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会“飞檐走壁”:有个9岁娃娃 他有八块腹肌

重庆晨报 2017/3/25 21:06:50

倾斜的岩壁,为数不多的凸出的点,攀岩选手们在上面攀爬、腾跃,向上攀登。25日下午,中国攀岩西南联赛第一站在重庆市南岸区重庆游乐园黑公羊攀岩馆内举行,来自云贵川以及重庆本地的118名选手进行了激烈的角逐,其中最小的选手年仅9岁。

首次西南攀岩联赛 线路达到国际标准

“攀岩是一项冷门运动,重庆真正的爱好者只有300-500人。” 此次活动组织者、攀岩教练罗鑫介绍,随着攀岩进入奥运会,为了推动西南地区攀岩运动的发展,他们和云贵川的岩馆一起组织了中国攀岩西南联赛。一年要比赛四次,分别在重庆、昆明、贵阳和成都举行,这是西南地区首次、也是规模最大的一次民间准专业赛事,线路按国际比赛标准制定。

在攀岩馆内,岩墙上只有很少的几个攀岩点,有的攀登点距离相差很大,周围没有其他的着力点,参赛的选手一不小心就掉了下去;有的攀岩点处于头顶的位置,参赛选手只有用手指抓着凸出的攀登点吊着,凭手指力量腾跃到另一个点。

“这次攀岩比赛比的是攀岩中的攀石。”罗鑫介绍,攀岩项目主要分为速度攀登、难度攀登及攀石三种,速度攀登是同样的路线,看谁的速度快。难度攀登则是由裁判来定路线,依攀登高度来决定胜负。而攀石是选定数条线路攀登,完成数量多者取胜,线路难度由定线员来设定。

看起来最容易的线路反而难度最高

罗鑫就是此次比赛的定线员。他介绍,这次定了8条线,他们取掉了其他的岩点,只留下了线路点,很多线路点不到10个,选手需不借助外力,完全凭借力量和肌肉向上攀登,完成腾挪、窜越、引体向上等动作。

按规定,参赛选手在2个小时内,8条线都要爬,以线路的完成度、尝试的次数和耗费的时间来定名次。这次线路中3号、5号、6号线最难,线路达到了V7级,其中5号中有两个点距离足有两米,必须要有一个飞跃才能过去,考验的是选手发力和协调性。

而攀爬点最多的3号线看起来容易,实际上最难。“因为它是垂直的一条线路,手点多但很小,不好抓,而open点很大不容易抱住,反而最考验选手的技术。”比赛中,每当有选手爬上了3号线,围观的选手和观众都会给予热烈的掌声。

118位参赛选手 最小选手仅9岁

此次一共118名选手参加,重庆参赛者占了三分之一,其中女子组47人,男子组72人。在这项难度很高的比赛中,还出现了不少青少年的身影,如贵州毕节市青少年攀岩队的小队员们就前来参加比赛。在这些选手中,最小的选手是重庆的王炳棠,今年仅9岁。

小小的身躯在悬崖峭壁上腾跃让人忍不住为王炳棠捏把汗,但他在上面却灵活自如,很快的就完成了一条线路的攀登。在昨日的比赛中,王炳棠完成了三条线路。“主要是这次比赛线路是按照成人的标准设置的,有些地方我臂展不够。”王炳棠说,他非常喜欢攀岩,这次比赛只是来体验一把和成年人比赛。

王炳棠在“岩友圈”中很出名,大家都叫他“王二哥”,因为有一个爱户外运动的老爸,他从4岁起就开始攀岩,7岁起就开始参加全国的攀岩比赛,8岁获得全国攀岩希望之星大赛的少年组第一名,并且获得了进入全国青少年攀岩集训营的资格。现在他已经有了八块腹肌。每到假期,别的同学可能是跟着父母出去旅游,而他是跟着老爸去阳朔、丽江等地攀岩。

攀岩运动强调提前准备“有惊无险”

这么会攀岩会不会和同学出去玩时露一手,王炳棠沉稳地说:“爬树翻墙这种没有安全保护措施的行为我不会做,这太危险了。”

“很多人认为攀岩危险性高,但其实它最重要的就是安全。”前来现场观战的中国攀岩国家集训队队员马自达说,攀岩素有“高山芭蕾”、“岩壁上的艺术体操”之称,只要按照规定来操作,这个项目完全可以用“有惊无险”来形容。

“我攀岩十多年,从来没有受伤过。”今年25岁的马自达说,在攀岩中速度攀爬和难度攀爬都是要求保护绳等保护措施,攀石在下方会有至少50厘米厚的保护垫,充分保证人员的安全。而在户外攀岩时,如果看到有适合攀登的线路,他们会多次勘察确定路线,安装好保护装置再进行攀爬,从来不会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去攀爬。

对于前段时间在沙坪坝鸡公山山顶摆拍坠崖的杜先生说他是徒手攀岩,攀岩教练罗义勇表示,这是对攀岩的误解,攀岩运动不会在没有保护、没有实现准备的情况下徒手攀登,更不会做那种动作。如他们会分析重庆的砂岩容易吸收不适合攀爬,反而石灰岩稳定性强适合攀爬。

重庆攀岩居全国中上水平 普通市民上手很容易

“重庆比赛中几位领先的选手处于全国中上水平。”16岁就入选国家队,17岁就获得中国攀岩锦标赛全国冠军的马自达说,从他现场的观察情况看来,重庆选手整体水平不差。

马自达说,目前攀岩比赛发展仅30年,相比国家队选手,他说,其实爱好者们在指尖力量等专项力量上和运动员们比并不差,不过因为缺乏专业指导和训练,在技术上不全面,如在重心转移等处理上会差一点。

“攀岩是人类的天性,作为一项运动入手简单,很适合普通人参与。”马自达说,攀岩是一项力量、技术、头脑综合性很强的运动,光靠力量不行,更要善于思考,才能在岩壁上“飞檐走壁”灵活自如。现在这些运动的参与者年龄逐渐年轻化,现在女子组全国冠军年龄最小的获得者仅12岁,而运动员到了四五十岁还能参赛,其实是很适合全民参与的一项运动。

马自达说,目前攀岩国家队正在积极的备战2018年的亚运会和2020年的世界杯,还有下个月将在重庆举行的攀岩世界杯,他希望有更多的市民来加入攀岩运动中来。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雍黎 杜海 摄影 苑铁力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