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山乳业股价“闪崩”85%

中国证券报·中证网 2017/3/25 9:19:00

3月24日,已经横盘一年半之久的辉山乳业股价在临近午盘时“闪崩”,并以85%的跌幅创下了港股历史上的股票单日最大跌幅。这次“闪崩”也将辉山乳业的债务风险暴露出来。辽宁省相关部门已要求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不要抽贷,希望能给辉山乳业4周的时间来解决拖欠部分利息的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辉山乳业还是港股通的重要标的。自2014年年底入选港股通股票名单后,辉山乳业获得南下资金的持续买入,并位列3月24日港股通十大成交股的第六位。在暴跌之下,南下资金必然“很受伤”。对此,沪深交易所在3月24日表示,对辉山乳业股价大幅波动非常关注,已要求会员单位向投资者提示风险,并注重加强适当性管理。

遭遇午前“闪崩”

辉山乳业3月24日的暴跌出乎市场预料。当日临近午盘之时,辉山乳业股价直线下跌,跌幅瞬间扩大到91.07%,经过小幅反弹,至午盘收盘时跌幅定格在85%,这也创下了港股股票历史上的单日最大跌幅。面对这一紧急情况,辉山乳业不得不申请下午开市起股票停牌。

此次暴跌之前,从2015年9月以来,辉山乳业的股价已经横盘了一年半的时间,与同在港股的现代牧业、蒙牛乳业、中国圣牧相比,表现出超强的稳定性。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因于辉山乳业高度集中的持股结构。数据显示,公司第一大股东杨凯和葛坤夫妇的持股比例高达73.21%。但是,筹码过于集中也会造成股价容易受到操纵,这也为此次辉山乳业股价的暴跌埋下祸根。

暴跌发生之后,著名做空机构浑水于去年年底对辉山乳业的做空再次引起市场关注。2016年12月16日和19日,浑水接连发布了两篇做空辉山乳业的报告。其中,在12月16日的第一篇报告里,浑水称辉山乳业的价值为零。但辉山乳业的股价只在第一篇报告发布的当日下跌2.14%,第二篇报告发布后还上涨了1.82%。

对于此次暴跌,浑水创始人Carson Block表示:“我们在之前的报告中认为辉山乳业的股票价值为零,现在股价正在逼近零,还有下跌的空间。但此次股价突然暴跌在意料之外。”而中国证券报记者在联系到辉山乳业总裁助理宋宝昌进行采访时,他也表示:“对于今天的股价暴跌我也感到意外,我们正核实有关情况,并将及时发布公告。”

债务风险显现

此次暴跌还使辉山乳业的债务危机暴露出来。据了解,3月23日,辽宁省金融办召开辉山乳业债权工作会议,23家债权行与辉山乳业集团相关负责人均出席。对于此次会议的内容,有报道称,辽宁省金融办要求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不要抽贷,希望能给辉山乳业4周的时间来解决拖欠部分利息的问题。这也被市场看作是引发此次暴跌的直接导火索。

据了解,出席上述会议的债权人包括国开行、进出口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中信银行、华夏银行、广发银行、平安银行、浦发银行、民生银行、浙商银行、招商银行、渤海银行、邮储银行、大连银行、锦州银行、阜新银行、辽阳银行、辽宁省农信社、汇丰银行、华融资产。

同时,有消息称,知名P2P平台红岭创投也牵涉其中,其向辉山乳业投资10亿元。对此,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对媒体回应称,公司与辉山乳业并无任何股权合作,市场传言的10亿元亦子虚乌有,两者之间的资金关系,仅有5000万元债权。

有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辉山乳业资产负债率69%,总资产341亿元,总负债217亿元。截至2016年9月,银行授信余额140.2亿元,其中信用免担保15.5亿元,担保贷款103.5亿元,抵押贷款21.2亿元。授信金额最大为中国银行,金额33.4亿元;第二为中国工商银行,金额21.1亿元;第三为九台农商行,金额18.3亿元。

另外,因持有34.34亿股质押股份而受到牵连的平安银行表示:“冠丰有限是辉山乳业的控股公司,冠丰有限以其持有的辉山乳业股份为质押,于2015年6月在平安银行获得授信额度。截至2017年3月24日,在平安银行的贷款余额为21.42亿港币,质押的股份总数为34.34亿股。平安银行及股东中国平安未持有辉山乳业股份。平安银行正进一步了解相关情况,并将采取各项措施保障信贷资金安全。”

沪深交易所提示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辉山乳业还是港股通的重要标的。自2014年底入选港股通股票名单后,辉山乳业获得南下资金的持续买入,并位列3月24日港股通十大成交股的第六位。数据显示,3月24日,辉山乳业港股通成交金额为1.28亿港币,其中,买入1.26亿港币,卖出198万港币。在暴跌之下,南下资金必然“很受伤”。

沪深交易所表示,对辉山乳业股价大幅波动非常关注,已要求会员单位向投资者提示风险,并注重加强适当性管理。上交所称,已经提请港交所督促相关上市公司及时准确完整地向投资者进行信息披露。

上交所提示,近期港股通部分股票价格波动较大,由于港股的教育和监管制度与内地市场存在差异,上交所提示投资者在通过沪港通投资港股的过程中应该充分考虑自身的风险承受能力,谨慎交易理性投资。此外,深交所还启动了深港通应急联络机制,推动和指导会员加强港股通投资者交易。

另外,辉山乳业回归A股的计划恐怕也将受此拖累。辉山乳业董事会去年4月宣布,决定以公司全部或部分业务于上交所或深交所上市为目标,正式开展可行性研究。同时,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通知辉山董事会,为配合实现上述上市目标,他本人正在与金融机构商谈约70亿港币的融资事宜,并将以部分其持有的公司股份进行抵押。

在2016年的中期业绩发布会上,辉山乳业首席财务官苏永海进一步表示,计划于数月内完成业务重组的准备工作,未来倾向以IPO形式回归A股上市。公司现正进行财务审计等内部重组工作,希望于未来数月内完成,并尽快回归A股。不过,很快辉山乳业的回归计划就因浑水做空而蒙上阴影,而此次股价暴跌以及背后可能存在的债务风险,恐将使辉山乳业的回归计划遭受重创。(本报实习记者王兴亮对此文亦有贡献)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辉山乳业网贷融资额成谜

辉山乳业网贷融资额成谜

  • 北京青年报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