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项改革事项没完成督察组现场问究竟

四川日报 2017/3/30 7:05:00

——全省全面深化改革常态化督察首站直击

□本报记者 梁现瑞

3月29日上午9点30分,成都市汪家拐街,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15楼会议室内,一场特殊的会议开始了。

会场内,省委副秘书长、省委政研室主任、省委改革办常务副主任曾卿一行对面,坐的是省卫生计生委、省发展改革委、省委编办、省人社厅、省教育厅等部门相关负责人,两边是省卫生计生委各处室以及省中医药局等单位的相关人员。

2017年是全面深化改革向纵深推进的关键一年,是省委确立的“改革落实年”。全省全面深化改革的工作重点要进一步转到集中力量抓好改革部署落实和重点领域改革攻坚上来。每月一次的全省全面深化改革常态化督察,首站选择公立医院改革。督察内容是省卫生计生委牵头制定、去年4月印发的《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自查报告显示,《意见》中共计20项具体的改革任务,已完成13项,还有7项已启动、尚未完成。督察组分别就20个改革事项一一询问:已经完成的,有哪些具体做法,取得了哪些实际效果;没完成的,要给说法。

条分缕析,你问我答——督察更像一场考试,现场气氛紧张。

已完成的要亮证据、拿数据

“最让我高兴的是,全省老百姓医疗费用中两个关键指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作为牵头单位负责人,省卫生计生委主任沈骥介绍了近一年来全省城市公立医院改革的情况。“两个低于”是指城市公立医院门诊、住院次均费用和增幅,都比全国平均水平低。

接下来,沈骥按照《意见》确定的20个具体改革事项逐一道来。

关于强化信息化建设这一项,沈骥举例说,之前城里人带小孩看病,抱着娃娃满城跑,一个医院满了,只好到下一个。现在,利用互联网手段打造了“宝宝快医”公众服务平台,向用户提供在线预约挂号、住院床位查询等多项医疗服务,有了这个平台,居民上网一查就知道哪家医院还有号。

“医疗改革就是要让老百姓有获得感。”曾卿表示认同。

“也有遗憾。”沈骥话锋一转。过去十年来,大医院规模越来越大,出现“双重虹吸”效应,加重了群众的医疗支出。随着城市公立医院改革的推进,这一情况逐步改变,但依然任重道远。

沈骥的发言结束后,曾卿一行逐条对改革事项进行询问,现场各相关部门负责人进行回答。对于“同步降低药品耗材器械费用”一项,表格上显示“已完成”。曾卿表示:“降低药品耗材器械费用,应该是一个长期过程。”

承担此项任务的省发展改革委同志接过话头:“降低上述费用,确实是长期的过程,但我们通过改革形成了一个机制,今后,这些费用的调整将在这个机制内进行,所以认定为完成。”对此,曾卿予以认可。

类似的地方还有好几处,对于自查环节认定为“已完成”的项目,督察组没有放过,依然频频发问,“‘已完成’不能是一句空话,要有实际的举措,真实的数据。”由此,“亮数据”成为现场的热词。

未完成的给理由、拿说法

督察的重点在7个已经启动而尚未完成的改革事项上。

按照省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的要求,到2017年底,2014年至2015年出台的51个专项改革方案要基本落实并销账,正式出台半年以上方案中的“具体改革事项”完成率要达到60%以上。

按照这个标准,上述《意见》出台近一年,已完成65%,尚有35%的事项没有完成,尽管符合进度,督察组还是仔细问个究竟。

“有的事项未完成,因为国家相关政策还没有出台。”省卫生计生委体改处处长赵永红解释。

“还有判定标准方面的问题。”省发展改革委收费管理处处长林挺解释,比如同步理顺医疗服务价格的问题,去年我省取消了药品加成,今年将进一步推进,但这是长期的过程,不能一蹴而就。

类似的情况还有完善科学办医机制、完善法人治理机制、健全收入分配制度、落实双向转诊等项目。多轮紧张应答之后,对7个已启动但尚未完成项目的督察完毕。“接下来,我们将进一步梳理核实,推动已经启动尚未完成的事项尽快完成。”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徐旭说。

当天下午,督察组还前往省金融工作局,就《四川省金融改革实施方案》和《关于加快推进西部金融中心建设的改革实施方案》两个改革方案的落实情况进行督察。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