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治水干部的最后5日

浙江在线 2017/3/31 7:58:00

童有希留下的工作笔记。

去世前一天,童有希(右一)还在村里忙碌

童有希生前的办公桌

桌上的药

浙江在线3月31日讯 (浙江在线记者 何晟) “兴华,我脖子后面疼,帮我肩膀上拍两下。”听到童有希这么说,正在和姚村村支书张钧亮交谈的桐庐瑶琳镇农办主任钟兴华,帮他拍了拍肩膀。童有希站了起来,走到门口走廊,似乎想在窗边透透气。不到一分钟,钟兴华和张钧亮听到咚的一声,58岁的镇农科员童有希倒在了走廊里。

那是3月29日16时03分。17时48分,分水镇人民医院宣布抢救无效,童有希因突发心肌梗塞阖然长逝。

昨天,面对记者,一夜未眠的钟兴华不得不一次次回忆起那个令他痛苦的场景,数度泣不成声。

童有希是瑶琳镇的老农办主任,钟兴华5年前接了他的班。今年3月,浙江省“剿灭劣V类水”战役打响,这位“老农办”又冲上了治水第一线。事发当天,他们就是去姚村村商量甲鱼养殖户转型升级的问题。

没想到,这一去,成了永别。

在童有希的办公桌上,摆着7本工作笔记,记录着他工作的点点滴滴,我们试图通过这些文字,还原他生命的最后5天。

●3月25日 星期六

加班,准备两个会议、活动的资料

瑶琳镇党委副书记杨振武的桌前,放着一份2016年度全市“五水共治”工作先进个人荣誉证书,是童有希的。

和这本荣誉证书摆在一起的,还有童有希从2014年至今的7本工作笔记,详细记载着每天的工作和第二天的安排。

3月25日是周末,童有希的笔记上只写了一句话。他的独生子、32岁的童佳鹏记得,那天快凌晨两点,爸爸才到家,只说最近事情多,又是治水又是村委会换届,忙。

杨振武和钟兴华知道,那天晚上童有希在忙什么。

浙江省委省政府下决心在今年彻底剿灭劣V类水,作为中国最美县,桐庐提出的目标是“全县域、全天候消灭Ⅳ类及以下水体”。在瑶琳镇,治水最大的难题是32家甲鱼养殖户。为了完成目标,根据安排,32家养殖户要在今年5月31日前全部停养、关停。

60岁的徐永庆,是这32家养殖户中最早、规模最大的,有带头作用。童有希等四人谈到凌晨1点半,老徐答应关停。3月28日,32户甲鱼养殖户都签订了停养协议。

●3月26日 星期日

温室甲鱼养殖专项整治动员会

在钟兴华看来,童有希和他之间说是同事,其实更像师徒。

1999年夏,一天,农办主任童有希叫上刚来瑶琳工作不久的他,到桃源村看稻田虫害情况。和老乡告别时,童有希拿起瓢,从老乡家水缸里舀水喝。钟兴华觉得瓢好像有点不干净,拿了个碗。“当时他没说什么,回到办公室对我说,兴华,你别看喝水这样的细节不要紧,次数多了,老百姓就和你不贴的。”

“当时我的脸就红了。这是我在农村工作这么多年,记忆最深刻的一件事。”钟兴华说。

童有希曾驻村过的毕浦村,至今受惠于他推动的桑园改造计划。他带着村干部外出考察,引进果桑苗,改造113亩果桑园。除了养蚕,还可以产桑葚,效益比单纯养蚕提升50%以上。

前不久,他还和村主任钱勇商量,把剩下的30亩老桑田改成白枇杷。

●3月27日 星期一

举办瑶琳“瑶池白茶”文化节开幕式

这是童有希笔记上的最后一条记录。

这天的开茶节上,童有希反常地向钟兴华请假,想先走一步。“那天他说脖子后面痛、胀,胳膊也抬不起来,想去看看医生。”钟兴华回忆。

晚上,钟兴华接到童有希的电话。“他开玩笑似的问我到家没。虽没多说什么,但我听得出来,他是不好意思。他总觉得不该早退。”

儿子童佳鹏说,其实开幕式头一天晚上,爸爸就因胸口疼一夜没睡。

27日,童佳鹏打电话给爸爸,问到底哪里疼。童有希回答只是颈椎发炎,开了膏药和消炎药,已经好多了。“再想多问几句,他声音就响起来了,‘现在有很重要的事在忙,你不要啰嗦。’每次都是这样。”

童佳鹏最痛悔的事,是不知道爸爸真实的疼痛部位。“如果他老实和我说是胸口疼,我一定拉也拉他到熟悉的医生那里看一看。明明需要我,又不和我讲,我真的很难过。”

●3月28日 星期二

工作笔记空缺

这天早上7点多,瑶琳镇农办蚕桑专管员龚小霞,接到童有希的电话,说他胳膊疼得抬不起来,请她载着上班。

“我说身体这么难受,怎么不请假休息?他说一堆事情等着,没办法休息。”龚小霞说。

童有希身体有多难受?平时难得在家,他最爱逗两个孙儿玩,抱他们,给他们放动画片,但是最近他连逗孩子的力气似乎都没了,一家人在客厅坐着,他总是最早回房间睡觉。

“28日上午出门前,我妈叫他不要去了,他说大家全在加班,自己怎么好请假?”童佳鹏说。

●3月29日 星期三

工作笔记空缺

上午8点15分,杨振武来到镇政府,发现童有希已经在办公室了,他说接到了一份甲鱼养殖户的匿名投诉,正在拟回复。

14点39分,童有希把拟好的回复发给杨振武过目,杨正在开会,没有看到。也是由于这桩投诉,童有希觉得有必要再做做养殖户们的思想工作,于是和钟兴华一道,驱车去了甲鱼养殖户最多的姚村。

15点20分,两人来到了姚村村支书张钧亮的办公室。16点03分,童有希倒下了。

养殖大户徐永庆,在这天中午还接到过童有希的电话。“他可能知道我心里还有疙瘩,毕竟60岁了,说转型谈何容易?他说今晚请我吃个饭,好好聊聊。现在他不在了,我好像主心骨都没了。”

这也许是童有希拨出的最后一个电话。

童有希留给家人的最后一幕,是这天早上,他趴在床上,让老婆给他颈椎上贴膏药。自从在镇里工作,全家人相聚的时光总是很少。去年秋天,童佳鹏硬拉着爸爸,全家人一起到千岛湖玩了一趟,拍了一张全家福。

这成了这一家三代人唯一的合影。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