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传统批发市场悦秀城转型失败商户收入交不起租金

北京日报 2017/3/31

在悦秀城一层空旷的大厅里,儿童游乐区已经被关闭,顾客寥寥。马婧摄

南临北京南站,东临永定门长途汽车站,处于交通枢纽附近的悦秀城,本不该缺少客流量,但如今却经营惨淡。同样作为传统批发市场转型升级后的产物,悦秀城陷入了和三里屯雅秀相似的尴尬局面。商场看起来更高端了,但却留不住顾客,商户也纷纷撤离。在非首都功能疏解的大背景下,传统批发市场如何更好转型,还有待市场做出更多探索。

店家撤离

消费者预付卡“打水漂”

悦秀城的前身是大康国际鞋城,2015年9月,升级后的大康国际鞋城一改往日批发市场的形象,以购物中心的姿态重新亮相。市场内从前紧密排列的小商户被稀疏分布的品牌店取代,还增加了餐饮、娱乐和亲子业态。

不过,这种转变并未获得周围居民的认可。据店内商户回忆,开业当天,悦秀城吸引了不少附近居民前来凑热闹,甚至有北京南站的乘客拉着行李箱进店。“但商场里可逛的店铺太少,很多人来一两次就不来了。”一家商户的负责人说,面对稀少的客流,一些商户开业没几天就撤离了,去年年底开始,越来越多的商户停止了营业。

记者在现场看到,个别撤离的商户在门口贴出了联系电话,但多数商户没有留下任何信息,这使得一些消费者手中的预付卡无处可退。

家住附近小区的戴女士花了1万元在商场的几家店办理预付卡。“当时办卡还有优惠。”然而前段时间,当她打算到办了卡的餐馆消费时,发现大门紧闭。“卡里还剩几百块钱,真担心哪天商户都走了,损失可就大了。”

悦秀城在各个醒目位置都挂出了“温馨提示”,表示租赁商户所办各类卡涉及的所有权利和义务与悦秀城无关。悦秀城招商部介绍,商场将重新规划调整,包括品牌选择和业态搭配等。

转型失败

商户收入交不起租金

即使选择撤店,许多商户也并不能潇洒退场,由于这些商户和商场物业在租金上存在争议,门店已被物业封闭,并贴上了封条。

在商场一层,一家已经闭店的咖啡厅门口还贴着来自物业的租金催缴函。记者联系到这家咖啡厅的负责人,他介绍,店里前期花费巨额装修,但开业后一直惨淡经营,每个月的亏损达到两三万元,“开业时商场说试营业期间不用交租金,并口头承诺正式开业时商户入驻率达到80%,但一直都没实现。”

按照商场开业时的计划,二层将引入一些品牌店,但试营业期间,一些商户因客流量少,开业不久便关店,整个二层也迟迟未入驻更多商户。“平均每天一两个顾客。”二层一家美甲店的负责人说,去年11月,店铺已经亏损超四十万元,便选择暂停营业,随后因租金问题被物业封闭店铺。

如今,多数仍在正常经营的店铺里也顾客寥寥。

悦秀城附近分布着不少居民区,周边也一直存在大型商业的空白,批发市场转型购物中心后,为何仍缺少客流?

在周边居民看来,悦秀城社区购物中心的定位有名无实。“我们很希望家门口有个能让一家人吃喝玩乐的地方,但这儿除了电影院、KTV性价比不错,很少有大众化的品牌,像一层的几个运动品牌店,价格偏高,附近居民需求少。”戴女士说,周边的消费水平更加大众化,悦秀城应该引入一些百姓熟知的品牌,以及满足百姓生活需要的超市。

找准定位

市场转型要结合自身禀赋

在北京商业经济学会秘书长赖阳看来,悦秀城应该转型为社区生活方式中心。“虽然悦秀城加入了餐饮、娱乐、亲子的业态,但只是表面上的组合。”他介绍,商场在招商时,不应是商铺的简单组合,而应是生活方式的组合,“围绕一家人到商场会做什么、需要什么空间,提供消费者认可的品牌,而不是简单打造一块亲子区或餐饮区。”他说,店与店之间也不是完全割裂的,应该产生关联、形成互动。

在北京,大康国际鞋城属于较早一批转型升级的批发市场,与大康国际鞋城几乎同一时间尝试转型的,还有三里屯雅秀。2015年10月,闭店重整的雅秀重新亮相,从涉外服装批发市场升级为现代购物中心,商户从数千家精简至百家。

和大康国际鞋城一样,雅秀的“华丽”蜕变并未讨得消费者的欢心,虽然地处繁华的三里屯商圈,但进出雅秀大门的顾客屈指可数。去年10月,雅秀再次关闭了大门,几个月来,空荡荡的大楼一直闲置着。

“雅秀之所以转型失败,是因为打造成了传统的购物中心,而这种业态在三里屯并没有吸引力。”赖阳表示,批发市场的升级没有一条固定的道路,每个市场需要依托自身资源禀赋和周边环境进行合理定位。“市场转型不是一窝蜂全变成购物中心,还可以转为主题商务中心、设计师的文化创意园区等等,这都需要精心策划。”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石景山拆除49个违建商户

  • 北京青年报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