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连指导员郝爱君的“突围”之战

解放军报 2017/3/23 10:17:01

2017年3月20日下午,在第38集团军平江起义团八连障碍场,指导员郝爱君在进行400米障碍训练。跨越有形的障碍容易,跨越无形的障碍很难。在郝爱君眼中,最难跨越的是战士的心“坎”。李秋实 摄

郝爱君没想到自己会哭,这个平时说话震得人耳膜疼的硬汉去机关求人了。

团里通知每个连队上报一名家庭困难的战士,作为发放补助的对象。八连指导员郝爱君突然心急如焚,他扔下通知文件就往机关赶。他想求领导破个例,给他两个名额。

在政委刘华生办公室,郝爱君说起连队两名孤儿战士的穷苦身世,突然心里一酸,眼泪就扑簌簌下来了,怎么也止不住,惹得政委也跟着一起抹眼泪。

为八连增加一个补助名额的请示很快批下来,郝爱君的“事迹”也传遍了第38集团军平江起义团。连队官兵私底下提起这事,都觉得心里暖暖的。刘政委道出精辟一语:当指导员就是当妈。

此言生动,但连队指导员的职责不仅仅是“当妈”。按规定,政治指导员与同级军事主官同为所在单位的首长,他们是我军编制序列中级别最低的首长。《内务条令》《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工作条例》等法规文件规定的指导员职责有10多项,包括连队战备、教育、管理等各个方面。从“协同军事主官组织指挥战斗”到“组织官兵开展文化体育活动”,指导员事无巨细都要尽责,要求高,压力大。

压力,也来自于“郝爱君们”所身处的这个改革时代。

就大环境来看,关于基层思想政治工作的争论经久不绝,这些争论的靶子大多指向了指导员。2014年,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上,习主席强调,要把政治工作威信在全军牢固立起来。这一迫在眉睫的使命任务,进一步把战斗在思想政治工作一线的指导员推向了风口浪尖。

在我军“脖子以下”改革启动的关口,指导员更是具有了“稳压阀”和“助推器”般的重要意义。对于“郝爱君们”来说,破解基层连队面临的新旧问题,就像是一场战斗……

患病疑案

抓不住人心,谁愿跟你去打仗

“给我摁住金继秋!”郝爱君冲到排房,一声断喝。两名班长扑上去,将上等兵金继秋架住,顺势在他腋窝一掏,摸出3支体温计,每支体温计的水银刻度刚好停在39.8℃。

在2014年初春,这桩困扰连队好几周的“疑案”就此破获。

由于始终没能走出父母离异的阴影,金继秋处事态度消极,对训练能赖就赖。入伍快半年,他还没有一项训练及格,责骂、处分都不起作用。

当时正是八连的低谷。连队隔三差五就被上级机关通报批评,战士士气低落。郝爱君刚到八连任指导员,金继秋是他上任后碰到的第一个难题。

金继秋生病,他多次去医院探视,希望能感化这个“铁疙瘩”。

奇怪的是,金继秋的病反反复复。医生说,金继秋除了高烧,没有其他任何病症,胃口好、睡得香、嗓门大、力气足,完全不像个病人。

直到金继秋第四次以高烧为由请病假,郝爱君灵光一闪,带着班长就去排房“抓人”,正赶上金继秋用温水调好体温计的温度,用胶带贴在腋窝里。

金继秋被抓了现行,全连炸开了锅。自建连以来从未发生这样装病逃避训练的事情,连金继秋的同年兵都拒绝再和他说话,连队党支部多数支委都提议对他严厉处分。

但郝爱君不想放弃任何一个兵。他认为,金继秋是思想出了问题,处分只会起反作用。他立下军令状,3个月内一定把这个兵带好。

这样做是有风险的。郝爱君当时面临的工作氛围并不乐观,连队有官兵认为,基层政治工作都是些虚招,不起多大作用。持这种观点的人不在少数,一些从演训场上一路拼杀过来的连队主官,更相信高压管理的威力。

怎么才能把士气低落的连队带得嗷嗷叫?这是郝爱君面临的最大挑战。把金继秋带好,是郝爱君赢得官兵认可的一次翻身仗。

从那以后,金继秋成为指导员点名最多的人,任何一点进步都会得到及时肯定。金继秋有点受宠若惊,他有次找到郝爱君,小声问:“指导员,我都这样了,你还不放弃我吗?”

那一次,郝爱君单独考核金继秋五公里越野,他提前两圈悄悄停了表。金继秋的最终成绩被记为22分58秒。

“行啊!臭小子,暗中攒着劲呢!”金继秋拿到了他入伍以来的最好成绩,整个八连都轰动了,大家都围过来祝贺。

郝爱君趁热打铁,召集几个班长做动员,要求他们发扬“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暗中帮带金继秋。

没人知道金继秋到底明不明白指导员的“小伎俩”,但22分58秒成为他重塑自信的转折点。

在随后的驻训中,哨兵们发现,金继秋每天早上四点多就爬起来,趁着晨曦,绑着沙袋,绕着山腰一圈又一圈地奔跑。

临到退伍,金继秋的所有训练课目全部及格,其中近一半成绩都是优秀,还被高票评为“优秀士兵”。他的体重长了20多斤,以前瘦弱的身板隆起了肌肉。

他母亲来队,惊喜不已:“你以前萎萎顿顿,现在变成精精神神的大小伙儿了!”

离开部队前,金继秋想起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巨变,抱着郝爱君嚎啕大哭,说:“全连战友,都没有我当兵这么值!”

站在一旁的连长孙宇彤连声感叹:“郝指导员!好指导员!我算是服了你了!”

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后,郝爱君谈自己的理解:“基层政治工作威信在哪里?就在帮难解困中。困难解决了,战士们就服了、就信了,即使没解决,战士们知道你是真心在为大家办实事,也会理解你,信任你。”

孙宇彤十分认同指导员的观点:“这话在理。如果抓不住战士的心,谁还跟你去打仗?”

“另类”课改

把大道理讲到战士的心坎里太不容易了

尖厉的哨音响起,郝爱君掀开被子一跃而起,快速穿衣叠被,跑向洗漱间。刷牙,洗脸,跑到楼下立正站好,等待集合。

“3分28秒!”上等兵刘跃一掐表,战士们一阵惊呼。

这场被战士围观的“指导员起床集合现场”,是郝爱君上的一堂课,主题就是“如何培养时间观念和雷厉风行的作风”。

在团领导眼里,郝爱君的授课方式一直有些“另类”。

军史传统教育课,他当起主持人,要求战士们自己走上讲台讲军史故事,激励战士们主动学军史、用军史。

团结友爱教育课,他组织战士们在训练场玩起自制的“橄榄球”,接着就从球场攻防配合,讲到了我军精诚团结的战争故事。

心理健康教育课,他丢开教案,带着战士去心理行为训练场,组织各种心理行为拓展训练……

《中国人民解放军思想政治教育大纲》对思想政治教育的时间、计划、内容和方法等都有严格规定。团机关每月统一下发教育计划,规定了授课主题和提纲,有时甚至连教案都统一编发。

如果严格核对法规和教案,郝爱君的创新授课似乎并不完全合乎规范。但团机关好几次突击检查,却又发现八连战士对教育内容掌握得最好,而且还能活学活用。

郝爱君的“另类”源于教育课不得不面对的尴尬。在关于基层思想政治教育的各种反映中,课堂教育饱受诟病。问卷调查显示,47%的战士“感觉教育形式太死板”,20%的战士认为“课堂灌输的理论脱离实际”,课堂教育的式微可见一斑。

问题出在哪?课堂教育真的落伍了吗?

当排长的时候,郝爱君就经常听到战士们抱怨“政治教育没意思”。他琢磨了好久,发现只要授课人上课念教案,战士们肯定不买账,不管教案写得多么辞藻华丽。

“把大道理讲到战士的心坎里太不容易了。”郝爱君分析,年轻战士知识面广,思维活跃,需要花费比以往更大的精力去备课。只有广泛搜集资料,才能讲出他们不知道的事,引发他们的好奇心。不仅如此,还要琢磨战士独特的交流方式,结合战士身边的故事,把大道理讲小讲细讲透,讲到他们心服,激发他们的共鸣。

任指导员后的第一课,他脱离教案,结合教育片《李向群》和连队实际,进行“脱口秀”式授课。通过影片中感人的故事和生动的细节,李向群不再是一尊无言的雕像或一张寥寥数语的宣传画。战士们感觉一下子拉近了和英模的距离,不少人红着眼圈听完了那堂课。

在“你喜欢什么样的授课方式”问卷调查中,结合影视教育片、联系身边人身边事、多讲故事这前3个选项获得了75%的支持率,而选择理论灌输的战士不到2%。

战士的期盼就是指导员们的突破点。

在该团,二连指导员刘超擅长讲军史故事,将连队实际与军史故事联系起来,总能产生意想不到的激励效果。

在一堂艰苦奋斗传统教育课上,迫炮连指导员田烨不仅讲了长征故事,还播放了四肢残缺的励志演说家尼克·胡哲的演讲和采访视频。

九连连长田悦在之前任指导员期间,就开始琢磨政治工作的作战功能,每次在课堂上抛出这些新想法,总能激发战士们的热烈讨论……

但单靠指导员,教育创新很难取得根本突破。

在导致思想政治教育模式固化的众多原因中,政工检查考评办法是被提到最多的。笔记、教案等“本子”成为多年来机关检查的重点,这在一定程度上束缚了指导员的手脚。

可喜的是,平江起义团已经开始探索以实际效果为主导的政工检查考评方式。笔记和教案完成情况在检查评比中的评分有所降低,而抽取战士面对面谈心、推门听课等考评方法正越来越受重视。

毕竟,战士爱听,又能入脑入心才是基层思想政治教育的根本目的。

随着各级对教育创新的态度更加开放,郝爱君的“另类”课改逐渐得到更多人的认可。师宣传科曹欣副科长听了郝爱君的创新授课后,就鼓励他继续大胆探索。

休假风波

都听说八连有个“不听招呼”的指导员

临近春节,郝爱君遇到一件怪事。

机关一位领导突然电话通知连队,让士官小李休假。可问题是:小李事前并未向连长或指导员请假。

探亲假是官兵最关心的利益之一,尤其是春节探亲假更是抢手。条令条例只规定了休假比例等内容,谁才有资格春节探亲并没有明文规定。这就有很大的操作空间,也考验着连主官的水平。处理不好,极易引发矛盾。

为了争取春节探亲,往年每到年关,连队都会有一番“明争暗斗”。早几年,春节休假的机会时常被“关系兵”挤占,其他没有门路的战士敢怒不敢言。

“哪怕得罪人,也不能损害风气士气。”郝爱君和连长一致认为,关系官兵切身利益的事必须经过连队党支部,对乱拉滥用所谓“关系”的情况要严肃处理。

在会议室,郝爱君单独对小李进行了警示教育,并当场给“打招呼”的领导电话说明了情况。

“虽只是百多人的连队,但事情处理起来并不简单。”郝爱君知道,连队的环境并非“真空”,一百多个战士代表一百多个家庭,背后是一百多张或大或小的社会关系网。各种路数的“打招呼”和求情都是正常情况,身为指导员要平常心看待,但应谨慎处理。

陋习要破,新规也要立起来。在全连大会上,党支部书记郝爱君提出,确有急事、已婚、有孩子的士官春节优先探亲,其他未婚士官考核成绩拔尖的优先休春节探亲假。这两条建议获得一致赞成。

通过集体表决,优秀士官马晓峰和格图等5名表现优异的战士,顺利签了请假条。

从那以后,连队再未发生“打招呼”的情况,因为各级都听说,八连有个“不听招呼”的指导员。

郝爱君任职3年,最大的感受就是必须时刻做到公平公正。该团随机开展的问卷调查印证了他的观点,在“你信服什么样的指导员”一栏,48%的战士选择了“处理问题公平公正的”,而排第二的选项只有16%的支持率,可见基层官兵对公平公正的强烈期待。但做到公平公正并不容易,不仅要处理外在矛盾,还要抚平内心冲突。

2016年夏天,在全师考核比武中,上等兵李国伟获得综合排名第六、多项单课目第一的好成绩。战友们像迎接英雄一般,欢呼着将他抬回八连。

不久,连队组织召开党员发展对象民主测评会,李国伟又获得高票支持。但在随后的党支部会上,郝爱君却提议暂缓发展李国伟为预备党员。会场一片哗然。

郝爱君解释说,在进一步考察中,他们发现李国伟所在班排有小集体主义倾向,在投票中有违规行为。

说实话,像李国伟这样优秀的战士入党真是太应该了。作出这个决定,郝爱君的内心也经历了一番痛苦的挣扎。但他觉得不能乱了规矩,公平公正如果无法保证,连队的纯正风气就会受损,士气也就跌回去了。

郝爱君随后为李国伟补了一堂题为“党员应该具备什么素质”的党课,还为其规划了成长路线图。

明白了指导员的苦心,李国伟对排里的战友说:“指导员确实没有私心。”

近3年来,八连的各项建设蒸蒸日上。在分析连队的优秀秘诀时,该团政委刘华生说:“短期的成绩可以通过强化管理和提高训练强度取得,但长期优秀的连队必有过硬的指导员。”他认为,平江起义团各项建设势头良好,这一大批优秀指导员在政治工作一线的积极探索功不可没。(记者 段江山)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战士信服什么样的指导员

战士信服什么样的指导员

  • 解放军报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