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左昔清:不救,孩子就死路一条

浙江在线 2017/3/30 12:09:00

浙江在线3月30日讯 (浙江在线记者 李玲玲 通讯员 郑冬来) “医生,我们不在医院治了,我要把儿子抱回家。”这是从医20多年来,左昔清第一次在与病患家属谈话时听到这样的话,尤其还是在有希望救治的情况下。当天在现场救治的医生急了,医院行政总值班杨志伟与左昔清等医生和家长商量,“能不能给我们医生一天时间,如果孩子还没好转,再带回家。”

之后,余杭区中医院近20名医护人员紧急投入了一场结局难料的救治之战。所幸结局圆满,孩子得救了。当时家长都说要带孩子回家了,为何医生还要坚持?

追问一:为什么一定坚持救

当时认为希望很大,不能放弃

讲述人:左昔清(余杭区中医院ICU兼急诊科主任,参与抢救,多次与家长谈话)

余杭区中医院位于塘栖,是镇上规模最大的医院。

3月14日下午4点左右,正在ICU的左昔清接到急诊室电话说有孩子溺水。左昔清接到电话就和同事章建良去了急诊。

4点26分,救护车到达医院。“当时情况不乐观,孩子爸爸当时说那医生就尽力吧。”

这是左昔清第一次和家属谈话。“医生尽力吧”,这几乎是所有家属对医生的请求,左昔清并没觉得这个爸爸有何不一样。

转折发生在抢救两个多小时后。“那时孩子生命体征稍微稳定一点,我们询问家长是否需要转到省儿保,如不转院,就得进本院ICU继续治疗。”这次孩子爸爸的回答却让参与急救的医生们懵了,“不治了,我要把孩子带回家自己治。”

“那个爸爸很坚持,最后表示他没钱。我们在场的医生就和他商量先不提钱,希望能给医生一天时间。”最终,孩子进了ICU。

为什么在家属选择回家的情况下,医院要坚持救治呢?左昔清说,“当时在急诊室抢救了两个多小时后,小孩瞳孔对光有反射,自主呼吸也出来了,血压也稳了,说明救治希望非常大。但家长的坚持,也让我们觉得要更慎重地决定,对孩子情况进行更全面的评估。”左昔清强调,他们不是盲目坚持,而是在救治有希望的前提下坚持的,“救,有活的希望,不救,孩子就是死路一条。”

追问二:不担心风险吗

压力很大,不过底气也有

讲述人:章建良(余杭区中医院ICU副主任,为有效救治孩子,当晚求助医生同学群)

小平平转进ICU后,章建良是当晚的值班医生。

“当家属同意继续抢救后,我们所有医护人员的压力是很大的。”回想当夜的抢救,章建良坦言很紧张。在和本医院儿科医生一起制定治疗方案时,章建良又想到了他的同学群,里面是余杭各个医院的业务骨干。章建良在群里发布信息,“患儿云南人2岁,溺水,复苏后,苏醒希望很大。目前烦躁,呼吸机不配合,镇痛镇静方面,请给我一些指导。”章建良的求助立即得到回应,有经验的医生迅速给出建议。

“当晚许多医生真是把压箱底的本事都传授给我了。”章建良说,“可以说当时是汇聚了整个余杭卫计系统的力量在救治平平。这也是我们坚持不放弃的底气。”

追问三:费用问题怎么办

医药费由医院捐款解决

讲述人:杨子健(余杭区中医院党委书记,对孩子父母表示治疗的钱由医院来想办法)

最终让平平爸爸安心在医院继续救治儿子的是余杭区中医院党委书记杨子健。

在平平进入ICU救治一夜后,王军安于第二天上午又找到医生,坚决要把孩子抱回去自己用老家土法子治,“你们现在不问我要钱,以后肯定还是要来找我的。”

杨子健代表院方来到ICU与家长沟通,“你把孩子留下看病,医药费我们医院负责,我保证医院以后也不跟你要钱。听了我的保证,孩子爸爸才点了下头。”

杨子健表示,在和王军安谈话之前,他先去看了孩子的状态,“我得判断下孩子的恢复情况,像他们这种家庭,若产生后遗症等那将不堪设想,而当时观察孩子情况比较好,这样我和家属谈就比较有信心。当然医院也没法直接减免费用,我们决定发动医护人员捐款。”

捐款共3万元左右,平平的治疗费是7000元,杨子健表示,剩余的钱医院会设立一个爱心慈善基金。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