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遏制没那么简单!俄罗斯斗法美国多年办法多多

中国军网综合 2017/3/30

近段时间以来,美俄间并没有出现国际舆论之前预计的所谓“双普合作”,反倒是因为制裁等问题,美俄间旧仇未解、又添新恨,特别是美国和北约在俄西部边境地区大幅增兵让俄寝食难安,美俄战略博弈进入新阶段。作为与美国斗争数十年的老对手,俄罗斯在破解美国战略遏制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针对美国推行的全方位战略遏制,俄罗斯在军事上多手应对,闪转腾挪,力保战略空间,巧妙化解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传统优势,给人们留下诸多启示。

请看今天出版的《解放军报》报道——

“亚尔斯”洲际弹道导弹。资料图

且看“战斗民族”如何打破遏制

保持强大核威慑,弥补相对劣势

与美国相比,今天的俄罗斯已没有能够实施全球干预的航母战斗群,没有全球部署的军事基地网,高精度武器的研发也进展缓慢,只有核武器尚能与美国达成基本平衡。“确保相互摧毁”是俄美战略平衡的关键要素,让俄不得不对核战略格外重视。

俄罗斯长期保持着陆海空“三位一体”的核力量,并对美国发展导弹防御系统平衡其核反击能力的企图保持着高度警惕。据美国国务院2016年资料显示,俄罗斯部署的核运载工具略少于美国,而携带的核弹头数量高于美国。“亚尔斯”等新型陆基洲际弹道导弹具备速度快、携多枚分导弹头、飞行中变轨等特点,能有效突破反导系统的拦截。“北风之神”级弹道导弹核潜艇配备“布拉瓦”潜射导弹,突防能力强,水下航行噪音甚至低于美国“俄亥俄”级核潜艇。俄还准备恢复实施苏联时期曾令美国恐惧的核导弹列车计划。

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已明确放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诺,意在将威慑效果发挥到极致。十几年来,俄罗斯几乎所有大规模军演都突出显示了有限核打击的模拟。俄强大的核反击力量始终是悬在美国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使其对俄心存忌惮,不敢过度相逼。乌克兰危机发生后,普京多次强调俄罗斯拥有强大的核战力,声称在克里米亚行动期间已经准备让战略核力量进入紧急戒备状态。

积极发展反制手段,破解对手优势

俄依据对其国家安全威胁的最新评估,制定新版《国家武器装备发展计划》,全力打造可抗衡美国战略威胁的强大军事力量。

核常兼备,提升“非核遏制”能力。俄在2014年版《军事学说》中提出了“非核遏制”概念,表示将在理性发展核力量的同时,着重构建具备强大非核遏制力的常规力量,逐步转向“核”与“非核”战略手段的同步运用,突出发展远程常规打击力量,通过研发装有常规弹头的洲际弹道导弹和高超音速巡航导弹来建立自己的“全球快速打击系统”。

扬长避短,发展“非对称回应”手段。俄罗斯“非对称回应”强调的是找准对手弱点,发掘己方局部优长,通过低成本高效益的技术手段遏制和打败强大对手。为避免重复过去苏联与美国军备竞赛的悲剧性结果,俄在“矛”和“盾”中选择廉价且更主动的“矛”,即发展战略进攻手段,提升导弹突防能力,使美国反导系统在长期高投入后依然无法保证成功拦截,从而继续保持核战略平衡。

主动出击,通过“实战用兵”谋局造势。中东地区是大国博弈的重要舞台,是美国全球战略的关键地区。美国企图利用乌克兰危机将俄罗斯牵制在东欧边境,俄却暗度陈仓,迅速在中东地区这一美欧重穴落子,让西方措手不及。从2015年9月30日俄战机首次发动空袭,到2016年3月15日普京突然宣布撤军,俄军在叙利亚创造了“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神话,此后也仍掌握着在叙军事行动的主动权,既保住了盟友叙利亚政权的稳定,也使乌克兰问题淡出国际视线,减轻了压力,颇有围魏救赵之妙。

坚守传统势力范围,捍卫安全底线

苏联解体、北约东扩,造成俄安全“隔离层”越来越薄,不安全感剧增。俄将前苏联地区视为最后的战略缓冲区和安全底线,一方面阻止独联体国家投向西方,另一方面以核威慑和战争意志遏制西方在该地区的渗透和干预。

强化独联体集体安全合作,抵御西方渗透。苏联解体后,为应对美欧在后苏联空间的渗透,俄与独联体国家组建了俄白联盟、关税同盟、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欧亚经济联盟等地区组织机构,其中集安组织具有军事同盟性质。俄还为独联体国家军队提供廉价武器装备,保持以自己为核心的传统军事技术合作关系,筹建独联体国家联合防空体系共同应对空天威胁,并在欧洲方向和高加索方向组建地区军队集群,以拱卫外围安全。

以“地区遏制”和武力胁迫慑止阵营内国家倒戈。俄不惜降低核门槛推行“地区遏制”,在其军事学说中明确承诺向盟国提供核保护伞,慑止周边国家向西方和外部伊斯兰势力靠拢。俄曾将能源优势化为“战略武器”,遏制乌克兰“西倾”,在乌全面倒向西方时,利用危机果断收复克里米亚半岛;也曾在吉尔吉斯斯坦掀起一场“俄式颜色革命”,扳倒了在驱逐美军基地问题上对俄“阳奉阴违”的巴基耶夫总统;还曾对格鲁吉亚迅速实施“强制和平行动”,并同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结盟以巩固战果。俄对格、乌等国的行动,不仅惩戒了周边国家对俄罗斯权威的挑战,也使美西方领略了其为捍卫国家利益底线不惜一战的决心与意志。俄宁可冒着同西方发生军事对抗的风险也要收复克里米亚,其本质不在于增加那不足千分之二的版图,而是要坚决刹住西方对俄战略挤压的惯性。这让西方不得不去思考,冒着核战争的危险干预是否明智。

以“混合战争”化解西方优势,实现战略目标

“混合战争”概念最早由美国提出。俄罗斯在研究美国发动低强度战争和推动“颜色革命”特点的基础上活学活用,将其发展为俄式“混合战争”理论,并在乌克兰和叙利亚战场付诸实践。北约虽然在常规军事力量上占据明显优势,却一再陷入被动。

2014年2、3月间,俄以大军在乌克兰东部边境虚张声势,同时派遣特种部队秘密前出克里米亚,兵不血刃地控制了半岛,随后组织当地公投,通过法律手段将克里米亚划入俄罗斯版图。特种作战、舆论调控、争取民心等“混合战争”手段在行动中都有精彩表现,彰显了其综合利用紧急部署、电子战争、信息作战、特种部队和网络通信等手段应对国内和国际社会的能力。这种将常规力量与非常规力量相结合实施的“非战之战”,一度让西方难以找到应对之策。

叙利亚是俄实施“混合战争”的又一试验场。俄军以打击“伊斯兰国”的名义在叙利亚境内展开军事行动,既打极端组织又打叙反对派武装,同时团结中东什叶派力量,争取土耳其,分化美欧阵营,并利用伊拉克、利比亚出现的乱局抨击美国,推翻现有政权只会让国家陷入混乱,反证其保护阿萨德政权的正义性,赢得国际舆论的支持。美国最终不得不与俄协调反恐行动,容忍阿萨德政权继续存在。(曹永胜)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