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跌下神坛 人民币稳势弥坚

中国证券报 2017/3/24

随着美元汇率阶段性走弱,最近一周多时间,人民币对美元出现一波升值。不过,相比美元指数的跌幅,最近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幅度还是有限,人民币汇率指数反倒呈现下跌势头。分析人士认为,在美元走强时,人民币贬值有限,在美元回调时,人民币升值有限,恰说明现阶段人民币汇率走势以稳为主基调。综合美元阶段表现、跨境资本流动、国内经济与宏观形势看,人民币走稳势头有望得到巩固,但后续阶段性压力可能难免,重返升值还需要基本面的有力支持。

美元跌惨了

3月9日以来,国际市场上美元指数走出一波急促下跌的行情。据Wind提供的行情数据,3月9日至22日,美元指数在10个交易日里收出8根阴线,累计下跌约2.4%;在22日盘中最近跌至99.55,逼近年初那波下跌的低点后才有所企稳。

今年1月,美元指数也曾出现过一轮持续的下跌。2017年伊始,美元指数强势冲高,一度重返103上方,创下逾14年新高,随后却急转直下,从103上方一路跌到100以下,最低跌至99.23,期间累计回调约3.6%。

对比一季度美元指数先后出现的这两波调整,不乏一些共同点。一是获利回吐。在年初103关口得而复失之前,美元指数已经历持续超过半年的上涨,美元指数从2015年5月初最低时91.91点开始拾级而上,到2017年1月3日的最高点103.82,最大涨幅近13%,美元指数也因此站上了十余年来的巅峰位置。积攒了巨大的涨幅、站到了很高的点位之后,此前积聚的调整压力也濒临释放,触发点则是“特朗普交易”的降温。

业内人士指出,驱动“特朗普交易”的逻辑是“再通胀”,即市场认为,特朗普先前宣扬的财政刺激计划,将推动美国经济强劲增长、加大通胀压力,从而促使美联储更快地收紧货币政策,美元相对其他主要货币在基本面及政策周期上的既有领先性将得到进一步强化。而这种领先性是2014年5月后美元赖以进入一轮升值周期的基础。然而,自特朗普政府上台后,有关财政刺激计划的细节迟迟未见披露,市场上“再通胀预期”开始出现松动,“特朗普交易”的根基自然也就不稳了。而在最近3月份这一轮下跌中,“特朗普交易”降温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这也是两波调整的第二项共同点。

美元最近这波下跌,出现在美联储3月份加息前后。因对美联储3月升息的预期逐渐升温,2月初美元止住跌势并重返升值,美元指数到3月初最高涨至102.27,最大涨幅超过3%。不过,这回还没等到美联储决议公布,美元指数就提前遭遇获利回吐。议息决议公布当日,美元指数更是重挫1.2%,是典型的“买预期、卖事实”现象。

当然,在这一轮持续下跌背后,有多种原因,既受到获利盘兑现的打压,也与“特朗普交易”降温有关。值得注意的是,最近美国10年期国债利率从2.6%以上跌回2.4%左右,下行逾20基点,隐含着市场对美国经济增长及通胀形势的乐观预期降温。业内人士表示,投资者在重新评估特朗普政府治下美国经济增长前景及通胀形势。

此外,最近美元走弱,还与市场对欧洲逐步结束宽松货币政策有关。最近英国核心通胀数据远超预期,结合此前英国央行议息会议纪要的鹰派论调,市场对英国央行将收紧货币政策的预期增强,英镑因此表现靓丽。另外,一些国际投行如巴克莱等猜测,随着经济改善,欧洲央行或将在2018年启动升息进程。最近欧元表现也可圈可点。作为美元指数中的权重货币,欧元和英镑走强,打压美元指数走势。分析人士进一步指出,其他主要经济体酝酿退出宽松货币政策,无疑会削弱美元在政策周期上的优势。

23日,亚太交易时段,美元指数围绕99.70来回波动,涨跌有限。

人民币双向“减震”

美元指数走软,通常对应着美元兑人民币汇率贬值。最近,人民币对美元确实出现一定的升值。

23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设于6.8856,为近两周高点,并较前一日调高33基点。当日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早盘随美元指数小幅波动,午后波幅进一步收窄,16:30收盘价报6.8875,跌4点。香港市场上,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震荡走低,截至北京时间23日16:30报6.8733,较前收盘价跌97点,与在岸价仍倒挂140余点。

但最近人民币兑美元升值幅度远不及美元指数的跌幅。从中间价走势上看,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从3月10日开始止跌,上涨主要发生在15日及之后,即便从10日算起,到23日也就累计升值269点,幅度0.39%。在岸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从15日才止跌反弹,到23日收盘价也仅升值256点,幅度0.37%。

另外,外汇交易中心最近(3月17日)公布的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报93.32,反倒较3月10日的94.23出现小幅下跌。23日,Wind模拟测算的人民币汇率预估指数报93.3509,也较3月10日的94.5445跌了1.3%左右。这意味着,在最近美元走弱过程中,不仅人民币对美元升值有限,对一篮子货币汇率还略有所贬值。

不过,在2月份美元上涨过程中,人民币对美元也比较抗跌。据Wind统计,2月3日到3月2日,美元指数上涨2.6%,在岸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仅贬值0.06%。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则从2月3日的94.03涨至3月3日的94.28。

总之,在美元走强时,人民币贬值有限,在美元回调时,人民币升值有限。业内人士认为,这恰恰说明现阶段“稳”是人民币汇率走势的主基调:当美元走强时,人民币相对抗跌,对美元贬值幅度不及“篮子”中其它非美货币整体贬值幅度,因此人民币汇率指数反而稳中略升;当美元走弱时,人民币对美元升值不及其它非美货币整体升值幅度,因此人民币汇率指数稳中略跌;如此,人民币汇率保持了总体稳定。

人民币走稳是大概率事件

往后看,人民币汇率指数绕不开美元,美元汇率波动可能仍将是人民币汇率波动的主要来源。

按目前市场预测来看,美联储下一次可能采取加息的时点是今年6月或9月,也即,在未来两个多月时间,可能会成为美联储货币政策的空窗期。而且,市场对美联储在6月加息已有一定预期,即便到6月份确实加了息,也未必能够给美元带来更强的刺激。有鉴于此,业内人士认为,未来一段时间,除非美联储显露出绝对的“鹰派”倾向,或者美国经济表现异常强劲,美元仍缺乏大幅上涨的动力。

与此同时,在美联储率先启动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后,全球范围内的货币宽松几乎已陷入停滞,部分国家和地区也展现出紧缩倾向,这使得各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的差异性有所收敛,之前美元上涨所依赖的政策领先性优势在减弱。

另外,3月以来,油价大幅回落、美债重新走强,反映出国际市场上的“再通胀预期”降温,叠加特朗普政府对强势美元的不满态度,美元要重新大幅走强的难度确实较大,短期调整可能还没完。当然,美元所具备的基本面及政策周期优势并没有完全消失,美国经济增长在全球范围内依然相对强劲,因此,美元继续下行的空间应有限。

分析人士认为,美元强势的衰减,有助于缓和人民币汇率面临的外部贬值压力。同时,去年四季度以来,国内经济出现了一些回升迹象,货币政策回归稳健中性,市场利率水平有所上行,且随着防风险成为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一系列旨在抑制资产价格泡沫、防范系统性风险的政策出台,国内经济金融形势也出现一定积极变化,有助于缓和人民币汇率内部贬值压力。内外因素作用下,年初以来人民币汇率贬值预期趋缓,跨境资本流动趋于平稳,外汇市场供求趋于平衡,人民币汇率贬值压力已有所减轻。

分析人士进一步指出,人民币贬值压力难言彻底消退,但逐步走稳是大概率事件,随着美元阶段走软,人民币对美元可能还会有所升值,但要重返升值趋势还有待经济形势明显改善及资产回报率的明显提升。

■观点链接

申万宏源:人民币贬值压力缓解

美元指数自2016年11月起大幅上行,由97一度升至103.8,其中包含过度乐观预期,包括美联储2017年加息3次,以及特朗普政府财政扩张政策推升经济增长的预期。尽管今年美联储首次加息提前至3月,但加息后美联储表态并未加快加息路径。今年美联储加息路径仍面临较大风险,美元指数进一步上行乏力,对人民币汇率的压力较小。2016年以后,中美利差进入大幅波动阶段,此前的持续下滑趋势结束。同时,中国经济增长较为稳定,内在贬值压力有所缓解。2017年以来,中国国际收支持续改善,资本流出压力大幅减弱。预计2017年底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在6.9-7.0左右。

国开证券:政策趋同支撑人民币

虽然美联储3月加息,货币政策收紧,但一方面美元指数上涨力度较2014年刚退出量化宽松时俨然已弱,另一方面我国货币政策与美联储货币政策同向,人民币汇率最终表现稳定,贬值预期大幅弱化。综合考虑中美经济状况,从全年来看两国货币政策趋于同向,即便美联储加息速度和幅度超预期提升,由于面临金融“去杠杆”、抑制房价和大宗商品格泡沫等压力,我国货币政策也将会紧跟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的频率和步伐,这在客观上会起到稳定人民币汇率的效果。

平安证券:贬值压力未彻底消退

2017年至今人民币兑美元的双边汇率走势,依然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元指数的走势。如果2017年美元指数继续走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继续贬值恐怕依然是大概率。从目前来看,至少在2017年上半年,美联储加息提速恐怕还将是市场上的主流预期。在这种格局下,人民币贬值压力难以彻底消退。(记者 张勤峰)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主动融入服务大局

  • 人民日报 ·  · 

8360件代表建议统一交办

  • 人民日报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