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大龄排长群体,他们的心事你懂吗?

中国军网综合 2017/4/11

走近新疆军区某师大龄排长群体——

“老同志”的心事,你懂吗?

全面深化改革的新考验,军队使命任务拓展的新要求,官兵成分结构和思想行为方式的新变化,给抓建基层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新情况新问题。调整抓建思路、完善抓建举措,需要各级以敏锐的眼光发现问题,以前瞻的思维审视问题,以创新的举措破解问题,勇于担当、主动作为,推动基层建设提质增效。

当前,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全面实施展开,领导指挥体制改革扎实推进,稳固基层是服务大局、助力改革的现实需要;新一年的工作正在起步,精心筹划抓建基层工作是部队建设开新图强的必然要求。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开创部队建设发展新局面,必须坚定自觉地忠诚核心、拥戴核心、维护核心,持续兴起学习贯彻习主席系列重要讲话热潮,坚决打赢改革强军这场硬仗,促进部队实战能力提升,推动基层建设全面进步、全面过硬,以优异成绩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

一不小心就成了“老同志”

史基刚今年28岁,少尉军衔,任职排长2年半。再有半年,就可以顺调副连了,但前不久的一件事,让史基刚多少有些高兴不起来。

那天,团里组织基层干部素质比武,史基刚被选中。一番比试,史基刚成绩不甚理想。

负责成绩统计的作训股参谋是和自己同批下来的排长。宣读成绩时,他有意无意地瞧了史基刚一眼。这让原本沮丧的史基刚心情更差:难道自己和同批下连的战友差距就这样越拉越大?

“身份认同有落差,是一些大龄排长心中不愿言明的郁闷,不是他们抹不开面子,而是对自身成长的不满意。”新疆军区某师一名领导介绍说,自大学生士兵提干政策实施以来,大龄排长群体随之“壮大”。从该师干部部门提供的数据来看,2011年至今,大龄排长在每年新分配排长中占的比例平均在15%左右。随着年龄的增大,越来越多关于个人成长发展的顾虑涌上大龄排长的心头。

王国梁今年30岁,任职排长3年,去年刚调整为副连长,在同职务中算是大龄了,“一不小心就成了‘老同志’”。王国梁曾这样算过:30岁任副连长,两三年后任连主官,35岁年龄到杠,然后顺理成章脱下军装。

可王国梁并不愿意脱下军装,军旅生涯走得长一点、有更大的进步空间也是很多大龄排长的想法。但他们也清楚,在“脖子以下”调整改革中,年龄偏大、能力不算拔尖的自己被淘汰的可能性很大。

除了事关个人成长发展的“远虑”,大龄排长还要面对来自家庭的“近忧”。不同于年轻、单身排长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大龄排长一任职就要面临成家、养家等诸多难题。马冬圆即是如此:妻子远在兰州工作,承担着同时照顾4位老人的重任,其中艰辛可想而知;自己已经27岁,何时要小孩……每想起这些,马冬圆就心中烦躁。

大龄排长的烦心事不止这些,在该师的一次问卷调查中,除了个人成长发展与家庭因素外,还有与年轻士兵交流有代沟、比起年轻排长稳重有余但冲劲不足等因素,也在一定程度上困扰着大龄排长们。

大龄排长高兵组织负重俯卧撑。占福江摄

将来的你,一定感谢现在奋斗的你

该师进行过一次问卷调查,有一些官兵认为个别大龄排长干事创业的进取精神不足。

在曾是大龄排长一员的吴振波看来,筑在心里的高墙,有很大一部分是自己堆砌的,拆除这堵墙还需要亲自动手。

吴振波23岁入伍,25岁提干,27岁任职排长。去年职务调整期间,30岁的他被越职提拔为连长,在团里引起不小的轰动。

轰动背后,是吴振波日复一日的努力。从任职排长的第一天起,他就很清醒地认识到,既然年龄处于劣势,那么能力一定要抢占优势。他每天坚持学习,拜能力出色的身边人为师,全方位补自己能力短板。

对于他的努力,妻子偶尔埋怨:“奔三去的人了,还那么拼干嘛?”吴振波这样回答:“我才30岁,年富力强、精力充沛,不正是该拼的年纪吗?”他认为,大龄排长能够脱颖而出的前提是自己必须足够努力。

成为连长后,吴振波经常这样对身边的战友说:“将来的你,一定会感谢现在奋斗的自己。”

影响大龄排长进取心的众多原因中,“现实问题太多,家庭负担沉重”是难以回避的话题。这一难题并非大龄排长的专属,对绝大部分身处军营的钢铁男儿来说,家庭是他们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前不久,一篇名为《工作要干好,老婆也要哄好》的文章被广为传阅。大龄排长李世杰对此深有感触:“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当家庭和工作不可避免地产生矛盾时,摆正心态,做好自己和家属的心理疏导十分重要。”

在经历了近2年的两地分居后,去年底,李世杰说服爱人办理了家属随军,爱人也在驻地找到了合适的工作。洋溢在李世杰脸上的笑容能够说明——来自家庭的压力如果化解得当,就会少一些后顾之忧,多一些奋进之力。

“内”“外”合力,未来可期

“可以慢慢行走,但不要停下前进的脚步!”这是大龄排长曹骏写在日记本扉页上的句子。

每个人一生中的发展机遇是有限的,机会很少重复出现。机会来了,你在哪里?曹骏拿励志大师拿破仑·希尔的话激励自己:“一个善做准备的人,是距成功最近的人。”对于大龄排长的出路,他在工作和生活中时时刻刻提醒自己:我准备好了吗?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要想在这个时代脱颖而出,你必须拥有一颗积极进取、奋发向上的心,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勤奋和努力。把我们自己的事情做好,机遇到来时,它还会丧失吗?

大龄排长走出成长困境,不仅需要个体发力,也需要组织施加推力。

该师政委杨科祥认为:“这个特殊的排长群体容易因为年龄产生负面心理,他们的成长需要一个过程,要适当地‘送他们一程’。”

近几年,该师将大龄排长成长问题列入干部重点工作,各项暖心措施逐步实施,大龄排长工作生活中遇到的现实困难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解决——

工作中,有针对性地给大龄排长压担子,让他们经风雨、受历练,在岗位实践中建立信心。对于一些表现出色、发展潜力大的大龄排长,师党委把他们放在吃劲、要紧之处锻炼,还注重通过培养使用、选派送学、岗位互换等方式帮助他们一步步成长起来。

生活上,严格落实探亲休假制度,对担负重大任务的实行分段休假方法。此外,还有协调地方举办鹊桥会、家属来队全方位服务保障、幼儿入托绿色通道等措施也赢得官兵叫好。

这些几乎是量身定做的举措很贴心、很励志,让大龄排长心头的包袱卸下不少。杨科祥说,解决大龄排长群体成长过程中出现的问题非一日之功,需要部队各级在实践中不断探索,理顺各方关系,不让一时的困难耽误了大龄排长的长久发展。

在与大龄排长们的交流中,记者感受到了他们成长中的困惑,也感受到了他们对未来军旅生涯的乐观心态。在“脖子以下”改革全面展开之际,我们期待大龄排长们的烦心事能妥善解决,期待他们在改革强军中绽放更耀眼的光芒。

★延伸阅读

大龄排长曹传奎的军旅冲刺

■王雪振 冯 毅 占福江

那是去年8月份的事儿了,曹传奎担任新疆军区某团九连副连职排长刚一个月。

新官上任,热情饱满,曹传奎几乎每晚熄灯后自觉“开小灶”加训。一天,机关一位股长到连队检查就寝秩序。曹传奎的干活拼劲,让这位股长赞赏有加。然而,当曹传奎说出27岁的年龄时,股长一阵摇头,遗憾地说:“好苗子啊,就是年龄太大,成‘老同志’了,不然可以到股里锻炼下。”

听到这,曹传奎一下子愣住了。那一刻,“大龄”的现实让他再一次感到恐慌——军旅之路,会不会因年龄而越走越窄?

热爱军营、渴望在部队建功立业,是曹传奎投身军营的第一动因。24岁大学毕业入伍,26岁提干,27岁担任排长……从士兵到军官,每一步曹传奎都和时间在赛跑。

新兵入伍,“大龄”两个字就伴随曹传奎左右。40个同年兵中,他的年龄最大。但那时,“大龄”带给他的还不全是烦恼:因成熟稳重,干部骨干对他都很放心,有需要列兵参与的任务,他是不二人选。

一次,团里组建侦察骨干集训队,连队原定的人选因病退出。谁来补这个缺?曹传奎主动请缨,连长思考再三同意了。

体能是侦察兵的基础,但这并不是曹传奎的强项。为了不拖后腿,他拼尽全力:扛弹药箱深蹲,别人一组20次,他就30次,上下楼腿都直打颤;练据枪,别人挂水壶,他就挂砖头,两个胳膊拿筷子都难……尽管最终没能摘金夺银,但大龄士兵曹传奎的拼劲赢得了战友认可。也正是凭着这股劲头,曹传奎在众多士兵中脱颖而出,跨入了军官行列。

新排长报到时,看着同批毕业的排长大多22岁,曹传奎连连暗叹“起步太晚”,在“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军营,不知道得付出多少努力才能消弭年龄的差距?

这还不算,曹传奎任排长的连队,与提干前的连队职能差别很大。刚开始组训时,曹传奎习惯性地运用老连队的那一套,效果很不理想,所带排连续几周都没有得先进,大家士气有些低落。

能力素质上的差距,让曹传奎有种争分夺秒的紧迫感。有一次,连长指定让曹传奎负责一项装甲射击课目的示范任务。虽然在院校里积累了一定经验,可具体实施起来曹传奎还是心里没底,出了不少差错,最后在士官骨干的帮助下才顺利完成。

年龄倒挂,则是曹传奎心中另一道坎。指导员比自己小1岁,排里有两名班长和自己同岁。一次安排工作,曹传奎碍于面子,部署任务的时候没有讲清楚,结果产生了歧义,工作没能顺利完成,连务会上被指导员点名批评。这让曹传奎感到面子“挂不住”,心里不是滋味。

不仅如此,曹传奎还面临着现实的成长发展之困:想进机关,必须要干满排长2年,而届时已近30岁,哪个部门会接收这样的大龄干部;如果一心一意在基层干,只有职务出现空缺才有调整的机会……左思右想,曹传奎越来越感到出路狭窄。

同时,如期而至的婚恋等问题,也都在袭扰着曹传奎的神经。因年龄大带来的多重压力,让他倍感时间的紧迫。

曹传奎的切身体会,对于其他大龄排长而言并不陌生。年龄大、起步晚的“先天不足”,成为他们成长发展需要面对的“硬伤”。随着职务上升,大龄排长所占的比例逐步下降:副连职岗位,大龄排长约占同职务干部总数的8%,而到了正连职岗位,这一比例为5%。

置身这样一个时代坐标系上,曹传奎艰难地进行着自己的军旅冲刺。虽说困惑重重,但在曹传奎看来,自己能提干靠的是过硬素质,想获得更大的进步最终还要靠这个,起步虽然慢了,但和士兵相比,成长进步的空间和舞台更大了,自己需要做的就是更加惜时如金、把握机会……

去年9月,师里组织合成营演习。那段日子,曹传奎强忍高原反应参与了所有演习课目,初步掌握了与连队装备相关的专业技能,这使他得以迅速打开工作局面,得到了连队上下一致好评。

点灯熬油苦练参谋业务;争分夺秒砥砺技战术水平;千方百计提升理论授课质量……在排长这个平台上,曹传奎以百米冲刺的状态,一点一滴拓展着军旅之路。去年底,他带的排被团队评为“精武强能标兵排”,本人也被评为优秀基层干部。

在大龄排长奋力冲刺的同时,一些好消息也接踵而至:去年先后有3名大龄排长因素质过硬,在任职期满后直接提拔为连队主官。除此之外,大龄军官的专项鹊桥会、机关人员选拔向大龄排长倾斜等“利好”措施也先后出台。

曹传奎的军旅生涯刚刚翻开新篇章,尽管年龄偏大,但他依然相信自己的军旅之路也能收获精彩。他说,扎实干好工作总是没错的,对得起这身军装,不忘初心。

★亲历·我说

我愿当“许三多”

■讲述人 陆军某旅装甲步兵二连排长 李忠军

作为一名“大龄”排长,年龄一直都是我不愿意提及的话题。记得刚分配到单位学习干部规定时,身边的战友调侃我说:“‘老同志’啊,根据现有晋升规定,你要是不越级提拔使用,很难有大的发展了。”

我是2007年入伍的,和很多同年兵一样,我也是追随“许三多”当个好兵的脚步走进军营的。入伍第一年,我参加了“汶川大地震”救援,更加坚定了我作为军人的责任与担当,这也是我报考军校的动力。

下连后,我并没有因为战友们的特殊照顾而放松对自己的要求,而是处处严格要求自己,为战士做好表率。我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扎实蹲苗,从当好一名排长做起。

由于自身的严格要求,我的单兵综合素质一直处于优秀水平。但是我明白,作为一名排长,既要做战斗员,更要做指挥员。五年的军校生活,让我更加懂得了学习的重要性。我给自己拟定了自学计划,从装甲兵战术和装备技术性能学起,逐步丰富自己岗位所必需的知识储备。

扎实的蹲苗让我尝到了甜头。去年,由于在实兵对抗演习中表现突出,年底我被旅党委表彰为“优秀基层干部”。这既是组织对个人成绩的肯定,也让我找准了努力的方向。(孙红川整理)

★声音

现在有为 将来有“位”

■李 华

一铁匠收一徒弟,以铸剑为生。枯燥平淡的劳作使徒儿不安分起来,师傅便想法启示他。师傅取一铁杵,将其断为三截,留下其中的一截,另两截投入炉火中煅烧。只锤打一遍的一截成了剑坯,反复锤炼的一截成了削铁如泥的宝剑。

最终,宝剑、剑坯和最初截下的那段铁杵被拿到集市卖:铁杵卖了,得一两银子;剑坯卖了,得三两银子;宝剑非常抢手,师傅惜售,价格扶摇直上。徒弟顿悟,本是三块相同的顽铁,锤炼却改变了它们的命运和价值。

我们在调研中发现,一些大龄排长将年龄变成了“心病”——因迈入军官队伍迟、成长进步速度慢、前途发展空间小、个人家庭负担重,总会觉得自己“老了”,拼不拼意义不大,对工作热情不高、韧劲不够、动力不足,忽略了自己正值打拼之年、本该艰苦奋斗的事实。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军队是一个大学校大熔炉,大龄排长进入军营、步入军旅,因起步晚、年龄大,成长途中少不了纷纷扰扰。要想在火热军营中“有为有位”,必须坦然正视自身的大龄现实,勇敢地接受千锤百炼,不断提升立身素质的“含金量”,将自己炼成一块好钢。

军旅本该跋涉,年龄又有何妨?“宰相必起于州郡,猛将必发于卒伍”,如果在排长岗位上就因年龄乱了心、绊了脚,谁会相信你在更高的职位上能干的出色?谁又会给你更多的平台和机会?内因是干事创业的第一动因,大龄排长的成长,组织帮扶很重要,更重要的在于自我的锤炼和完善。

生命的本质是时间。从这个角度看,大龄排长若想早有作为,必须把消极退缩的观念坚决摒弃,用只争朝夕的态度不断提高自己、完善自己,才能早日实现心愿。这才是大龄排长真正的安身立命之所。

心向远方,莫忘来路。大龄排长们,既然我们选择了部队,选择了这身军装,就应把曾经的初心再次铭记,朝着曾经的梦想大胆去闯。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最终在火热的强军征途上,持续激发潜能,不断迸发活力,不负初心,不负时代。(冯毅 王雪振 许必成)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