴谋论。最关键的人物是白宫首席战略官班农,此人可以说是特朗普政策的思想源泉、“首席意识形态官”。 引发全球哗然的旅行禁令就是由班农绕开国土安全部、国防部、国务院和司法部强行推出的。特朗普任命杰夫·塞申斯担任司法部长,此人的联邦法官任命,曾因被指控种族主义而遭国会驳回。上任不到两周就黯然下台的国家安全顾问弗林担任国防情报局局长时,间谍人员就造出“弗林事实”一词,来形容其罔顾事实的个性。

特朗普内阁中唯一有资历的经济学家是国家贸易政策委员会主席纳瓦罗,此人2012年的纪录片《致命中国》中,有一段中国刀刺美国地图,导致血流不止的动画。他说,中国实际上正在对美国发动经济战。 亿万富豪、商务部长罗斯在贸易问题上的立场也是所见略同。

当然,特朗普也不可能随心所欲,因为他会受到四重制约:媒体、官员的“职业主义”、独立的司法系统和国会。而这些制约因素以及特朗普的应激反应,正是潜在不确定性的来源。

制约之一:特朗普与媒体的关系已经无法调和,特别是在他宣布媒体为“美国人民的敌人”并拒绝出席象征意义很高的白宫记者协会年度晚宴之后。在言论自由的美国,这是一种自杀行为,任何政治家不可能不在乎媒体的影响,媒体的报道不仅影响总统的心情,也会影响到民众的看法。特朗普对媒体报道他就职典礼人数大大低于奥巴马的事情出现的情绪失控,表明他其实很在乎媒体。特朗普已经付出了代价,其国家安全顾问弗林被迫辞职,正是因为媒体的“深度”报道和舆论压力。特朗普虽然恼羞成怒禁止CNN、《纽约时报》等媒体出席白宫新闻通气会,但此举效果只会适得其反。

制约之二:由于法律的保障,美国官员可以不惧怕上司而捍卫“职业尊严”。尽管特朗普可以撤换一些官员,但新任命的官员也会顾虑自己过度屈服于总统所带来的法律和声誉风险。被特朗普火线撤职的司法部长耶茨被很多人视为“英雄”,而新接任的司法部长塞申斯则陷入国会关于“俄罗斯门”的调查。FBI局长科米是另一个例子。在大选前夕,科米公布希拉里“邮件门”的最新证据,一度被质疑是“暗助”特朗普。但如今他严辞拒绝白宫请他否认“俄罗斯门”的要求,为他洗白了过去的嫌疑,捍卫了FBI的独立性。事实上,白宫屡屡出现“泄密”,导致白宫发言人斯派塞下令调查白宫职员手机,这也反映了白宫职员的“职业主义”促使他们对特朗普新政进行“软抵抗”。

制约之三:独立的司法系统。司法独立是美国的立国之本。美国社会对司法的尊重可谓深入骨髓。当年戈尔与小布什为了佛罗里达的微小选票差距而势不两立,但法官判决一出,争论立即停止。果不其然,特朗普旅行禁令一出台,美国几个州发起法律挑战,特朗普败诉,再上诉再败诉。最终特朗普放弃继续上诉到最高法院,因为一旦被最高法院判决败诉,总统威信将备受打击。所以,虽然特朗普依然嘴硬,说“那些所谓的法官”,但他也知道司法是难以逾越的红线。3月9日特朗普公布缩水版的旅行禁令,随即夏威夷、华盛顿等多州宣布法律挑战,特朗普新政注定还要经历多轮博弈。

制约之四:特朗普的国会遭遇战尚未开始。从历史上看,任何重大政策调整要在国会闯关都非易事。肯尼迪、里根的减税法案,都是在两人“遇刺”后国会才放行的。里根为了推销他的改革,不惜一个个议员打电话推销、拉关系,辛苦自知。比尔·克林顿的医改无疾而终。奥巴马虽然侥幸通过了“奥巴马医改”,但刚一卸任就面临即将被废除的残酷现实。法案能否在国会过关,除了法案自身内容是否合理之外,总统的“人缘”也很关键。眼下共和党虽然控制了参众两院,但不仅民主党与特朗普水火不容,就连共和党对特朗普也是爱恨交加。共和党国会领袖瑞安、共和党资深参议员麦凯恩等不少人都曾公开批评特朗普的政策和人品。可以预见,如果特朗普不改变他蛮横粗暴的风格,发自内心支持特朗普的议员并不多。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主动融入服务大局

  • 人民日报 ·  · 

8360件代表建议统一交办

  • 人民日报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