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是兑现竞选承诺!特朗普“重建”美军背后另有深意

中国军网综合 2017/3/30

2017年3月16日,美国白宫公布了2018财年联邦政府预算纲要报告,提议大幅增加国防预算540亿美元,同时削减国务院、环保局、农业部等非国防支出,希望在不扩大财政赤字的前提下增强美国国防安全和“硬实力”。

无论在竞选中还是在执政后,特朗普一直力主提升美国国防实力。2017年1月27日,特朗普上任刚满一周,就在五角大楼参加新任防长詹姆斯·马蒂斯就职仪式上签署行政令,指示马蒂斯对美军战备状况、国防预算、弹道导弹防御以及核态势进行全面评估,意图通过增加军费、扩充兵力、增购武器等方式“重建”美军。4天后,美国国防部出台执行备忘录,公布了“重建”美军的“三步走”方案。“重建”美军计划颠覆了奥巴马政府的防务政策,反映了特朗普政府“以实力求和平”的理念,将成为未来一段时期美军建军备战的主基调。

请看今天出版的《解放军报》报道——

这是3月16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拍摄的2018财年联邦政府预算纲要报告。

近日,美国公布了新年度政府预算纲要报告,提议大幅增加国防预算,特朗普政府提出的“重建”美军计划开始逐步启动——

特朗普为何要“重建”美军

增经费与扩规模并举

1月27日签署行政令当天,特朗普称将向美军官兵“提供新飞机、新舰艇、新资源和新工具”。虽然正式计划尚未出台,但综合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提出的建军方案、传统基金会等顶尖智库的对策建议以及美国国会相关报告观点,“重建”美军计划将主要围绕“增军费”和“扩规模”两条主线展开。

首先,提高战备水平,大幅增加国防预算。特朗普在行政令中指示马蒂斯在30天内对美军战备状况进行评估,根据评估结果提交2017财年预算修正案,并会同白宫管理和预算局在5月1日前重新提交2018财年国防预算申请,为“重建”计划提供经费支持。

3月16日,特朗普政府公布了任期内首份联邦预算纲要报告,其中2018财年国防预算比上一年增加540亿美元。与此同时,在白宫支持下,美国国防部以提升军队战备水平和打击“伊斯兰国”等为由,要求国会为2017财年国防预算追加300亿美元。需要指出的是,2018财年国防预算纲要报告包含了5740亿美元的基础国防预算,远超《2011年预算控制法案》规定的5490亿美元上限,这将为特朗普政府最终废除该法案进而增加国防预算奠定基础。

第二,重拾“两场战争”理论,快速扩充军队规模。美国参议院武装力量委员会和传统基金会等保守派智库都认为,在当前全球安全形势下,美军的建军备战思路应从奥巴马时代的“打赢一场大规模地区性战争+慑止一场地区性冲突”恢复到“同时打赢两场大规模地区性战争”上来。为达成上述目标,美军必须尽快扩充兵力规模。

图片资料:杨 磊

强实力与谋转型兼顾

特朗普“重建”美军的计划赚足了眼球,事实上,该计划的出台并不仅仅是兑现竞选承诺,其背后有着更深用意。

其一,贯彻“以实力求和平”政策。“重建”美军行政令开宗明义指出,“以实力求和平”是重建美国武装力量的政策基础。美国保守派智库代表传统基金会认为,美军当前存在规模偏小、资金不足、战备不高三大问题。

2012年以来,随着奥巴马政府逐步结束“两场战争”,美军启动了裁军计划。过去5年,陆军裁员达10万,其他军种均有裁减。据统计,当前美国海军拥有各类舰船274艘,几乎是1991年时的一半;空军规模只有1991年时的三分之一;陆军则处于1940年以来最小规模。压缩规模的同时,美军承担的任务有增无减。从阿富汗到伊拉克的反恐行动,从重返欧洲到增兵亚太,美军海外部署任务空前频繁。正如空军部长德博拉·詹姆斯在去年8月指出的,空军规模历史最小,但任务量却是过去35年之最。在“自动减赤”的压力下,美国军方不得不重点保障当前行动需求,一定程度上忽视了战备建设。今年1月30日,美国参议员麦凯恩在《华盛顿邮报》上指出:“日益严峻的威胁、不断减少的预算、日渐老化的装备、持续缩小的部队规模以及高频率行动节奏,导致军队出现了战备危机。”美军此番“重建”,首要目标是解决战备不足问题,意在通过提升军队战备水平强化美军威慑力。

其二,实现美军建设“华丽转身”。过去十多年,美军的装备采购、战术发展、军事训练主要围绕打赢反恐战争展开,导致美军常规作战能力出现下滑。近年来,美军的威胁判断发生重大变化。反恐、反暴乱作战不再是美军的首要关注点,应对大国冲突成为美军建军备战的主线。

美军此番“重建”,表面上是数量规模的扩张,更重要的是质量结构的优化,这正是特朗普称其为“重建”的原因所在。从本质上讲,此次“重建”是对美国国防资源分配的“再平衡”,重点是加大对高精尖武器装备领域的资源投入,通过将国防资源聚焦到备战高端战争加大其与其他国家相比的优势,维持美军的全球霸主地位。

好机遇与多挑战并存

特朗普“重建”美军计划一经公布,立即遭到多方质疑。分析人士认为,该计划可能陷入“雷声大,雨点小”的境地。必须看到,在强化美军实力方面,特朗普面临两大机遇。

首先是国会支持。特朗普赢得大选后,共和党拿下了参众两院的多数党地位。这意味着在许多重大问题上,白宫和国会将在一条战壕里作战。其次是舆论有利。在连续多年预算下降、军方反弹以及保守派智库渲染下,国会、白宫和美国民众在强化军力方面已经形成共识。

然而,尽管特朗普眼下正踌躇满志,马蒂斯执掌的五角大楼也行动迅速,但“重建”计划要变成现实,还须克服两大障碍。

一是预算阻力。据美国国会预算局估计,陆军每增兵1万需额外支付16亿美元,增兵9万仅人头费就需花费近150亿美元。海军扩军计划更是代价昂贵:福特级航母每艘100亿美元,弗吉尼亚级攻击潜艇每艘30亿美元……据美国智库企业研究所估算,要完全落实“重建”计划,每年至少新增开支550至600亿,这种增速是美国政府当前的预算环境难以支撑的。

事实上,对于特朗普的“重建”美军计划,共和党内部也存在较大分歧。共和党内预算保守派希望未来5年增加1000亿美元国防预算,而鹰派则要求增加4000亿美元。无论哪种方案,都需要突破《2011年预算控制法案》的限制,只要该法案依然生效,“重建”美军就将面临重重阻力。

二是人员招募难。近年来,随着美国就业形势的改善以及符合入伍条件人口比例的下降,美军人员招募工作举步维艰。传统基金会国防中心主任托马斯·斯波尔认为,特朗普增兵计划面临的人力挑战甚至大于经费挑战。

当前,美国陆军每年只能增兵1万,否则难以保证兵员素质。鉴于此,陆军参谋长马克·米勒和陆战队司令罗伯特·内勒尔都曾公开表示,愿意接受小幅增兵,以便将更多的资金用于装备建设。此外,新增的70多艘军舰也无法一夜之间到位。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研究员托马斯·麦肯在国会作证时指出,无论是特朗普承诺的“350舰队”,还是海军追求的“355舰队”,都无法在未来4至8年内建成。不难看出,特朗普快速扩军的愿望困难重重,“重建”美军之路也不会平坦。

从软实力到硬实力

■王卫华

近期,特朗普政府公布了新年度的政府预算纲要报告,除了国防、国土安全、退伍军人事务等方面支出大幅增长外,超过18个部门的开支被削减,一些部门受到的影响尤为严重,环保局、国务院、国际开发署和财政部国际项目的预算都出现了大幅下降。对于这一报告,白宫行政管理和预算局局长米克·马尔瓦尼说,毫无疑问这是一份“硬实力预算”,而非“软实力预算”。

世界的角逐,群体的角逐,人与人的角逐,其实都是实力的角逐。而实力也是有分别的。随着社会科学研究的深入,人们将实力区分为硬实力、软实力。所谓硬实力,就是能看得见、摸得着的诸如经济、科技、军事等方面的物质力量,它是各种实力的基础,属于支配性的实力。所谓软实力,就是硬实力之外的诸如文化和价值观念、体制制度、发展模式、生活方式、意识形态等所产生的影响力和吸引力,它如同一部电脑的软件,用好软实力,就会使硬实力发挥最大的价值和作用,并对其他软实力产生影响。特朗普政府公布的此份政府预算纲要报告传递出一个很强的战略信号:美国以往的对外软实力战略——在希拉里任国务卿时期被归纳为“巧实力”战略——或将大打折扣。

事实上,软实力与硬实力并非两个毫无联系的割裂的存在,软实力的发挥与硬实力的基础性地位密不可分,20世纪末期,美国学者约瑟夫·奈提出软实力概念,而这一概念自其诞生之日起,就是在为“实力”基础上的“霸权”服务,也就是用好“软”的“力量”,从而生成“征服人的思想和心灵”的能力,形成“心理霸权”。对此,约瑟夫·奈有过形象的论述:“军事力量提供了有助于形成最低限度制度的框架。军事权力为秩序提供的安全保障就像氧气为呼吸提供的保障一样:在出现匮乏之前是不大会被注意的。而匮乏一旦出现,就将成为最显著的问题。”正因为软实力与硬实力的密切关系,有学者指出:软实力只是“带着天鹅绒手套的一只铁掌而已”。

中国有句古话说,“腹有诗书气自华”,个人的气质来源于自身长期的修养,软实力与硬实力也是如此,没有硬实力的支撑,所谓塑造软实力或者发挥软实力终究是无根之花、无源之水。从这个角度看美新年度的政府预算纲要报告,无论是“硬实力预算”,还是“软实力预算”,特朗普政府调整政府预算的根本目的还是增强美国实力,进一步巩固其霸权地位,对此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陈航辉)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105个中央部门预算集中公布

105个中央部门预算集中公布

  • 经济参考报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