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娃出生第二天被遗弃 1243天等不来亲生父母

广州日报 2017/3/30

黄位耀夫妇和阿布在一起。

出生的第二天,阿布就被母亲遗弃在省二医儿科的重症病房,不同于别的婴儿有着父母关切的目光,在这里医生护士成为了他的”父母“。

他被取名阿布,一步步地学会坐、爬、立。1岁后,阿布仍然等不来他的亲生母亲。

医院分管儿科的副院长黄位耀和妻子决定助养这个孩子,把孩子接到家中,后来妻子辞职全力照顾孩子。这1243天,小阿布和医生护士、黄家一起度过,如今阿布正在度过人生第4个春天。

去年,医院以黄位耀助养弃婴阿布为原型,自编自演的微电影《阿布》还获得了广东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主题微电影大赛二等奖。

在广州市桥的“家”里,3岁半的阿布看着阳台的小树冒出新芽。和别的男孩一样,他爱笑、爱跳,最近还爱上当“导演”,和家人进行角色演出。“父亲”黄位耀说,唯一不同的或许是他身上的衣服鞋子都穿不完,亲朋好友以及医生护士送给他的衣服、鞋子太多了。

其实从严格意义上来说,“父亲”黄位耀只是一位志愿者,阿布是黄家助养的孩子,他是一位被生母遗弃在医院的弃儿。

用广州话来说,阿布是个很“精灵”的孩子。

有一次,一位老朋友和黄位耀谈起阿布被遗弃在医院的经历,并没有注意到阿布在一旁玩耍。“没想到,阿布很生气,跑过来用小手捂住了他的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这是阿布不到2岁时让人惊讶的一幕。“大家以为他不懂。”黄位耀说,大人们也不知道孩子或多或少会明白自己的身世。

出生次日至今 他等不来父母

阿布生下来并没有名字。阿布要上幼儿园,黄家给阿布取了一个名字,叫黄布江。“江”是妻子江曲的姓。“阿布”是医院儿科护士长黄惜华给取的名字。黄布江名字的寓意是希望阿布在他们夫妻两人的呵护下健康成长。在幼儿园,他还有英文名叫Bobo。

在小区里,遇到别的小伙伴,互相介绍家人的时候,阿布会很骄傲地对小朋友说:“这是我的爸爸妈妈。”黄位耀说,孩子说“我的”的时候说得特别重,一定要强调是他的,好像害怕别人抢走似的。

2013年11月1日,阿布在广州增城小新塘社区医院出生。36周早产,因患新生儿肺透明膜病,随后就被转到了省二医儿科重症监护室。黄位耀是这家医院的副院长。

在儿科医生护士的抢救下,孩子安然渡过难关,可是迟迟等不来父母。小阿布就这样成了一个特殊的孩子。他在儿科,看着监护室里的婴儿一个个被父母抱走。玻璃窗外,别的孩子都有父母关切的目光,唯独阿布没有。医院儿科的医生、护士成了给他换尿布、给他喂奶的“家人”。主管儿科的副主任医师梁剑说,阿布会收到各种礼物:医生护士的数瓶母乳、奶粉、二手玩具、衣服鞋子。

1 1

再生父母 实际上他们是助养志愿者

1岁正是探索外部世界的时期,重症室小床的围栏都拦不住小阿布了。阿布没有人来接,也送不走。若继续在儿科抚养,容易感染,不利于孩子成长。医院在院长办公会上开会研讨阿布的抚养问题。

谁来当志愿者助养一段时间呢?养得好,没问题,若有什么意外,未来或许还会惹来官司。

当时分管儿科工作的副院长黄位耀说,他愿意当这个志愿者,带孩子到自己家中助养。“我们夫妻俩也没有太多考虑,当时我在外出差,接到他的电话,我就答应了。”妻子江曲说。于是,2014年11月10日,阿布从海珠区新港中路466号大院省二医儿科被接到了番禺市桥的黄家。

这是一个双职工家庭。曾经在非典期间立过一等功的黄位耀现在是医院的领导班子成员,妻子江曲是一位资深会计。于是,江曲73岁的老母亲杨秀华成为了阿布的“外婆”。

当时黄位耀的儿子已经25岁。20多年没有再抚养过幼儿的黄位耀夫妇又再次经历高强度育儿的艰辛。小阿布经常深夜一两点就开始哭闹,黄家人一晚要起来两三次。

不少朋友不理解黄位耀。再过几年就退休了,带自己的亲孙子不是更好吗?黄位耀笑一笑说,小阿布确实是需要他们。

成长烦恼 幼儿园里没有户口的孩子

在黄家,阿布像个小树苗一样茁壮成长。这个健康的小男孩跑得飞快,老人根本都追不上了。在阿布2岁时,51岁的江曲选择主动辞去工作,告别33年的会计生涯回到番禺家中专心照顾阿布和老人。

可是,阿布快满3岁,还没有户口,没有身份证,没办法入学。去年9月,黄位耀想尽办法,请人帮忙,最后终于让3岁的阿布上了一个私立的幼儿园。每个月2300元的支出都是黄家自己掏钱。于是,阿布像别的孩子一样有了同学、老师。

不过 “因为他没有身份证,我们都出不了远门。”江曲说,有一次朋友们约好一起去东北,她想带阿布一起去,结果因为阿布没有身份证无法成行。

如今,阿布从刚进家门的身高68 cm的幼儿长到了90cm的小帅哥,从体重9kg瘦小孩变成了 12kg重的壮男孩;从牙牙学语到现在能流利用广州话、普通话与成人对话。

孩子心声 他只是想要一个温暖的家

阿布在黄家也带来了很多欢声笑语。每天爸爸回家阿布第一个在门口迎接的,小手拍拍“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每次出现这场面全家人都特别开心。

去年年底,医院也曾向法院提起诉讼,希望他的亲生父母能把孩子带回家。他的父母并未出庭,也没有任何的回应。“若亲生父母来接,还符合人性需求。若交给福利院,我真的不想让他再一次失去‘父母’。”黄位耀说,这2年多来,阿布与他们已是一家人。

他难以想象若他们将阿布送离黄家到福利院,阿布会哭得死去活来。他宁愿一直当阿布的父亲,“从他出生后到如今1243天,就是希望这个年幼的生命能有一个温暖的春天,一个给他温暖拥抱的家。”黄位耀说。(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何雪华 通讯员高龙)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