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希望杯取消二试 主办方:被叫停不如自己停

钱江晚报 2017/3/24 18:43:44

这两天,杭州上万名家长被一则通知给震惊了&—&—接希望杯组委会通知,希望杯二试取消。落款时间是3月21日,离希望杯3月19日开考的初赛结束才过去两天。

杭州希望杯取消二试 主办方:被叫停不如自己停

上周日,不少人杭州的朋友圈都在发这种“家长冒雨陪考希望杯”的图片,场面热闹堪比高考(精品课)。

上周日,全省8万多名学生参加了希望杯初试,是全国参赛人数最多的省份。因为下雨,送孩子赶赴考场的家长太多,部分地方甚至造成了交通拥堵。

二试取消的消息一出来,参加考试的娃和他们的爸妈们都有点懵,准备了这么久的考试,说取消就取消了,合适吗?

3月22日,钱江晚报记者证实,这则消息是真的:希望杯二试真的取消了。

这不是愚人节的恶作剧

杭州希望杯二试真的取消了

4月1日才是愚人节,但杭城的上万名家长感觉提前被“愚弄”了。只不过,这条愚人节般的消息很快被证实是真的。

3月22日,钱江晚报记者第一时间向希望杯浙江组委会确认,得到的答案是,希望杯二试确实取消了。一位资深工作人员表示,这是接到了希望杯北京组委会的通知才作出这个决定的。

为什么突然作出这样的决定呢?

钱江晚报记者发现,在3月19日希望杯进行初赛前后,杭城有多家媒体陆续关注这项赛事,有些报道持批评立场。

希望杯浙江组委会一名工作人员说,与其被教育部门叫停,不如自己先停。希望杯的一试成绩会在一周后公布,至于明年希望杯在杭州还办不办,工作人员说,目前还不确定。

据了解,希望杯奥数比赛由来已久,到今年小学已经是第15届,初中第28届,浙江省共有8.3万学生参加,是全国(包括台湾香港澳门地区)参赛人数最多的省份。杭州市区有1.1万名学生参加,占了全省近1/8,有的班一半孩子都参加了。

钱江晚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目前被取消的只有杭州地区的二试,全省其他地区的希望杯二试是正常举行的。钱报记者在一张网友上传的图片上看到,温州报名点的2017年希望杯二试名单已经出炉,发布时间是3月22日。

为什么单单取消了杭州地区的二试呢?据知情人士透露,这几天多家媒体连续报道,导致希望杯树大招风,影响颇坏。他认为,取消杭州地区的二试,是为了让批评声“熄火”。

不少家长吐槽

“希望杯”变“绝望杯”

按照原计划,3月19日希望杯初赛结束后,其中成绩排名各年级前四分之一的学生,将参加4月9日的复试(即二试)。

杭州地区有1.1万名学生参加了比赛,也就意味着有2600名左右的学生可以参加下个月的二试。但现在,他们都失去了这个机会。

对于这个结果,家长态度各异,愤怒的、震惊的、诧异的、失望的,也有无所谓的。但是,大多数家长对希望杯仓促取消二试表示不理解。

上周日,杭州人的朋友圈曾被一张图刷过屏:家长带着孩子冒雨参加希望杯考试,考场门口是拥挤一团的伞面,在寒风中,家长们一脸的焦虑。

钱江晚报记者了解到,当天参加希望杯一试的孩子家长中,普遍有两种心态:一是打酱油,让孩子感受下这种大规模的杯赛,检验下和优秀学生的差距;二是冲名次去的,这对将来读民办初中有好处。这些孩子中,近半都参加过其他奥数杯赛,比如早些时候举行的华杯赛。多参加这些考试,增加获奖的几率。

对很多家长来说,这纸“取消二试“的通知,甚至比初试那场大雨要可怕得多,纷纷吐槽,希望杯一下成了“绝望杯”。

韩女士的孩子11岁,今年四年级,周日参加了初赛。“我之前拿到的考点是在市区的一所小学,后来又改到了偏远郊区的一所大学。我们早上6点半起床,7点出门,8点赶到考点,发现学校门口全都是人,天还下着大雨,大家都很苦。”韩女士说,家长们这么辛苦,寄托了这么大的期望,等来的竟是二试没了,实在是想不通。

王先生就显得有些愤怒。他对钱江晚报记者说,孩子今年六年级,就报了这一个数学比赛,“以前想让孩子轻松点,所以没上什么数学类的兴趣班,也没参加过数学奥赛。到了五年级下学期,周围的朋友劝我,孩子马上要小升初了,数学一定要考一个杯赛的获奖证书,民办初中比较看重这一点。于是才带着儿子来参加希望杯。”

王先生说,他和儿子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这次比赛上。“我们只报了这一个比赛,本来信心满满,现在却告诉我二试不考了,一试的成绩民办初中会认吗?”

3月22日,钱报教育微信号“升学宝”推送二试取消的消息后,网友的评论也相当火热。

有家长觉得,这样贸然取消比赛,对那些准备了这么长时间的孩子和家长来说,十分不公平。也有网友评论说,“奥数只合适5%的人学,却让95%的孩子陪练,如果从以人为本角度出发,必须向上海学习,取消杯赛。”还有网友希望家长能理性看待这件事,“杯赛减少甚至取消不意味着不搞数学、扼杀未来的数学人才。相反,这一举措有利于缓解中小学生课外竞争激烈的局面。奥数和杯赛培养出来的格式化解题方式,实际并不利于孩子未来拥有发散性、个性化的数学思维。”

【还有话说】

杭州市教育局曾出台11条禁令

不取消有看法,取消了有意见

各位家长,你看怎样最合理

数学杯赛热已成为一个全社会关注的焦点,杯赛热导致数学培训热,数学培训热又催生了一家家培训机构。最后,苦不堪言的还是孩子和陪孩子参加培训考试的家长。

在全国很多地方,这已经成为了一个利益链,把很多家长和孩子都绕了进去。

去年底,杭州教育局针对杯赛热、培训热出台了11条禁令,比如严禁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组织、变相组织奥数等学科竞赛,严禁中小学校向机构或个人出借场地,设置学科竞赛考点。

而在上海,已经明确规定,不准社会培训机构举办杯赛,奥数杯赛如果与社会培训机构的利益挂钩,一经查实将追究相关责任。当地颇有名气的“亚太杯”、“小机灵杯”等四大奥数传统杯赛,有三个因此被取消或改名。

希望杯取消杭州地区的二试,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

杭州教育界一位资深人士对钱江晚报记者说,针对目前奥数杯赛热的现状,教育行政部门必须有所作为。“杭州针对数学杯赛出台的11条禁令,在规范杯赛方面已经做得很好了。杭州市教育局的条例只能针对各中小学校和教师,对教育培训机构是没有管辖权的,如今培训机构把杯赛考场放在大学里,超出了市教育部门的管辖范围。这需要更高一级的教育主管部门及相关部门布置针对性的政策。”

教育部门三令五申,也让奥数杯赛组织者感受到了压力。某杯赛组办机构的负责人对钱报记者说,教育局严禁中小学校向机构或个人出借场地,这让赛事组办方非常被动,只能向郊区的高校租借场地。这位负责人说,在现有的政策下,组织数学杯赛一定要低调,“今年我们有7000多人参赛,我打算明年缩减规模,减少一半左右的参赛人数。参赛人数过多,的确存在安全隐患。”

从3月22日各界的反应来看,大家对此态度各异。有人失望,有人叫好。奥数杯赛不取消,家长认为苦了孩子;取消了,又觉得不给孩子展示的平台。那么,你觉得,到底怎样做才是合理的呢?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