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军民融合科技服务机构推荐名录

中国国防报 2017/4/1

第三方服务信誉度从何而来

——全国首批51家军民融合科技服务机构推荐名录诞生记

名录之喜 反响超出预期

一场迟到的答辩

2017年2月22日下午,一场迟到的答辩在北京朝阳区科荟路55号院1号楼会议室举行。评审对象是一家军民融合类科技服务机构。此刻,距军民融合科技服务机构评审最后答辩时间,已经过去整整22个小时。

“为了参加这次评选,我们在机场整整等了一天一夜。”这家科技服务机构联系人张隆旭回忆,他们提前一天预订飞北京的机票,谁知新疆当地突降暴雪,航班一再延误,直到第二天下午6点才赶到北京,已错过最后的答辩时间。参与答辩组织的中船重工军民融合与国防动员发展研究中心研究主管王海涛介绍,了解这一情况后,他们迅速请示相关领导,特意为这家机构安排了一场迟到的答辩。

令人欣慰的是,这家来自新疆的科技服务机构顺利进入推荐名录。

这段小插曲,从一个侧面表现了中介机构参评的热情。“参评通知发布后短短40天时间,就收到160家企业的申请材料。”王海涛坦言。

名录公布,反响超出预期。在现场答辩负责人、中船重工军民融合与国防动员发展研究中心总工程师张嘉国看来,现场“打擂”之所以叫好,是因为市场“纷纷扰扰”,各界盼望能有一个规范名录,现场“打擂”不仅选出了“千里马”,还能让“李鬼”们原形毕露。

名分之忧 从混沌到有序

“四证”的进与退

“‘军选民用’产品根本不需要‘四证’,我们自己却让‘四证’拦了路!”名录推荐发布后,一位民企代表感叹。

按照国家和军队有关规定,承担武器装备科研生产任务的单位一般应取得“武器装备质量管理体系证书”“武器装备科研生产保密资格证书”“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书”和“装备承制单位资格证书”,合称“四证”。据中船重工军民融合与国防动员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海林介绍,企业只有承担《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目录》内的军品任务,才需要拿“四证”,承担许可目录之外的专用装备和一般配套产品通常不再进行许可审查,对于参与“军选民用”军品产品招标竞争的企业而言,国家和军队不设特别资格限制,没有特殊门槛。“凡涉军品就要办‘四证’,其实是个天大的误解。误解源于信息不对称,也有个别试图‘捞金’的中介机构作怪。”

早在2013年,刘海林就提出武器装备生产“四证合一”的政策建议,国家和军队主管部门采纳这一建议后,2015年底正式发布联合审查工作细则。宏福孵化器总经理郑宝林认为,“四证”名分的进与退见证了“民参军”道路逐渐畅通,良莠不齐的中介机构目前正在规范治理,这次推荐名录就是一个很好的尝试。

名家之选 替政府找市场

“放管服”的跷跷板

即便进入推荐名录的机构也鲜有人知晓,20位评审专家的遴选,前后竟然经历了4个回合。

去年10月21日工信部下发《关于征集军民融合科技服务机构的通知》。张嘉国回忆,最初的表述是“认定”一批中介机构,后来大家一致感觉不妥,政府通过第三方评估机构来推荐,“认定”等于包揽,不符合深化“放管服”改革的精神要求。

据悉,正是基于这一考虑,关于评审专家的选择,各方会商,确定了3个条件:一是参加评审的专家不能身兼领导职务;二是必须是各个领域工作一线的专家;三是不能是已退休人员。从一定程度上讲,“三个不能”也是为了平衡好“放管服”的跷跷板:简政放权的“放”,不是“放任”,而是充分依靠市场力量; 公正监管的“管”不是“代管”,而是促进公平竞争; 高效服务的“服”不是“制服”,而是营造便利环境。

参评专家们有一个强烈感受,选择优质高效的中介机构,实际上是在替政府找市场——所谓“国家主导、需求牵引、市场运作”,一个不可或缺的大前提就是“政府的归政府,市场的归市场”。

“放管服”的探索实践,还体现在对推荐名录的动态管理上。“实施有进有出,实现动态管理,对落选者是个机会,对入选者是种压力。压力与机会同在,名录对军民融合的现实意义才能凸显出来。”刘海林如是说。

名义之辩 后续工作期盼多

信誉与信用“牵手”

此次名录推荐并非没有遗憾。

譬如,尽管评审指标比较科学,但一些环节尚有欠缺,答辩结果没有及时告知,就让参评机构感到不满意,因为知情权没有得到应有尊重。

再譬如,部分参评机构还没有真正转过弯来,参评目的仅仅是为了能够得到政府名义上的认可,赢得一个“金”字招牌。

创新离不开初心。信用体系网总编辑孙艺豪认为,推荐名录不是为推荐而推荐,名录公布不是为公布而公布,确保创新举措开花结果,理应不忘初心——推荐名录的初衷是什么?

对此,中关村军民融合科技协同创新孵化中心主任海鸥深有同感,他表示,期盼政府后续服务跟进,不能评完了就结束了。海鸥建议,进入推荐名录的机构可以成立一个联盟,互通有无,资源共享,分类推进5个类别的行业发展。

“我们也在思考后期如何利用这些科技服务机构,怎样更好地发挥它们的作用。”张嘉国表示,他所在研究中心将与工信部积极沟通,加强与信用体系网合作,争取把这些优质资源真正激活。

如何建立一个数据库,实现全程网上申报?怎样建立反馈机制,避免信息不对称?这也是张嘉国与孙艺豪们正在思考的问题。信誉与信用“牵手”,让大数据说话,今后名录的推荐将少一些遗憾,名录的功能将多一些实效。

军民融合科技服务机构推荐名录

(首批51家)

供需对接类

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第七一四研究所

中国技术交易所有限公司

国家军民两用技术交易中心

中国航天工业科学技术咨询有限公司

上海得民颂信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中国兵器工业新技术推广研究所

北方技术交易市场

中国船舶工业综合技术经济研究院

中关村军民科技协同创新孵化中心

西北工业大学深圳研究院

创业孵化类

湖南麒麟信息工程技术有限公司

北方发展投资有限公司

西南科技大学国家大学科技园

中壹发展八五零电子有限公司

四川中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青岛市工业技术研究院

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第五研究所

哈尔滨工程大学青岛船舶科技有限公司

河北清华发展研究院

河南省863软件孵化器有限公司

江苏软件园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科技评估类

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

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研究院

中关村兰德科教项目评价研究院

湖南思龙科技评估有限公司

中评信(北京)应用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

中国光学工程学会

航空工业信息中心

国家军民两用技术交易中心

北京远望智库科技咨询有限公司

中科合创(北京)科技成果评价中心

管理咨询类

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第七一四研究所

中勍科技有限公司

航空工业信息中心

中计信投资咨询有限责任公司

工业和信息化部人才交流中心

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

中国兵器工业新技术推广研究所

西安航天神舟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

中化化工科学技术研究总院

钢铁研究总院

中国技术交易所有限公司

湖南福松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科技投融资类

西安中科创星科技孵化器有限公司

盛世景资产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新疆旅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北京国鼎科创资本管理有限公司

中兵北斗产业投资有限公司

北京中军融合信息技术研究院

中国风险投资有限公司

银河资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蒲云龙复核名单,更多详情参见国家军民融合公共服务平台“科技服务机构”专栏(jmjh.miit.gov.cn)。

制图:魏宏涛

从七个判断看国防军工融合重任

■中船重工军民融合与国防动员发展研究中心总工程师 张嘉国

爱因斯坦说过:“独立思考和独立判断的一般能力,应当始终放在首位。”对国防科技工业领域军民深度融合发展现状,兹作七个判断供大家参考。这对作为研究人员的我来说,也算“平生铁面心,忘家思报国”吧。

第一个判断:军民融合发展本质上是为了强国强军。“多领域”当然包括武器装备科研生产领域。

第二个判断:国防科技工业是国民经济和国家大工业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不是独立于这两大体系之外的产业。国防科技工业的军民深度融合发展,实质上是军品科研生产的军民深度融合,这个要害与核心务必认清。

第三个判断:军民融合发展是和平时期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的大战略,也是建设先进国防科技工业的大战略。精心选择和培育民用科技、民用工业,布局好武器装备科研生产,平时把参加武器装备研制生产的队伍搞得壮壮的,基础打得牢牢的,一旦战时军工企业遭敌破坏,可迅速转产扩产,为军队提供源源不断的武器支援。

第四个判断:国防科技工业已是军民结合型产业。我们整个国防科技工业,民品产值已占工业总产值的80%左右。伴随一大批新技术涌现,军工技术转民用大有可为,可发展成若干个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大产业,如以北斗导航为核心的信息产业,以海军海水淡化装置为基础的海水淡化产业等,利国利民,前景广阔。

第五个判断:军品科研生产有两个融合。一是军队需求与国防科技工业的融合,一是军品科研生产中国防科技工业与民用工业的融合。充分发挥各自优势,组织军内外力量开展技术基础、预先研究、概念设计等各方面工作,有利于搞出我们自己的杀手锏,增强我军威慑力。

第六个判断:要以解决军品科研生产“五大瓶颈问题”为突破口,推进军民深度融合发展。军工动力、核心元器件、先进材料、先进制造工艺与设备、军用软件大部分靠进口,平时受控于人,战时受制于人,是我们不能不解决、不得不抓紧解决的瓶颈问题,必须作为一个战略问题来抓。

第七个判断:围绕建设先进国防科技工业,承担起国家安全和国防建设脊梁的神圣使命,是国防科技工业实行军民融合发展的唯一目标。国防科技工业务必放下身段,主动作为,把优势民营企业纳入国防科技工业力量统筹考虑,真正推动国防科技工业能力提升,当好国家安全和国防建设脊梁。

“箱”见军民融合高速路

■中国军网记者 李爱明

“带盘”或“托盘箱化”运输是现代物流的典型特征之一。目前全国托盘数量超过9亿只,标准托盘占比仅23%,循环共用率低至2%,远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我国物流总费用在GDP中所占比例几乎是发达国家的两倍,突出原因之一是供应链各个环节未采用标准的托盘和托盘箱化运输。

按照军民一体化的创新理念和标准化原则,由军地双方共同参加的军民融合运输集装化建设联盟研发出的标准托盘箱,既可6面拆解,又能循环重复使用,已经为进藏物资运输集装化提供了有效装载单元。(魏宏涛等)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重庆升级改版小微企业名录

  • 重庆日报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