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日子简直是一步登天”

新华社 2017/3/16 9:28:15

冬日的早晨,一缕阳光越过大山,洒进张玉梅家二层小楼里。老伴吃过早饭前往村里的企业“上班”——帮忙收拾玉米,闲下来的张玉梅坐在一楼沙发上,就着斑驳的阳光做着针线活。

村前的山是自己攀爬了一辈子的大山,门口的地还是自己种了一辈子的地,老两口干的活依然是干了一辈子的农家活。张玉梅却说,自己的生活完全改变了,“相比以前,现在的日子简直是一步登天”。

令她想不到的是,这辈子在村子里还能免费住上有暖气、屋子里有厨房和厕所的楼房;自家地不用种,每年每亩都能有500元收入;虽然干着和以前同样的农活,每天却能拿80元工资……

张玉梅所在的山西省灵丘县红石塄乡车河社区,由比邻而居的上车河村和下车河村合并组成,位于山西东北角晋冀交界处的太行山深处,在燕山—太行山集中连片特困区内。

长期以来,车河村民靠山谷种地、山上采药和养点牛羊生活。“靠天吃饭只能管个肚子饱,兜里一直没钱。”张玉梅说,穷得连外村的姑娘都不愿意嫁过来,一些年轻人为了娶媳妇不得不把户口迁走,村里只剩下一群像自己这样的老人。

下车河村支部书记王春说,1997年自己刚担任村支书的时候,仅下车河村户籍人口就有一百七八十人。现在两个村加起来户籍人口只有84户177人,常住在村的也不过是五六十户。建档立卡的贫困人口达到32户77人。

为了摆脱如影随形的贫困,上下车河没少想办法。但这两个村除了地盘大,什么也没有:要钱没钱要人没人;1000来亩坡梁地,种下作物能把本收回来就不错了;山上养的牛羊也是有一年没一年,今年挣钱明年赔。

2013年,以精准扶贫为核心的脱贫攻坚工程自上而下展开,上、下车河两个村庄均被确定为建档立卡贫困村。这一年,经过充分调研、咨询专家,灵丘县决定将两个村庄合并,依托天然资源,开展村企合作,进行综合开发。

除了旅游,还规划了有机农业、就地城镇化、三产融合等脱贫攻坚项目,并且找来全县最大的资源型企业金地矿业公司前往帮扶。“就是要把村庄发展所缺乏的各种要素全部补齐。”灵丘县委书记张强说。

2014年起,帮扶企业进村开展基础设施建设。两年多来,铺设天然气管道、新建和整修田间道路,并建起展示中心等建筑。特别是在对旧房进行拆除后,就近新建两层结构130平方米新型农居60套,作为村民安置房,精装之后免费供给长年在村的农户居住。

上、下车河两个村庄联合成立了全部村民参加的道自然有机农业专业合作社,并将其作为经营主体,与帮扶企业组建了车河有机农业综合开发有限公司。

为保障农户在村企合作中的利益,村民先将1100余亩承包地的经营权流转给合作社,合作社再将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给开发公司。按照合同约定,开发公司前3年每亩每年支付社员土地流转金500元,此后每隔3年递增5%。

开发公司利用流转的土地以及绿色山林资源开展有机种植、养殖等项目,项目盈利后合作社可获得30%的分红。按照约定,企业用工也要优先使用两个村庄的村民。

王春说:“这是再好不过的模式了。”村民每年可获得土地流转、务工、盈余分红等收入。村集体也将改变长年无收入的窘境,获得集体耕地、山林资源承包以及旅游分红等收入。

项目开展两年多来,已完成投资1.8亿元,新造耕地200亩,改造耕地500亩,完成杂粮、蔬菜等有机种植700亩,养殖有机鸡3万只,所有农产品都已获得有机认证,蛋鸡养殖项目已开始盈利。

“现在有七八十名村民在企业里务工,还有20多个在外打工的村民回到村里。就连七八十岁的老汉,只要身体还能动,都能谋到一个打扫卫生的活。”王春说。

至2016年底,车河社区人均纯收入已达1.5万元以上,所有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贫困村的帽子也终于甩掉。

近两年来,山西部分贫困地区坚持改革创新导向,针对简单给钱给物等传统扶贫模式弊端,突出整体规划引领,围绕补齐传统农村发展要素,引导工商资本参与扶贫,并逐渐完善企业、村集体与村民之间的利益联结机制,探索资产收益扶贫模式,使越来越多的村庄走上像上、下车河一样的脱贫致富道路。

冬日里,太行山上草木枯黄,河流封冻。车河社区的养殖、旅游开发等项目却仍在继续推进。“村民有了好房子住,耕地也变好了,收入也提高了,将来旅游项目再开展起来,我们的梦想可真就全实现了。”说话间,笑意再难掩饰地涌上王春脸庞。(晏国政)

(责编:闫嘉琪、崔东)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雪峰山旅游开发促村民增收

  • 巴渝传媒网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