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观察:从修建训练场看军民融合难在哪

解放军报 2017/3/21 14:10:44

舟桥官兵正在架设浮桥。 杨辉 摄

从修建训练场看军民融合难在哪

——洛阳市政府与驻地舟桥团的一次融合经历

解放军报记者胡春华、特约记者杨西河、康克

在3月的春光里,位于黄河中段、洛阳市西北的白鹤渡口,尽染着春的讯息:岸上,无际的麦田从冬眠中醒来,棵棵青苗挺直了腰杆在微风中摇曳;堤坡,成行的杨柳吐出清脆的嫩芽悄然爬满枝条;黄河的水已不再冰冷,波光粼粼的水面引来成群的鸳鸯野鸭……

春江水暖鸭先知;春日美景不胜收。

第20集团军某舟桥团新落成的渡河训练场再为这里平添一景。这一军民融合的“杰作”,吸引着成群结队的踏青游人驻足观光。

这个渡河训练场,长有数公里,宽从黄河南岸到北岸,既有岸上战备通道、陆地障碍场、吊装场,还建有码头、泛水场、水上障碍场、以及作战指挥平台,能满足舟桥部队团级规模的所有专业训练,同时具备承办舟桥专业国际军事竞赛的条件,3至4个国家代表队可同步展开作业,建成后的观礼台能容纳3万观众现场观摩。

望着这一“杰作”,作为一团之长的李亮十分自豪。但在他心里,收获更大的还不仅仅是这个训练场,而是军民融合的分量。

修建渡河训练场的一幕幕又浮现在他眼前——

传统训练场因建黄河大桥被拦腰斩断

白鹤渡口,古今闻名。相传三千多年前,周武王伐纣由此渡河。

作为全军抗洪抢险专业应急部队,该团从1978年起就扎根在这片水域。

2015年3月初,李亮带领部队像往年一样来到白鹤渡口,展开为期4个月的强化训练。他们中间由训练尖子组成的集训队,要在当年7月赴俄罗斯参加“开阔水域”国际军事竞赛。

然而,一纸公文打破了这里的秩序。

4月初,洛阳市政府出台《关于建设洛阳市吉利快速公路通道的方案》,计划穿越白鹤渡口,修建一条新的黄河大桥,为两岸群众提供便利。然而,相关领导在视察工程现场时发现,《方案》里计划穿越的白鹤渡口,正是该团渡河训练场的正中央。

看到市政府的《方案》和施工图纸,李亮咯噔一下。他立即到现场查看:训练场将被新大桥从中间劈为两段,训练场面积减少,舟桥部队多为大型装备,今后的输送、训练、作业展开受限,连排级的专业训练也很难施展。而且离桥身很近,高难度的训练课目很容易对桥身造成损伤,对军地双方都不利……

然而,国际军事竞赛迫在眉睫,训练不能中断。况且,舟桥专业训练对场地要求极为严格,水面、水深、流速等都有明确规定。5至7月份的黄河中段,流速平缓、水深适宜,正是舟桥兵训练的黄金期。

再说即将开工的黄河大桥,建材齐备、人员到场,也不能半途停工,两岸群众眼巴巴地企盼尽快通车。军地双方各有难处,各有其理,两家一见面就吵得面红耳赤。

吵,不是个办法。双方不得不坐在谈判桌上。

市政府建议:训练场最好搬迁。

李亮不同意,眼前的训练、比武咋办?建一个训练场谈何容易!新址选哪?资金谁出?

市政府有难处:大桥施工紧,群众有企盼,占用部队训练场,地方一定赔偿。

部队坚持说:这不是钱的事,我们需要一个完整的渡河训练场,训练一天不能间断。

最后双方商定,同意在白鹤渡口下游2公里处选址,由地方出资为部队重新修建。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