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着崭新婚房不住 重庆小夫妻非要搬到合租房蜗居

都市热报 2017/4/10 10:59:47

前晚,葛明又在网吧里呆到半夜才回家,他实在不想回到合租的出租屋里。

原来,葛明家里迎来宝宝以后,经济压力越发沉重,3个多月前,老婆干脆将自家精装房出租,举家搬进了这套合租公寓,以这笔差价来补贴家用,但生活质量却一去不返。

宝宝出生后经济压力巨大

昨日,记者在杨家坪建设厂的一套老式居民楼下见到了葛明,他今年26岁,穿着一件黑色机车服,戴着一顶帽子,看起来像个时尚潮男。去年10月,他晋升为一名奶爸。

葛明在沙坪坝一家科技公司当美工,每月薪水4300元,他老婆余玉在家一边带娃一边从事微商工作,每月收入约在2500到3000元。

去年10月儿子降生后,葛明和老婆余玉开始觉得家里钱不够花。除去基本开销,每月花在尿布、奶粉、医药费等上的开销就要2000元左右,每月还有近3000元的房贷,压力甚大。

“我们两边的父母身体都不好,当初买房和装修就花了他们大半积蓄,不可能再开口找他们要钱了。”葛明说。

出租自家房搬去蜗居

就在两口子捉襟见肘的时候,余玉提出一个建议,将二人位于磁器口某小区的新房出租,然后去租一套便宜的房子来居住,“这笔差价,可以缓解我们的经济难题。”葛明也没别的办法,只得点头同意,此事则全权交给余玉处理。

今年1月,葛明一家搬进出租屋里,这是一套2室1厅的合租房,每月租金800元,不久后他们自家的房子也成功出租,每月出租金为2400元,“每月多入账1600元,确实减负不少。”

“刚搬进来的时候,心理落差真的很大。”葛明回忆起自己最初推开出租房的情景。他以为老婆至少会租下一套单独的房子,却没想到是与另一对夫妇合租。但余玉解释,综合环境和价格,这套房是她看过性价比最高的。

厕所靠抢还长期失眠

葛明说,合租屋的生活比他想象中更苦,儿子总是不停的哭闹,狭小的卧室里堆满了衣物,还弥漫着奶粉味,客厅也不大,而且当合租夫妇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时,葛明也不好再待在客厅里,每到晚上,大家轮番抢用厕所,“想洗个澡都要等到很晚。”

“我睡眠很浅,有动静就容易失眠。”葛明说,以前自家那套房子两室一厅,儿子出世后,为了第二天能够好好工作,他就搬到隔壁屋睡觉,而现在,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儿子的哭闹声常常让葛明彻夜失眠,他很多个晚上就坐在客厅沙发上半梦半醒到天亮,“睡不好,工作上老出错。”

春节后,葛明就经常因为工作效率变差,不得不常常留在公司加班,“我后来发现,加班比起回家还轻松些,环境安静,还有加班餐可以免费吃。”葛明坦言,他现在几乎每个上班日都刻意加班,而周末晚上则常常跑去网吧处理工作,用晚归来逃避他对居住环境的不满。

葛明说,家就在楼上,他却不想回去

金钱和生活质量谁重要

对于葛明的变化,余玉非常不满,二人最近就大吵了好几次。

余玉认为,葛明是个不负责任的父亲,以工作为借口,将孩子抛给她一个人带,还要对环境挑三拣四。

“吵架的时候,我也口不择言,说她掉钱眼里了,让我们矛盾更大。”但葛明还是坚持认为,为了多节约几百元,租下这么一套房子,让生活质量一落千丈,他实在难以接受。

葛明的同事兼好友康华健说,以前葛明上班就快速做事,下班总是第一时间赶回家,现在天天赖在办公室恐归,“这种变化也是生活所迫。”

昨日,记者联系上了葛明的老婆余玉,她说,搬进这套房子虽然环境差一点,但经济压力减少了很多,“为了孩子,我们大人吃点苦算什么?他太幼稚了。”

点评:追求标准需同步

对于生活质量和攒钱来说,你觉得谁更重要?昨日,热报公共调查平台对100名轨道族进行了调查,其中64名轨道族认为,生活质量更加重要,赚钱就是为了让生活更好。剩下36名则表示,趁着年轻吃点苦没什么,攒钱是为了以后的生活更好,也是为了下一代付出。

重庆市心理学会会员陈志林认为,其实此事无法给出绝对的答案,关键在于自我的追求和目标。但就葛明和余玉的情况来说,二人对生活的追求目标不一致,才产生了这样的分歧,因此,即便是迫于生活无奈,二人也应当共同确定租房的条件和环境,再一起共同为目标奋斗。

原标题:牺牲生活质量的节约 真的赚到了吗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运行22年沙坪坝汽车站将搬迁

  • 沙坪坝外宣网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