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生跳楼称老师总针对自己 官方:不存在打骂

澎湃新闻 2017/3/24 18:42:05

初中生跳楼称老师总针对自己 官方:不存在打骂

跳楼初中生受伤照片 家长供图

近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接到爆料称,河北省涿州市双塔中学初二125班学生赵航(化名)因未完成作业,被班主任邵丹“打骂并罚站”,赵航“承受不了压力”,于2016年12月20日早晨7时多从教学楼五楼跳下,致全身多处严重骨折。

3月14日,涉事学生的舅舅李延生告诉澎湃新闻,出事以后,学校支付了22万元左右的治疗等费用。但“打人老师不闻不问”,学校不仅不惩罚老师,还称“孩子是看雾霾的时候不慎跌落”。“我们很难认同(这个说法)。”他说。

赵航对澎湃新闻说,邵丹老师曾用“棍子”打他,跳楼也是因为老师让其找家长去学校,“老是针对我,受不了,就跳楼了”。

对此,涿州市教育局一名工作人员近日向澎湃新闻证实,双塔中学确实发生了学生跳楼事件,但经双塔派出所调查和教育部门了解,“没有老师打骂学生的情况”,“那是家长在炒作”。

涉事老师邵丹以“需要经过学校同意”为由拒绝接受采访。澎湃新闻近日多次直接或通过教育局、涿州市委宣传部联系学校,均未获回应。

3月21日,涿州市委宣传部新闻科一名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正在同学校、教育局及公安部门沟通。

初中生跳楼称老师总针对自己 官方:不存在打骂

图中红点处为学生跳楼处,学校走廊 家属供图.

从学校五楼跳下致全身多处骨折

2016年12月20日早晨7时许,赵航从双塔中学教学楼五楼走廊跳下。据他回忆,当天早上,因作业未完成,班主任邵丹要求他叫家长前往学校。在 “打了两个电话(没接通)”后,老师让他继续留在教室外面。随后,赵航就从五楼跳下,致全身多处严重骨折,校方将其送往当地医院抢救。

此前一天,赵航妈妈李延秋因为作业的事已到过学校一次。“我在学校老师办公室,当着老师面儿批评了赵航,也给老师保证了,一定完成作业……在老师面前肯定都说自己孩子不对啊。”李延秋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承认,没能完成作业,可能因为孩子太贪玩了,但作业的确也多。

赵航说,自己在2016年12月19日补做作业至当晚10时左右,“就差一个作文”,实在完成不了了,想着第二天课间再做。但12月20日一早就被班主任邵丹(兼语文老师)发现。“老师让我请家长,打了两个电话没通。”赵航称自己受不了老师总是“针对”自己,被同学“欺负”,也不想让家长失望,便在“罚站”间隙从五楼跳了下去。

当日下午4时左右,因为伤势严重,赵航被转送至北京积水潭医院。根据该医院2017年1月11日和23日分别开具的两份诊断证明书显示,患者2016年12月21日入院(实为20日下午,因抢救到后半夜,办入院手续时已为21日凌晨)“髋臼(左)、骨盘、距骨(左)、踝关节(左)、跟骨(左右)、肋骨、胸骨、腰椎”等多处骨折,于2017年1月5日,在全身麻醉下,“行切开复位、钢板螺丝钉内固定术”。1月13日,赵航又做了一次全麻手术,于1月24日出院。

“现在仍在康复治疗,没去学校上学。”李延秋期间一直陪着孩子治疗,想起此事至今心有余悸。

初中生跳楼称老师总针对自己 官方:不存在打骂

医院开具的诊断说明书 家属供图

有同学称他在家里和学校都很难“放松”

赵航认为,老师总是“针对”自己的理由是,“作业实在是太多了……虽然其他同学也有完成的,但(老师)专门给我布置作业,每次也是第一个检查作业,写好了也是不合格。”赵航自称“她(邵丹)曾拿棍子打自己屁股,常被罚站,挨骂”。

赵航的一名同班同学说:“12月19日那天,曾看到赵航等几名未完成作业或完成质量不合格的学生被打”,地点就在老师办公室,用的是“铁尺”。但这位同学称,“这事之前没有看到邵丹老师打过赵航”。

赵航一名好友兼同班同学称,“到底是老师的错还是赵航的错,我持中立态度,谁都不袒护。赵航在我家很放松,在自己家和学校却不是,有可能压力超过了他的承受线。”

“孩子受了那么多委屈,以前从没听他说过。”李延秋认为,学校老师很多都是20多岁,或许还没有当过母亲,体会不到那种感受,“教学方法绝对是不对的”。

李延生则称,赵航治疗期间共花费20多万元,学校承担了19万左右。“我们觉得不管原因是什么,在学校出的事,校方应该担责。但他们拿的第一笔3万元的钱,是我托朋友去要的,还给学校打了欠条。加上这笔,学校支付了22万左右。”

“孩子所在班级群里,很多人都说,据学校讲他是看雾霾、看雪摔下楼的……出了那么大的事,再让他看到这些,受得了吗?”李延秋说,并不是想要学校赔多少钱,或者如何严惩老师,“但必须给一个公道”。

教育局:没有老师打学生的情况

双塔中学学生跳楼一事在涿州闹得沸沸扬扬。在李延生所发网帖的评论中,不少自称“双塔中学学生”的人为邵丹“喊冤”。

为此,澎湃新闻近日多次联系涉事老师邵丹,但她以“需要经过学校同意”为由拒绝接受采访。另外,澎湃新闻多次直接或间接通过涿州市教育局、涿州市委宣传部联系学校,也均未获回应。

3月21日,涿州市委宣传部一名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正同学校、教育局及公安部门沟通。

涿州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则对澎湃新闻表示,事情发生后,学校第一时间报警,警察也做了调查,“确实有小孩跳楼的事,因为没有完成作业,但老师没有打骂行为”。

“(老师)让学生联系家长,因为什么原因没联系上,老师就说‘你继续在这等着给家长打通电话’,然后进教室安排晨读,小孩自己跳楼了。”上述负责人认为家属一再在网上发帖,是“炒作”。“警察第一时间去了现场,对受伤的小孩做了笔录。我们也注意到了网上的帖子,跟学校领导接洽了,没有那么回事(打骂学生)。”

上述负责人称,“谁也没说推卸责任,学校也承担了医疗费用,不少钱还是发动老师们捐的。他们不单在一个网站上发贴,我们是希望等(调查)结果出来以后再来划分责任”。他说,双塔中学是新建的学校,都有监控,有没有打骂行为,“可以调监控看看”。

但李延生告诉澎湃新闻,他们找过双塔派出所,派出所说“没调出来监控,坏了”。 对此,澎湃新闻近日多次联系双塔派出所及涿州市公安局,但未获回应。

3月23日,涿州市委宣传部新闻科陈姓副科长告诉澎湃新闻,近日一直和学校、教育局、双塔派出所沟通,接下来也会找来包括学生家长、老师在内的相关方一起谈谈。“派出所的调查结论需要所长签字,但他在外地出差,我们会继续沟通。学校其实一直很主动,治疗费全是校方凑的。”

(澎湃新闻)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