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乡村:寻访乡村校长的感动故事》之② 杨进华:用“转山者”的倔强 撑起只有两个娃的“袖珍小学”

重庆微发布 2017/3/30 14:26:24

在重庆边远农村,一批批乡村教师、乡村校长扎根农村,他们放弃走出大山出去闯荡的机会,选择了留下来和孩子们在一起,在三尺讲台上默默耕耘,谱写着教育的非凡史诗。他们的教育情怀,他们的教育故事,他们的心灵感悟,值得去关注、去探寻、去传递。

    为此,《重庆教育》官方微信(微信号:cqjynews)联合华龙网教育频道特别策划推出《致敬乡村——教育记者走基层暨寻访乡村校长的感动故事》系列报道活动,通过传播和营造良好的社会舆论氛围,让更多社会公众关注和关心乡村教师、乡村校长、乡村教育,留住乡愁、守望乡愿,讲好乡村教育发展变化的“重庆故事”,传递关心与关爱乡村教育的正能量,让乡村教育这利国利民的崇高事业进一步绽放出希望与梦想的精彩。

    华龙网3月16日17时28分讯(王静 岳洪玉)循着山路,来到酉阳官塘。

    木巧小学,还在大山的另一边。三九天的高寒地区,冷空气直往裤腿里面灌,在山头站一会,“全副武装”的我们不禁浑身打起了寒颤。

    上山之后又下山,终于看见了飘在空中的那一抹红,“快看,五星红旗,马上就要到学校了。”随行人员兴奋地指着不远处喊。听到教室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杨进华开门迎接,热情而爽朗的中年人擦了擦手上的粉笔灰,一边把摆放整齐的小板凳拉出来,一边张罗道:“进来坐,进来坐,教室里面有暖冬设备,热乎。”

    扫眼一周,屋里有三张桌子,大的当讲桌,小的是课桌,两个学生正在认真的复习数学期末测试题,小手伸出来掰一掰,正确答案就跃然纸上。“这是杨老师教给我们的绝招,算起来又快又准。”学生石桃特别自豪地说。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页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杨进华组织教学 岳洪玉 摄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杨进华为学生们夹菜 岳洪玉 摄

    听到孩子们的称赞,杨进华笑了笑,不好意思地将手拢进袖子里,“教书35年,确实琢磨出了一些招儿。”复习完毕,杨进华安顿好学生后,才坐下来与我们说话,在采访过程中,他会时不时盯一下那两个“小崽儿”,尽量不让他们跑出自己的视线。

    守着深山白了头

    杨进华教过的学生,不少人都走出了大山,在城市里安家落户。然而,能让他出去看看的机会并不多,“离不开学生,走到哪里都牵挂,跟孩子们在一起心里踏实。”

    自1981年始,杨进华就在木巧小学任职,“高中毕业后,得知村里的小学缺一名教师,没多想,就向组织写了申请。”直到现在,他仍记得第一次走上讲台时的情景,孩子们腰杆笔直,坐得端正,眼睛齐刷刷地盯着教室门,耐心等待他们的新老师,“我隔着墙壁,在教室外面深呼吸了两口,整理了一下课本,就此走上了讲台,这一站就是35年。”

    多年来,学生人数在减少,三两个年轻的教师也早已另谋出路。在此期间,杨进华身兼数职,学校负责人、全科教师、保安、后勤……学校所有事情都一肩挑,忙里忙外,停不下脚步。“杨老师,你们家农活多不多?”记者问道。“多,但都是家人在打理,我没办法分身啊。”说这话的时候,杨进华一脸愧疚,特别是农忙的时候,老婆也对他有过埋怨,他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请人帮忙。

    “农活,人人都可以替我去做;教书,不是每个人上台就能讲的。”杨进华这样跟家人解释,他们虽然会嘴上说两句,但是内心还是理解的,学校忙不过来的时候,家属还会帮忙来做饭,稍微分担一下,“庄稼明年再长,娃儿不能耽误”。

    如今,那时的“小杨”变成了现在的“老杨”,54岁的他两鬓已经有了些许白发,他在记事本里这样写道:“眼前的山山水水都渗透到了我的骨血里,我与这里的人文地理血脉相连,能成为一名人民教师,就是至高无上的光荣。”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学生演算数学课 岳洪玉 摄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学生们下课之后做游戏 岳洪玉 摄

    两个学生的烦恼

    木巧小学,最兴旺的时候,有一百多名学生,四个班级。随着城镇化步伐的加快,进城务工的农民越来越多,生活条件得到改善后,村子里很多人都举家搬迁,因此学生到城镇上学的比重也在逐渐增加。

    去年,木巧村小还有10个学生,升至高段之后,学生们走进了官塘完小念书。现在,这所“袖珍小学”只剩下石桃和何凡奇两名学生,“五六岁的年纪,走到完小要两个小时左右,路上也不安全,所以他俩留下了。”

    “杨老师,教两个学生,是不是要松活点?”

    听见这个问题后,坐着的杨老师突然站了起来,摆起手来,连忙说:“不,不,不……两个学生的烦恼更多。”接手的时候,他也跟大多数人的想法一样,只教两个学生,应该可以教得更好才对。

    事实并非如此,学生人数少了,彼此之间没有竞争,“考来考去,不是第一就是第二。”杨进华笑着说,学习的主动性和积极性不高,这是最大的问题。为此,他想方设法制作新教具,尝试教会学生多种花样算法,甚至将课堂搬到大自然里,“学习是件快乐的事情,我尽量不让他们觉得枯燥。”

    面对这次期末考试,杨进华很慎重,“假如一个学生没考好,我这里的不及格率就达到了50%,说出去脸往哪搁呢?”说完理由,他自己都止不住笑了,“任何事情都要认真对待,若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那就是对教育事业的不尊重。”

    两个学生的管理,也让杨进华费了不少心思。以前,十来个学生可以成群结队的上学放学,走走山路都有照应。现在不同了,两个年龄这么小的孩子,一来是不放心他们自己走山路,二来,学生的自觉性比不上大孩子,边走边耍一个半天就过了,“缺席率达到50%,我也没办法组织教学啊。”

    于是,杨进华负责接送孩子,“这两个学生,都随爷爷奶奶住,老人家年龄大,出行不方便。”每天清晨,他从寨子里骑着摩托车出发,到学生家里去接他们,下午放学之后,他又将孩子安全送达,若是哪家人有事,他就带到自己家一起吃睡。

   

点击图片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杨进华指导学生做实验 岳洪玉 摄

    转山只为不错过

    你最长久的坚持,可能自己不以为然,但是别人能看见。这是杨进华始终深信的道理。

    多年来,家长信任他,学生喜欢他,周边的乡亲邻里都尊称他一声杨老师。“在其位谋其职,不能对不起大家,教育是能改变一个人命运的事业,开不得半点玩笑。”杨进华称,以后哪怕是退休了,他都想再坚持两年,发挥自己的余热,让更多的孩子走出大山,看看不一样的精彩世界。

    山不转路转,路不转人转。闲暇之余,杨进华就绕着山路在周围的寨子里走动,打听哪家人的小孩到了入学年龄,哪家又添了新丁,并逐一记录。围着大山转,只为不错过每一个能上学的孩子,这是他的初衷。

    虽然这学期木巧村小只有两个学生,但杨进华一点都不失落。根据他“转山”之后了解到的情况,等到今年下半年,学校即将迎来另外四名小同学,学生的名单早就写在了杨进华的记事本上。“现在国家全面开放了二胎政策,也许还会有更多孩子需要我。”杨进华寻思着,他丝毫不敢放松,只要木巧村小不撤并,他就要一直坚守,这是他给自己的承诺,也是孩子们的希望。

    近年来,木巧村小进行了翻修,4间屋子的平房,有教室、有办公室、有食堂、有活动室。如今,多媒体教学设备、冰箱、饮水机等配备齐全,学校实现了资源全覆盖。由于该校海拔较高,市里拨款安置了暖冬设备。

    政府和爱心企业的帮助,让杨进华心存感激,在他看来,木巧村小就是他一辈子的归属。采访最后,老杨说他还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教室外的那块空地能翻修成操场,“冬天,阴雨天气多,学生们在外面跑一圈,脚上都是泥,容易摔跤。”

                                              来源:华龙网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