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丽萍双廊客栈今起停业 有重庆投资者紧急撤资

慢新闻-重庆晚报 2017/4/10 23:29:08

近来,云南旅游开始了史上最大规模的“刮骨疗伤”——出台22条措施整治旅游市场,洱海客栈关停……这个最受重庆人喜爱的旅游目的地,正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兵分两路赴云南采访,解析云南投资、旅游最新动向。

四月大理,风不平,海不静。

一向以开放姿态迎接外来人的苍山洱海,此刻开始不再敞开怀抱。2017年4月1日起,大理白族自治州开始执行史上最严洱海治理令,进入洱海抢救模式。环绕洱海的2000多家客栈面临关停危机,大理乃至整个云南的旅游业也面临巨大冲击。

海景客栈关停,餐饮、农业等政策收紧,还能不能去大理投资?

双廊600家客栈餐厅停业

位于洱海东北岸的双廊镇,因拥有风花雪月的渔村美景,被誉为“苍洱风光第一镇”。

4月6日上午,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从大理古城乘大巴去双廊,同行游客并不多。

一对从西安来的新婚夫妇在双廊定了7天的海景房,出发前他们接到了客栈的电话,抱歉通知只能住5天,因为10日客栈就要暂时关停。行程早已定下,虽然客栈有变,他们还是如约来到了他们的梦想之地。

大巴在距离双廊镇入口3公里外的地方停下来。由于全镇修建排污管道,车辆不能再进入更中心的区域,游客只能乘坐三轮车进入镇上。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看到,镇上主干道几乎全部挖开安装排污管道,仅余一米左右的人行通道。

“其实去年双廊就已经变成了大工地,来玩的人主要就是住在客栈里面度假。这里每家客栈里面都修得很漂亮,有全大理看洱海最好的位置。”三轮车师傅李永林说。李永林是甘肃人,去年跟同乡来到双廊淘金。这里的收入相比老家来说是“天价”:“旺季一天能挣五六百。”但这个月底,他就准备回老家继续种地。

现在开始,双廊即将迎来一次漫长的淡季。

成片的客栈紧邻洱海

一家名叫樱桃小树的海景客栈门口还挂着试营业招牌,客栈服务员告诉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客栈开业刚刚半年,10日也不得不关门,后面订房的客人都已经退订了。

镇上的一家民族服饰店正在打折促销,杨姓店主是本地人。虽然服装店并不在关停的范围之内,她也已经做好清货转行的准备,“客栈都关了,游客不来了,我的店还会有生意吗?”

双廊客栈协会副会长赵一海告诉慢新闻记者,截至4月8日,双廊已经有606家客栈和餐厅签订了暂停营业承诺书,于10日停业接受核查。

一家餐厅贴上了封条

双廊最有名的地方,莫过于著名舞蹈艺术家杨丽萍的艺术酒店太阳宫和私宅月亮宫。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看到,太阳宫——杨丽萍艺术酒店门口已经贴出了停业公告,成为环洱海率先停业的客栈之一。

有重庆投资者紧急撤离大理

双廊镇上一家著名的海景客栈,老板唐岳然是重庆人。

他告诉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这几天客栈只有几个客人入住,客栈服务人员已陆续离开。10日之后,他和家人也会暂回重庆,等待重新开业通知。

另一位重庆投资者方岭则在此时紧急刹车。

今年2月,方岭筹集了数百万元资金,计划在大理修建一家老年候鸟客栈——供老年人长期养老居住。很快,他在靠近苍山的中和村找到了合适的农家院子,准备第一期投入400万元,修建16间客房。由于对该项目的市场前景非常看好,此后,他又找亲友筹集资金,在一期院子附近继续物色合适场地。

在与房东签订合同付定金前,方岭曾反复向房东和当地朋友核实,客栈项目是否能办到合法手续,得到的回答都很模糊。3月底,他从重庆赶到大理,去工商部门咨询,得到的答复是“客栈证照办不了了。”很快,最严洱海保护令发布。虽然此次行动是针对环洱海沿线,但方岭判断此时不宜投下重资,赶紧撤离大理,暂停了候鸟客栈的计划。

随处可见保护洱海的标语

昨日,大理古城工商局一位负责人向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证实,去年10月开始,古城就已经停止办理客栈经营的所有证照。“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办理,还需要等上级部门通知。办理的条件有没有变化,也要等通知。”

新大理人与洱海的命运交点

“我和我的家人这几天都处在焦虑之中。”面对风暴,在双廊经营着三家客栈的丁浩语气克制。

2012年来双廊旅行,与妻子在洱海边相识;2013年放弃北京的高薪工作,到双廊定居;此后开起客栈,父母、妹妹相继来到双廊,女儿也在洱海边出生。丁浩的人生轨迹,并不仅仅是一个来双廊淘金的投资者,而是一个举家移居的“新大理人”。

和丁浩一样把自己定位为“新大理人”的外来者不少,早年来到大理的人,都对这方山水有着深深的热爱。大理寄托着他们诗与远方的情怀,也承担着他们育儿、养老的现实需求。

“一个把大理当作家乡的人,怎么舍得去污染这片土地?”丁浩说。定居之后,他说服了几个朋友,筹集了800万元开起客栈。在排污上,从最初的修建三格化粪池,到修建五格、七格化粪池,到安装污水处理设备,处理后的污水达到一级A标,并外运到指定的污水处理厂,每一步都严格按照政府的要求走。他认为自己已经是一个非常自律的人,但一些模糊不清的政策,让他感到有些迷茫。4年过去,客栈至今还有两个证照没有办下来,每次去办证,有关部门总会提出新的要求,待要求完成后再去办理,他们又会突然告诉你“最近停办了”。

大理双廊,游客从铺设中的排污管道旁走过

现在,三家客栈都要停业,一年的损失至少上百万,这对丁浩一家人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短期内经济上将陷入窘境。客栈圈里有人打算另谋出路,有人打算移民,而他仍然选择坚持。

2012年,丁浩的命运与洱海交会,此后并不是各自从交点走向不同方向,而是始终紧密地连结在一起。现在,他的命运和洱海再次交会,他希望这不是一个死结。

按照3月31日发布的《大理白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关于划定和规范管理洱海流域水生态保护区核心区的公告》,从4月1日起,对洱海流域水生态保护区核心区餐饮客栈服务业进行专项整治,4月10日前,核心区内所有餐饮、客栈经营户一律自行暂停营业,接受环保核查。

按照公告内容,这些客栈、餐厅要到2018年大理市环湖截污工程投入使用之后,才有可能继续营业。有关数据显示,涉及到客栈餐厅大约有2000余家。

慢新闻记者从洱海保护治理“七大行动”双廊镇工作队获悉,该镇正在实施的环湖截污PPP项目原计划完工时间是2018年12月。进行了第一次工程提速后,完工时间提前到2018年6月。现在,又进行第二次工程提速,有望2017年年底完工并投入运行,力争在年底实现日处理量5000立方的污水处理厂(一期)投入使用。

“看着工程一直在提速,我心里还是抱有希望的。”丁浩说,“5年了,我对大理的喜欢没有改变,我还是愿意留下来。”

大理双廊,正在修建中的污水处理设施

诗与远方之下的野蛮生长

丁浩一家见证了双廊5年间的井喷式发展。2011年,他的妻子第一次到双廊,这个临海渔村还只有六七十家客栈,丰沛的阳光、多变的云朵、静谧的洱海都是自然慷慨的馈赠。2016年,客栈猛增到380多家。

据公开数据显示:2009年,双廊镇接待游客60万人次,旅游总收入1200万元;2016年仅上半年,双廊镇就接待游客150多万人次,旅游总收入18.24亿元。

双廊客栈协会副会长赵一海透露,2014年,双廊接待游客150万人,2015年300万人,2016年320万人,如果不是修路和排污管道影响,2016年的数字必然更高。

双廊镇的常住人口,仅有2万人。

不只是双廊。海西地区的才村、龙龛一直是客栈云集地。近两年,大理旅游之火,吸引的不再只是寻找诗与远方的文艺中产,更多的资本涌入。从海西到海东,沿线银桥、湾桥、喜洲等地的村庄几乎无一宁静,客栈野蛮生长。

井喷式的旅游发展,很快暴露出沿洱海乡镇村落早期规划的不合理以及基础设施的落后。原有的排污管道的设计是根据当地居住人口的密度来设计的,无法负荷逐年增高的生活污水排放。

有客栈经营者在接受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采访时谈到,有自律的经营者,当然也有不自觉的。这几年,多次有私设暗管将污水直排洱海的客栈、餐馆被查处。

2016年10月,双廊第一家外来者客栈、地标性客栈海地生活就因排污问题被停业整顿,同时22家客栈餐饮经营户因排污问题被依法查封。今年1月,双廊又查封未安装污水处理设施和未办理排污证的25家客栈。同时,凤仪镇也关停了波罗江、白塔河沿岸餐饮客栈无证经营户19户。

近日召开的“七大行动”推进情况新闻发布会上,大理州有关领导介绍:据国家水专项调查,2016年洱海流域污染负荷排放总量与2004年相比增加了50%以上。畜禽养殖、农业面源、农村生活、城镇生活排放是洱海流域的主要污染来源,而餐饮客栈服务业带来的污染是增长最快的。

多位客栈经营者也向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谈到,民宿圈里有人去莫干山等地投资,当地政府会给投资人详细的投资手册,哪些地方能建,哪些地方不能建,需要达到什么标准,一目了然。诚然,近一两年有不少投资者到大理来是抱着“搏一把”的心态,利用政策的不完善钻了空子。但大多数投资人并不愿意靠钻空子赚钱,更愿意把钱投在一个政策完善、规划合理、市场有序、有安全感的地方。

洱海的美依然吸引着众多游客

这次行动,可以说是政府和投资者共同为之前的无序付出了代价,每个人都在作出牺牲。代价之后,希望换来的会是大理民宿业的有序发展。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 谈露洁 云南大理现场报道

原标题:杨丽萍双廊客栈今起停业 有重庆投资者紧急撤资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