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官场“难兄难弟”陈树隆杨敬农:搭档整五年,落马隔一月

澎湃新闻 2017/3/30 16:11:00

陈树隆、杨敬农  资料图

陈树隆、杨敬农曾多次一同出席会议。

2016年11月3日,中国共产党安徽省第十次代表大会在合肥闭幕。在新一届省委委员名单中,两名安徽政坛的重量级人士缺席了。一人是时年54岁,党代会前还担任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的陈树隆,另一人是时年50岁,正担任省政府秘书长的杨敬农。

陈、杨两人正值年富力强,一同落选省委委员,一时令外界猜测不断。

答案很快揭晓。11月8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安徽省副省长陈树隆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一个多月后的12月30日,杨敬农也步其后尘。

陈树隆与杨敬农同为安徽本土官员,两人从政履历的第一次交集出现在2006年。是年,陈树隆由芜湖市常务副市长晋升市长,杨敬农由省商务厅空降芜湖,接棒陈树隆任市委常委、副市长。担任芜湖市政府的正、副职,两人开启了第一次搭档。

2008年,伴随二人的同时进步,搭档关系也更上层楼。当年夏天,陈树隆出任芜湖市委书记,杨敬农由常务副市长晋升市长,成为这个安徽经济大市的正、副班长。

此后数年,经历宦海沉浮,两人终于在2016年初再聚首,而且又是一次各进一步的相见欢。2016年2月,陈树隆接棒前任,担任安徽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次月,杨敬农由亳州市委书记调任省政府秘书长。

然而这次共事仅持续了8个月,这对老搭档就变成了难兄难弟。

资本大佬入官场

2008年,刚进入不惑之年的中国资本市场大佬,涌金系掌门人魏东从他在北京紫金宛9楼的家中一跃而下,结束生命。

由于魏东的江湖地位,他的追悼会冠盖云集,中国资本市场的各路豪强悉数到场。当年曾有人统计过,出席魏东追悼会的大佬的身家,超过5000亿。

在堆积如山的花圈中,有一个花圈上署着陈树隆的名字。陈树隆,时任安徽省芜湖市市长。京城资本大佬去世,一座普通地级市的市长送上花圈,多少有些违和感。正是这背后,折射出陈树隆与普通官员迥异的仕途经历。

生于1962年的陈树隆,1980年代毕业于安徽财贸学校,留校担任了2年教师后进入安徽省财政厅。在机关待了5年后,1994年,陈树隆出任安徽省财政证券公司总经理,由此开始了8年的红顶商人生涯。

陈树隆杀入资本江湖时,正是中国资本市场初创的草莽时代。曾有人盘点过中国资本市场的第一代操盘手,比如明天系的肖建华、涌金系的魏东、德隆系的唐万新……在各种名单中,陈树隆的名字也赫然在列。

当然,与这些江湖大佬不同,从安徽信托、安泰期货到国元证券,陈树隆始终是国企的一把手。在企业董事长的头衔后,还会注明行政级别,从正处、副厅到正厅。因此,在江湖英雄榜之外,陈树隆还获得了更为正式的殊荣——安徽金融探索的核心人物。

与同时代的资本拓荒者类似,陈树隆经历了无数场腥风血雨。在轰动江湖的“327国债事件”中,陈树隆也是主力战将之一。

作为一个国债期货合约的代号,“327”对应1992年发行、1995年6月到期兑付的3年期国库券,发行总量240亿元。做多与做空双方的厮杀在1995年2月23日进入决战时刻。

空方的代表人物是万国证券总裁管金生,被誉为“中国证券教父”。此战管金生一败涂地,教父由此被拉下神坛。大获全胜的多方中,走出了许多日后广为人知的人物:北京的魏东、上海的周正毅、四川的刘汉、东北的袁宝璟……凭借这一场大胜,他们开启了各自的财富神话。

在那场影响中国资本市场走向的惊天大战中,陈树隆领衔的安徽财政证券公司,也是多方中的一员。

“327国债事件”中许多人物日后的命运令人唏嘘。曾联手奋战的刘汉与袁宝璟反目成仇,最终双双伏法;曾互为对手的管金生与周正毅,多年后竟被关押进同一所监狱。唯独陈树隆似乎成为例外,走上了一条商而优则仕的道路。一手创建了安徽最大的本土证券企业国元证券后,陈树隆步入政坛,在合肥市副市长任上短暂过渡后,他调往芜湖,历任市委常委、副市长,市长,市委书记,49岁时跻身安徽省委常委行列。

正因为这份特殊的经历,许多资本圈的老朋友对陈树隆的落马表示出惊讶。主动抛弃资本大佬的身份,证明他并不是一个爱财之人,没想到最后还是栽在钱上?

复旦才子下江南

陈树隆在芜湖的8年时光中,杨敬农无疑是他最重要的搭档。从市政府到市委,两人搭档共事5年多。

1982年9月,年仅16岁的杨敬农考入复旦大学管理科学系,毕业后进入安徽省外经贸委贸管处任科员。2016年7月落马的合肥市原市长张庆军同样毕业于复旦大学管理科学系,是比杨敬农高一级的师兄。进入安徽省外经贸系统后,杨敬农从科员做起,后担任安徽进出口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省商务厅副厅长等职,用17年时间完成了从副科级到副厅级的逐级升迁。

2006年,40岁的杨敬农离开省商务厅,出任芜湖市委常委、副市长,成为时任芜湖市长陈树隆的副手。一名熟悉当地政情的人士介绍,杨敬农从商务厅到芜湖这一步,师兄张庆军对他的帮助不小。张庆军早年曾担任芜湖市委主要领导的秘书,熟悉芜湖情况。杨敬农履新后不久,张庆军便来芜湖探望,还将许多老朋友介绍给杨敬农。

在官场中,名为搭档,实为对手的例子不少,但陈树隆与杨敬农在芜湖共事时,相处还算融洽。一名当地人士介绍,杨敬农把自己的姿态放得较低,很多事还会投陈所好。

2009年,芜湖举办了复旦大学世界校友联谊会,外界一度认为,促成此事的是时任市长杨敬农。据当地官员介绍,对这场联谊会,陈树隆实则更上心。陈树隆在商界拥有绵密的关系网,但政界的人脉还不深,他希望通过校友会等方式,结识更多人士。出身复旦的杨敬农,恰好可以为陈树隆张罗。

对于陈树隆与杨敬农的能力,下属颇为认可。一名芜湖官员说,陈树隆有魄力,杨敬农有才情,两人搭档期间,算得上芜湖发展较快的阶段。陈树隆对于旧城改造很上心,在他任内芜湖发生多起强拆事件。陈树隆在现场办公时,曾当众对分管城建的副市长洪建平说:“只要不死人,你用什么方法我不管。”

陈树隆的强势作风,在市中心的一起强拆事件中显露无疑。当时,被拆迁户上书安徽省发改委、国土厅、建设厅,请求它们撤销拟拆迁土地的立项批复。出乎意料的是,安徽省发改委撤销了芜湖市的立项批准文件。

对于省发改委的决定,当时芜湖强硬回击。不仅拆迁令依旧下达,芜湖市政府下属事业单位芜湖土地储备中心更是一纸诉状,将安徽省发改委告上芜湖市镜湖区法院,要求法院责令省发改委撤销决定书。

一个处级事业单位竟然状告省发改委,这一举动出乎意料。芜湖当地人士介绍,没有市领导拍板,借给土地储备中心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告省发改委。当时的芜湖市委书记与市长,正是陈树隆与杨敬农。而时任省发改委主任,此前曾担任芜湖市市长。

据知情人士介绍,为人谨慎的杨敬农起初并不赞成起诉省发改委,见陈树隆心意已决,才转而支持。不过最后,这场“官告官”的诉讼没了下文,不了了之。

当官发财两条道

2011年,陈树隆晋升安徽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对于空出的市委书记一职,杨敬农展现出很强的企图心。

据知情人士透露,陈、杨搭档还算顺利,陈离任前的确有意提携杨接班,还向省委正式推荐。但省委高层有人提出,芜湖是经济大市,此前多任书记直升副省,空缺又都由市长接班,这样容易形成山头主义。最终,其他人选出任芜湖一把手。自此以后,连续两任芜湖市委书记均由外地空降。

面对这样的变故,杨敬农有些心灰意冷。尤其2年后,他由芜湖市长调任亳州市委书记,更被视为走了弯路。一名安徽政界人士介绍,芜湖是全省仅次于省会合肥的经济第二大市,亳州的GDP排名却在10名以外。在离开芜湖的干部大会上,杨敬农泪洒会场,说自己“会在中原大地遥望秀美江南”。当地人士评价说,杨敬农动情流泪,一来是对芜湖有感情,二来或许也是心情郁闷。

正是在这段仕途迟滞时期,杨敬农的工作状态起了变化。向来被认为是工作狂,且很清高的杨敬农,与芜湖一些房地产商关系密切起来。杨敬农调任亳州后,某些芜湖的开发商也伴随他远征中原,在亳州跑马圈地。

一名安徽退休厅级官员告诉廉政瞭望记者,杨敬农落马的原因,主要是在土地出让过程中与企业存在利益关系。2016年初,曾长期分管芜湖城建工作的副市长洪建平落马,牵连出杨敬农。

陈树隆与杨敬农在芜湖的口碑不算坏,但洪建平却是众人口中的恶官。此人长期分管城建,推进拆迁工作手段粗暴,更被传吃相难看。洪建平2003年即出任芜湖副市长,此后仕途再无进步。据介绍,洪建平与陈树隆的关系颇为微妙,陈树隆看似倚重洪建平,多次在会上表扬,城建这个令人垂涎的口子也一直让洪建平分管,但是,对于洪在仕途中的进步却关照不多。

一名当地人士分析,陈树隆对洪建平是不可不用,却绝不重用。城建工作尤其是拆迁是个得罪人的活,需要洪建平这样的恶官去推动,对于洪建平的许多劣迹,陈树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同时,此人名声太差,也不能再提拔。洪建平对自己的仕途怨言颇多,多次抱怨自己是“只会干活的老牛”。

在查处芜湖城建腐败过程中,洪建平第一个被揪出,随后牵扯出杨敬农,但这一切,似乎与陈树隆并无关系。

在芜湖乃至安徽官场,陈树隆有“不爱钱”的名声。陈树隆曾在芜湖的干部大会上说:“谁也不要琢磨给我送钱。我在资本市场,点一下鼠标就几千万。想要钱,就不来当这个官了。”的确,当年在资本市场大杀四方的江湖大佬,如果因为染指工程建设而翻船,实在是件跌份的事。

不过事实证明,陈树隆的“不爱钱”或许并不是全部真相。一名安徽退休厅级官员介绍,陈树隆的问题线索也发生在芜湖,性质却比杨敬农、洪建平更恶劣。陈树隆没有在土地生意上动歪脑筋,却把手伸向了自己熟悉的资本领域。陈树隆利用职权,挪用了大笔公共资金。据传,这些资金透过各种管道,出借给陈树隆的商界老友。老朋友们利用挪用的资金在资本市场兴风作浪,有所斩获时也不忘与陈树隆分享。

在一起搭班子,除了相互配合,更有彼此监督的责任。这一点,在陈树隆与杨敬农身上完全得不到体现。以两人的聪明,对彼此的违纪行为想必不会全然不知,却选择了沉默乃至纵容。或许,各有各的发财门道,心中盘算的是谁也别挡谁的道。

陈树隆落马后,许多合肥乃至上海的资本界人士都为其惋惜。在他们看来,陈树隆是个人物,当年与诸多资本大鳄过招不落下风。“他一门心思经商,早就是大佬级人物。可他又惦记着当官,并没能把持住自己。殊不知,当官发财两条道!”

(原标题为《 【案例】陈树隆与杨敬农:搭档整五年,落马隔一月》)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