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平均年龄69岁的老邻居义工团 撑起了曾经差点“倒灶”的老年食堂

杭州日报 2017/3/26 11:07:00

3月22日清晨5点40分,塘栖古镇仍未苏醒,72岁的傅志洪便挎着菜篮子出门了。

坐4站路的公交车,老傅在6点前赶到了菜场,他要买当地菜农自家种的蔬菜。“菜农自产自销的蔬菜不但新鲜,价格也实惠。”买完菜,老傅并没有回家,而是直奔塘栖镇南苑社区老年食堂,“每天要供20多个人吃饭,要精打细算的。”

义务给社区的孤寡老人准备午饭,老傅和15位邻居坚持了10个年头,也正是这个平均年龄69岁的“老邻居义工团”,撑起了曾经差点“倒灶”的老年食堂。

有人不愿干,有人不相信

老伙计们偏要坚持出个样子来

南苑社区老年食堂启用于2007年,当时,社区请了2名烧饭师傅。可是,因为嫌工资少,烧饭师傅做不到3个月就走人了。

南苑社区的老龄化程度很高,30%以上的居民是老人,其中还有二三十位孤寡老人,自己开伙很不方便。但没了掌勺的人,光有清锅冷灶能让老人吃上热乎饭吗?

热心肠的老傅和几位老邻居一商量,决定成立“老邻居义工团”,不领一分钱工资,为社区老人们做饭。一开始,义工团只有6个人,后来扩编到了15人,年纪最大的义工77岁,最年轻的也已经50岁了。

义工团的分工很明确,老傅负责买菜,其他义工分成几组,保证每天2个人上班,轮流做义务厨师。

义工团的行为让社区里一些年轻的居民想不通。“他们问社区给我们多少钱,我说我们不拿钱,他们就说看我们能坚持多久。”面对这种质疑,老傅很不高兴,“我告诉他们,除非老了干不动,我们会一直给老邻居们烧饭!”

10年,老傅和义工团用了10年时间践行当初的诺言。

都是家常菜,一餐5元钱

这口热乎饭让老人们吃得落胃

3月22日的菜单是两荤两素:大排、千张包、豆芽菜、海带丝。“10年了,邻居们的口味我们都摸透了,我们烧的都是家常菜,大家都很喜欢吃。”老傅拿出一个本子,4月份的菜单他也已经拟好了。

当天的千张包是由老傅买回千张,轮值义工胡赞红和马淑会动手包的。“老年人肠胃不好,外面卖的千张包肉不多,而且也不知道肉新不新鲜。”胡赞红72岁,说起话来笑眯眯的,她和老傅一样,坚持做义工10年了,“退休了,我又不喜欢打麻将,能给邻居们烧饭,挺高兴的。”

当天来老年食堂吃饭的有20位老人,都是提前一天来预订的。老年食堂做的是午餐,一餐5元钱,如果老人想晚上也吃食堂饭,可以中午打包回家。

“我一个人在家吃饭很孤单,食堂就像一个大家庭。”68岁的老裴前几年老伴过世,他便把餐桌摆到了老年食堂里,老酒咪咪,和邻居们谈谈天,冷清的生活又变得热闹起来。

81岁的高凤仙双目失明,耳朵也几乎听不见了,她的老伴唐胜天今年85岁,子女们平时不能时刻陪在二老身边。去年,老唐摔伤了腿,行走不便,义工们就每天打好饭菜,送到二老家中。“没有他们,我们吃饭都成问题了。”高凤仙哽咽着说。

干不动咋办?有人顶上来

不少邻居主动要求加入义工团

“除非老了干不动”,这是老傅当年一气之下说的话,但随着时间推移,这确实成了现实问题。

老傅说,他自己目前身体还健朗,能再给邻居们烧几年饭。但是去年,义工团最年长的老大哥因身体原因不得不结束义务服务,大伙开始思考“干不动怎么办”这个问题。

老傅找到社区,提出希望招募新义工加入义务服务。招募一发出,来应征的人还真不少。经过一番遴选,刚刚退休的黄红英脱颖而出,现在已经开始了见习期。“她为人务实,为大家考虑得比较多,也比较有担当。”老傅说,下周,黄红英就能转正了。

现在,义工团完全不担心老义工干不动无人接班。“社区里还有5个人在排队等上岗呢,我们的后备力量很充足。”老傅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