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空竹,就好这口(我运动我快乐)

人民日报 2017/3/28

朱元宝(前)在教孩子们抖空竹。
本报记者 孙 振摄

看人民映像
品百味人生

“嗡嗡……”走进合肥市蜀山区华府骏苑小学,合肥市民朱元宝正带着一帮小孩玩抖空竹,别看他已年近六旬,二三年级的孩子也都是小不点个头儿,但抖起空竹来个个身手不凡:只见各式各样的空竹在细线上跳跃,时而在头顶,时而在足下,时而又在半空中停留空转……“猴子上树”“回头望月”“拉小提琴”,各种“摆酷”的花样造型,一旁的大人孩子瞪大了眼睛驻足观看,纷纷慨叹“还真是那么回事儿”。

“10年了,好的就是这一口。”勤学苦练,切磋技艺,到小学校教学,进社区义务表演,谈起空竹,朱元宝似有说不完的故事,用他自己的话讲,这比玩起空竹呈现的各种花样还要精彩。

勤学苦练

“看着别人耍出来各种花样,心里就直痒痒。”20年前,朱元宝每天工作忙得不亦乐乎,但一见到街头、公园里有抖空竹的,就凑上去跟人家聊两句,基本动作怎么做,花样要怎么抖,问个究竟。

“那个时候,老想上去过把瘾呢。”在朱元宝看来,抖个把小时空竹,运动健身的同时还能耍造型摆酷,“这感觉,想想都得劲儿。”

2007年,朱元宝工作上闲了下来,但运动锻炼一刻没闲着。“把空竹好好学一学”,朱元宝仿佛找到了生活的乐子,专门买了一套有关抖空竹的教学光盘,跟着光盘边看边练,一周总有几天要起个大早,到公园、校园、社区晨练,和那些经常玩空竹的“竹友”们切磋请教。

“空竹看着简单,但要把一个个花样都掌握住,还真不容易。”初学阶段,一个动作花样,朱元宝每天要练习上百遍,上午个把小时,下午个把小时,晚上再对照视频,琢磨着动作怎么弄才好看。

“快的时候空竹高速运转,能达到每分钟几百转的速度。”朱元宝坦言,为了练会不同的花样,空竹打到腿上、飞到脸上是家常便饭,也没少叫苦叫疼。

没啥窍门,就是靠着勤学苦练,钻研切磋,如今朱元宝一边抖空竹,一边享受运动带来的快乐:广场上,只见他一手提一手送,不断抖动,空竹随之或转圈,或跳跃,或停在半空中,而朱元宝时而摆个造型,时而故作享受状,时而卖弄玄虚告诉身边的练习者,“运动和做事一个理儿,要想做出点儿名堂,就得下苦功夫才行”。

现在,能掌握几十种花样,去河沿、公园过瘾的抖抖空竹、健健身,朱元宝的日子过得充实而开心,“玩空竹这么多年,身体没毛病,越玩越带劲儿,越活越年轻”。

耐心授课

往返近两个小时的车程,和学校协调课程设置、教学安排,在网上给孩子们“量身定做”空竹,要求轻的、塑料材质的、打着人不太疼的……朱元宝的另一个身份是合肥市蜀山区华府骏苑小学的兼职体育教师,在他看来,运动的快乐不仅是自己玩儿着高兴,还在于和孩子们一起分享。

尽管每节四五十分钟的课程,只有80块钱课酬,有时还要垫付买空竹的钱,可朱元宝乐在其中,在他眼里,空竹像是一个桥梁,把自己和孩子们联系在了一起。每次带新的班级,有的孩子一两遍就上道儿,有的教个七八遍都不行。咋办?朱元宝一边自己耍着各种花样,吸引孩子们的兴趣,一边用他的鼓励式教学,让孩子们感受到运动的快乐。

“你今天的动作做得比上次漂亮多了”“这几堂课你是进步最快的”……朱元宝越是使劲儿地表扬鼓励,孩子们越是卖力地练习,用朱元宝的话说,“常常能看到他们苦练时一本正经绷着的小脸儿,以及额上渗着的汗珠。”

“哪吒登轮”“猴子捞月”……孩子们终于练就了各种花样技能,在各种汇演中,还能跟着朱元宝的节奏照葫芦画瓢,孩子们笑了,朱元宝也很开心。

“每当看到一个个‘小不点儿’,从初学时的没啥天赋,到最后能把空竹抖得像模像样,开心地在操场上‘炫耀’,自己就非常高兴。”如今,学生一拨接一拨,老朱乐此不疲,用他自己的话说,“经常和孩子们打成一片,自己也开心得像个大小孩儿。”

分享快乐

成立空竹表演队并担任队长,带领队伍进社区,进学校表演。过去几年,朱元宝一点儿没闲着,走街串巷表演空竹,想把运动的快乐分享给更多的人,也希望能让民间体育得到更好的普及。

“都是免费表演,但也很有干劲儿,每次都能感受到大伙参与其中的热情。”朱元宝说,每次都会引来不少旁观群众,队员们甩开膀子抖得起劲儿,观众们看着热闹掌声连连,有时候哪怕失误了,那种运动的快乐照样能传递给每一个人。

第一次进社区表演,4个人组成的表演队编排了近3分钟的花样动作,但由于初次表演比较紧张,还是出了问题。朱元宝回忆,一个队员动作失误,空竹从线上掉了下来,但他没有马上去捡,而是仍然假模假式的跟着做,中间穿插各种搞怪动作,把现场观众都给逗乐了。

“每回表演下来,总会有一些好奇观众,表现出浓厚的兴趣,还会过来问问基本动作,怎样入门。”朱元宝说,“有时候还会遇到高手指指点点,过来切磋技艺,中间甚至还能学会一些新的花样动作。”

虽然现在家里的事情多了,朱元宝参与的表演活动少了,但仍然坚持到学校里教课。“一方面继续感受空竹运动的快乐,一方面从娃娃抓起,希望民间体育能够更好地普及。”朱元宝说。


《 人民日报 》( 2017年03月28日 16 版)

延伸阅读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