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封特殊的感谢信说起——透析基层社会救助工作的角色变迁

九龙报社 2017/4/10 9:29:00

城乡低保群众评议会开进了村居,村民相互了解情况,投票就科学了。

石板社区居民正在读感谢信

4月6日上午,区低保中心和杨家坪街道工作人员,到李兰(化名)家中走访,图为李兰(中)正在介绍自己看病支出的情况。

石板镇天池村社保员正在分享她的故事

今年春节前的一个下午,石板镇低保户谭大爷家响起了敲门声,他打开一看,是“老熟人”社保员吴小凤。“伯伯,是我!新年好哦!我们给你送感谢信来了。”谭大爷一听,心头莫名有点酸:自己一家3口都是低保户,照理说应该是我去感谢政府,怎么政府反倒来感谢我呢?

谭大爷收到的感谢信,其实是石板镇社保所向全镇人民发出的感谢信,信件内容分为三个部分,一是真诚感谢每一位群众对低保工作的大力支持并致以节日问候;二是向大家汇报低保工作的相关情况,包括低保家庭公示名单;三是公开政策咨询和监督的电话。

“真的感觉大不一样了,特别感动。”这是记者在石板镇走访过程中,居民们说得最多的句子。而调查发现,近几年时间,随着一系列工作方式和观念的转变,石板镇乃至整个九龙坡的基层社会救助工作,正经历着明显的“角色”转换。拿老百姓的话说,没了“官气儿”,接了“地气儿”,这就对了。

A

关于民调

从全区倒数到全区第二

就在前不久,全区2016年上半年的农村低保民调成绩出炉,石板镇的民调成绩为99.18,排名全区第二。

“回到几年前,这项民调我们长期排倒数。”石板镇人大主席袁惠说,民调内容主要是看群众是否知道低保公示。此前,石板镇的低保公示全部采用老办法,即每月在村(居)公示栏、楼栋、院坝张贴一张公示。“效果不太好,并非所有人都会注意到公示单,人们对不同村的人不尽了解,有些群众只看到名单不了解政策,难免误解负气,随手撕掉公示单的情况也是有的。”石板镇人口共计5800多户,其中低保户141户,怎么才能让更多的群众了解和支持这项工作呢?

“我们首先想到的是给全镇老百姓写感谢信。”从2012年开始,全镇每家每户,无论是否为低保户,都会收到这封信,读到信的居民除了惊讶,就是感动,更为关键的是,这封信从未通过邮递方式寄送,每逢中秋和春节,感谢信都会由基层的社保员、村社长、网格员等逐一送到居民家中。敲开居民家门,和居民拉拉家常,汇报汇报工作,顺便宣传政策,了解居民是否还有困难,为潜在的困难群众建档,一切都顺理成章。

感谢信的作用可谓是立竿见影。江远秀是石板社区一位普通居民,在收到信之前,她对低保工作不太了解,当工作人员上门送来感谢信时,她是很意外的,“你看嘛,这个信写得很实诚,没有‘官气儿’,看起舒服,以前那种生硬的公示公告我一般是不看的。”江大姐说,人都是讲感情的,你信任我,我就对得起你。因为这封信,她和社保工作人员渐渐熟了,她也开始关注低保工作,留意身边邻居哪些有困难,“谭大爷的情况我是知道的,儿子有精神病,一年有10个月都要在医院过,确实恼火。还有何安银,老婆是残疾人,娃儿又在读书,负担重。他们两家人都是领1000多的低保金,我是参加了群众评议会的,没得人不服气。”到现在,江大姐也没想到,她已经成了全镇低保工作的义务宣传员了。

石板镇社保所所长霍光林说,感谢信至少起到了三个作用,一是让群众广泛理解支持低保工作,“打来咨询电话的人越来越多”;二是通过入户送信密切了干群关系,让工作人员服务观念更浓厚,“投诉越来越少”;三则是通过拉家常了解实际情况,让社会救助更为精准,“很多支出型贫困的困难群众都是在和邻居们聊天时发现的”。

2015年,石板镇民调成绩一跃上到全区第三,而2016年上半年,又升到了全区第二。

B

关于角色

从单一的“裁判员”到万能的“服务员”

在群众尤其是困难群众眼里,社会救助工作者,就是他们享受低保的“裁判员”,但是在此之前,对于部分“裁判员”的评价,多少有点“冷面”。

“严格审核没得错,但是总感觉那么严格是为了‘挡’我们,有时候有点特殊困难了,我都不好意思去找他们反映。”一位低保户回忆道。

“在过去的基层工作中,的确还存在一些工作方式方法死板,不太人性化的地方。”区低保中心主任吴万容说,因为太严格,让部分困难群众对工作人员产生误解,“望而生畏”,甚至有低保户原本要到银行取生活费,但碰到低保工作人员掉头就跑。“我们是做民政工作的,是和困难群众关系最紧密的岗位,如果只做一个单一的低保审核‘裁判员’,肯定不行。”

最近这几年,随着国家扶贫攻坚冲锋号的吹响,全市、全区社会救助低保政策的不断修订,工作方式的不断创新,基层社会救助工作者的观念也发生了很大变化,角色转换开始启动。

谭大爷就有切身体会。他们一家3口都是病号,家里最多的物品就是药,全家纳入低保已经有7、8年。谭大爷本就朴实,遇到突发情况,绝不会想到麻烦政府。但是社保员吴小凤不这么想,她熟悉政策,时刻把谭大爷一家放在心头,隔三差五就过来敲门。有一次,当她知道谭大爷儿子又进了医院,每个月要花近2000元时,她立马帮忙申请了医疗救助。获得救助后,谭大爷每月只需要为儿子支付400元的生活费,大大减轻了负担。一来二往,从不好意思麻烦他人,到一有困难就找小吴,谭大爷说,小吴他们真的太好了。

记者也了解到,除了感谢信以外,石板镇还在群众评议和宣传方式上创新,越来越“接地气”。比如,低保群众评议会,以前是在镇里开,每次从全镇抽20-30人来听,各村来的代表人少,了解也少,投票显得不科学,现在由镇里统一组织,把评议会开到了6个村居的院坝,每个村居除了村居民代表、人大代表,还邀请了平时有质疑的群众代表,规模扩大到每村60-70人,村民相互了解情况,投票就科学了;政策宣传更是别具一格,利用赶场天、院坝会等,由社保人讲社保人的故事,把低保政策融入到村民居民的邻里故事来讲,老百姓一听就懂,效果很好,有些群众听完故事立马就来申请低保了。

杨家坪街道在“支出型贫困”人群的筛查工作中,也是流露出浓浓的人情味儿,从被动等群众来申请低保,到主动排查困难施助,群众感受很大。我区于去年9月率先启动将“支出型贫困”对象纳入低保,杨家坪街道今年以来,已将5户“支出型贫困”对象纳入低保,近期又主动排查了8户低保边缘困难群众,为他们建了档,新华二村的李兰(化名)便是其中之一。

4月6日,当区低保中心和街道的民政干部到她家里走访时,她忍不住掉了泪。70岁的李大姐是失独家庭,老伴也去世了,家里只剩她和一个患有精神残疾的成年外孙生活,虽有2000元退休金,但是一老一小每月药费入不敷出,周围邻居都知道她苦,常常送点药品水果救济,这次街道主动来为她建了档,听说自己有望纳入低保,李大姐感动不已。

在区级层面,低保认定也逐渐由“挡”变为“请”。吴万容告诉记者,要求所有的社会救助工作者都仔细研究政策,尤其是要用好政策,主动地换位思考,能保尽量保,要把确实有困难的群众“请”进来。“比如现在区里就有规定,对月人均收入在当地最低生活保障标准3倍以内、已成年且丧失劳动能力的残疾人或长期卧床不起的重病人员,可以与其父母、兄弟姐妹分户计算。以前如果算成一户,平均收入超标了,现在我们遇到此类情况,就要求主动为他们分户,让他单独列出来获得低保。再如有些群众生病申请临时困难救助,因为舍不得钱,没有去大医院,没有正规发票,我们就绝不能一口回绝,而要实地走访调查,帮助他们收集诊断书、药房邻居的证实等印证材料,最大程度实现救助。”

C

关于能力

培训考核双把关连续6年获好评

能力怎样,先看数据。2016年,全区共有城市低保家庭5988户、8271人,共发放低保金4774.31万元;农村低保家庭1539户、2193人,共发放低保金700.35万元。另外,对因大病等意外导致临时困难的群众,共实施城乡困难群众临时救助4136人次,发放困难救助金1467.94万元,人/次均救助3549元,同比增加963人次,增加30%,增加564.16万元。记者了解到,我区城市低保从1997年7月份开始实施,标准从当时的每人每月120元上升到现在的每人每月460元,增长了2.83倍。我区城乡低保工作连续6年名列全市前茅,其中农村低保的民调成绩已经连续两年位列全市第一。

在能力建设层面,我区在培训和考核方面下了苦功。全区基层社会救助工作者的培训似乎已经成为“新常态”,区低保中心每周都要下镇街开展培训,基层的培训更是隔三差五随时随地。“每一位社会救助工作者,如果自己不是政策的专家,何谈做好工作?”吴万容如是说。按照全区要求,每个镇街每年必须组织集中业务培训不能少于4次,培训对象也不再局限于村居社保员,而要扩大到社长层面,甚至有条件的,可以扩大到参加评议的候选人员。“这是我们走访了解到的,很多农村老百姓还是习惯有什么事情就找社长,社长熟悉低保政策,服务就更到家了。”

另外,今年3月,我区印发《重庆市九龙坡区城乡低保和困难群众救助工作专项激励办法》,对队伍建设、制度严格、程序规范、政策落实有力等方面做得好的镇街进行激励。同时也会对培训不力、程序不规范的镇街进行扣分,并纳入镇街年度考核。

“这一切的制度,不过是让基层民政工作者牢固树立‘五心’,一是事业心,要有高度责任感;二是细心,对老百姓的实际情况一定要细心走访,实事求是;三是爱心,怀着大爱之心,爱民之心,多讲暖心暖民的话,多办暖心暖民的事;四是同情心,要换位思考尽力帮助他们渡过难关;五是公心,让每一次救助都做到公平、公正。没有这‘五心’,角色转换就是不成功的,工作也是肯定搞不好的。”吴万容如是说。

记者 高晓燕 文/图

高晓燕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当低保核查遇到“内部人”

  • 中国纪检监察报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