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儿住楼房 九旬老母独居破瓦房

铜梁网 2017/3/23 11:30:01

幺儿刘贵成的楼房旁就是老母亲住处。

老人喜欢靠在柱头上望望外面,尽管眼睛已经看不清对面的风景。

床前烧火取暖热水的小灶。

床后的墙体已经剥离,摇摇欲倒。

辛辛苦苦把两个儿子抚养大,张罗着成了家立了业,还帮着把孙子们照看大。如今孙辈都工作了,儿子儿媳也住进了漂亮的两层小洋楼。可93岁的老母亲却生活困顿,独自居住在一间破败的小瓦房里。

如此让人愤怒的事,真实地发生在虎峰镇纯古村十四社。这对儿子名叫刘贵世和刘贵成。

两个儿子住楼房

93岁老人独居破败小瓦房

近日,记者随区民政局和虎峰镇民政办工作人员一道,去了解当地90岁以上老人的高龄补贴是否发放到位的问题。可没想到,刚走到虎峰纯古村十四社,村主任金熙学就生气地数落起社里的一对不孝子:“俩儿子都住楼房,宽得很,也舍不得给老人收拾一间住。老人眼睛看不见,在屋头打黑摸,好几次我去,都看到她端着一碗冷饭,用手摸索着抓起吃!”

金熙学说,村干部们都看不过,出面调解了数十次,但效果都不好,希望大家关注一下这家老人的生活问题。

当天上午,天下着雨,冷风吹得大家缩着脖子,双手抄进衣兜里。进社的公路正在修,特别泥泞。绕过一个养猪场,就看到两栋漂亮的粉黄色楼房立在公路边,房顶的蓝色彩钢特别显眼。

“这是大哥刘贵世家的楼房,坎下是兄弟刘贵成的,老人就住在那间瓦房里。”在金熙学的指引下,记者看到,在兄弟刘贵成的楼房旁边,有一间低矮的土墙瓦房,年久失修,看起来摇摇欲倒。

两兄弟的房子周围还有很多房子,不过如今都已经荒弃了。金熙学说,原来这里的邻居们陆续在镇里、城里买了房子,搬出去住,老房子都垮了,现在离老人最近的村民就是村口那户人家,距这里都有一里路,而且只有一个女的在家,还是个哑巴。村里很多村民也不太愿意来这兄弟俩家串门,一是都看不惯他们对老人的不孝做法,二是这两妯娌性子急,经常吵架,大家都不想惹是非。

“兄弟俩的老母亲张孝荣就住在里面,今年93岁了。”金熙学推开一扇吱吱嘎嘎合不拢的木门,大家走了进去,瓦房里没有光线,空气中弥漫着呛鼻的柴烟味。

记者用手在眼前扇了扇,站了10多秒钟,才发现在这间不足十平方米的屋子里,一位老人正蜷缩在一个小板凳上,摸索着抓身边的柴火,准备往小灶里添,可灶里早已没有了火星。

适应了屋子里昏暗的光线后,大家才看清楚,房子三面土墙都裂开了,其中一面墙有两个大洞,还有一面没有墙,堆了半房高的柴火来抵挡风雨。

屋子里没有一样电器,正中是一张脏兮兮的床,床上有一床薄被子,床的旁边放着老人提前备下的棺材板。床头旁,有一个简易的小灶,小板凳旁边放了一个没有清洗的锅。屋门口左边有一张木桌子,桌上有一个饭碗,碗里还有半碗冷饭。

老人足不出户每天吃冷饭

兄弟两家相互指责

听到有人声,张孝荣老人一下子站了起来,转身摸到民政局老龄办主任何小霞的手,一把抓住,激动地说:“是不是我女儿回来啦?”听说不是女儿,老人有些失望,不过她似乎很久没有和人交谈过,尽管都是些她不认识的人,老人聊天的兴致却非常高,嘴里不连贯甚至没有逻辑性地诉说着她的遭遇。

大家从张孝荣断断续续的哭述中得知,儿子儿媳们都是把一碗饭往屋子里一放,立马转身就走了,也没人陪她说说话。“从早到晚,都是一个人坐在屋头,屁股都坐痛了,也没听到个人声。”张孝荣老人老泪纵横地说,她长年住在黑屋子里,没灯没电,烧柴烤火、烧水喝,眼睛都被熏得看不大清楚了,所以不能出去,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变啥样了。

大家安慰了她一会儿,老人才平复了激动的心情,慢慢回答大家的问题。老人说她并不知道每个月能领300多元的高龄补贴和养老金。

正在这时,老人的大儿子刘贵世走过来了,称老人这笔钱是他和兄弟领取的。他说,父亲早已过世,老母亲有三个子女,女儿外嫁,家庭也贫困,老人由两兄弟轮流照顾,每家负责一个月。老人一直住在老屋里,他负责的这个月还是给老人端了饭的,但兄弟负责照顾这个月,他外出打工了,兄弟媳妇不上心,经常端冷饭给老人吃。

大家问,为何两兄弟的家里都有空房间,却都没有在自己家的楼房里给老母亲准备一间屋子,而是让老人独居在随时可能垮掉的老房子里呢?大儿子沉默不语。

正在此时,老人的幺儿媳妇彭定容赶集回来了,听到大哥刘贵世正在给大家讲她经常端冷饭给老人吃时,大为光火,两人吵了起来,相互指责对方对老人的不孝。彭定容指责大哥说:“你婆娘把妈骂成个什么样?还打妈,你就是个耙耳朵,啥子都听婆娘的,你两口子就是想钱,要不是妈有点养老金,估计早就把妈打死了。”对于打老人一事,刘贵世说没有这回事,是兄弟媳妇乱说的,兄弟媳妇才是经常咒骂妈,很多人都知道她骂人的功夫。

听到争吵声,刚刚还摸索着出来靠在屋檐柱子上的张孝荣老人,吓得赶紧钻进屋子里,把门关上。

经过劝诫教育

儿子儿媳承诺好好赡养老人

“你们刚才你骂我不给母亲饭吃,我骂你曾经打过母亲,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你们两弟兄,没有一个是孝子!”何小霞制止住两人的争吵,生气地说。

“百善孝为先,你母亲生你两弟兄的时候,是不是一点都不痛啊?是不是你两弟兄喝口水,眼睛一眨就长大了啊?”“你们的娃儿都成大人了,你们今后老了走不动了,儿女也这样对你,你咋想?”待两人平静下来后,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对刘贵成和彭定容进行批评教育。

最后,刘贵成率先表态说,他会改正以前的错误,马上就把老母亲接到自己的房子里居住,保证每顿不拿冷饭给母亲吃。幺儿媳妇表示,丈夫刘贵成外出打工了,她会尽赡养义务,只要哥哥刘贵世首先做榜样,她也会照着做。

区民政局和镇民政办的干部表示,他们将于近期再次前去查看张孝荣老人的生活状况。如果老人的状况没有改善,他们将停止两个儿子继续领取老人的补贴和养老金,并报警。 (文/图 记者 蒋明琴)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百岁老人的百分生活

百岁老人的百分生活

  • 巴南网 ·  · 
巫山县基层妇联组织开展关爱老人活动

巫山县基层妇联组织开展关爱老人活动

  • 重庆市妇女联合会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