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80后”刑警援疆3年 带去全新刑侦技术

北京日报 2017/4/11 13:26:00

烈日,荒丘。

李迪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沙漠中一长串的脚印,不知道通向何方。这串脚印,李迪已经追了数天。

双脚陷在沙粒中,每走一步,都要费很大的力气。忽然,一阵剧痛,李迪身子晃了晃,一阵恍惚。眼前的脚印慢慢幻化成一座城市,那是熟悉的北京;一张张熟悉的脸渐渐浮现,那是等他归家的亲人……

“李迪,你醒了吗?哪里不舒服?”急切的呼唤响在耳边……李迪慢慢睁开眼,没有了沙漠,没有了脚印,只有爱人的脸,泪痕犹在。李迪想笑笑,安慰安慰爱人,却发现氧气罩罩住口鼻,身上还插着数根导流管……

短短20天里,这位“80后”刑警已连续做了两场大手术,胆囊摘除、肺部肿瘤切除。医生诊断,病因与艰苦的生活环境、不规律的作息和工作压力有关。

这是援疆三年,留给李迪的纪念。

追凶

正午,太阳炙烤着沙海。

李迪和两位同伴,艰难行进,三人很少说话,因为嗓子干得已无力发声。

李迪的膝盖有伤,每走一步都钻心地疼。他咬牙坚持着,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沙海中的摩托车车辙上,那是嫌疑人留下的惟一踪迹。

几个小时前,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十四师辖区一处枣园发生抢劫强奸案。接到报警后,时任第十四师和田垦区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的李迪,立即和两名同事赶赴现场。

受害人惊吓过度,只记得嫌疑人骑了一辆摩托车。李迪瞅了瞅左右,地上果然有摩托车轮胎的痕迹。他蹲下身,研究着脚印和车辙,脑海里还原着犯罪现场——

“这该是个熟悉地形的当地人,能够熟练驾驶摩托车在沙漠中穿行。”

“这样的人应该会绕开大路,选择不易被追踪的沙漠快速逃离。”

李迪盘算着,循迹而去。果然,一条摩托车车辙断断续续延伸进沙漠。李迪和同伴驾车急追,直到被一座沙丘堵住去路。他们只好弃车,翻越沙丘,向沙漠腹地追去。

这是李迪第一次徒步进沙漠。

一个接着一个的沟壑,滚下去再爬上来;狂风呼啸,卷起的沙粒打得脸生疼;深蓝色的警服一会儿就变成了土黄色;衣服被汗水浸透,又很快被日头烤干;唾液似乎都蒸发殆尽,眼前的一切变得模糊起来,李迪甚至怀疑自己还能不能走出这片沙漠。

“看,红柳!”

这真是救命的发现。濒临倒下的李迪和同伴,在红柳丛后发现了灌溉引水渠。虽然渠水浑浊,但喝到嘴里,格外甘甜。

好消息一个接一个。

恢复体力的李迪等人很快在附近发现了被人扔掉的烟盒、烟蒂、打火机,还有带血的卫生纸,血迹还很新。更让他兴奋的是,周围还有一个相对完整的脚印,“嫌疑人估计是在这里停车抽烟。”李迪推测着,掏出手机,拍下足迹,还盖上塑料布,垒起沙土保护脚印,以便后续提取立体足迹。

追踪继续。三人追进了沙漠边缘的一个村庄。在支援警力赶到后,李迪组织战友们依据足迹和车辙照片,挨家挨户摸排。

天快黑了,李迪终于在一户人家发现了一辆被隐藏起来的摩托车,地面上有几个脚印,与李迪手机上的脚印照片高度相似。

就在民警们准备行动时,一个壮汉突然跳出院墙想逃跑,李迪和民警们立刻行动,将壮汉按倒在地。

此时距离发案仅过了8个小时,李迪还不知道,他创造了一个沙漠追凶的纪录。

连夜突审,嫌疑人拒不交代,李迪扒下壮汉的鞋,又掏出手机,让他自己比对:“这是不是你的鞋?”壮汉愣怔间,李迪又拿出带血的卫生纸,“这是不是你的血?”

壮汉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了,低头认罪,还交代出2013年,他曾犯下的两起类似罪行。

李迪根据现场提取的足迹,进行了足迹同一认定,看似微不足道,但这是又一个新纪录——十四师和田垦区公安局以自己的刑事技术力量第一次认定足迹,制作的第一份痕迹鉴定书。

寻痕

李迪毕业于中国刑警学院痕迹检验专业,寻痕,本就是他的看家本领。

2014年8月的一天,正在值班的李迪接到警情,一名男职工失踪了,他骑过的农用三轮车上留下大量血迹。

赶到现场后,李迪眉头紧锁,现场被严重破坏,地上都是职工们寻人时留下的脚印。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人去哪了?李迪仔细搜索着蛛丝马迹。

三轮车把手上有血迹——现场应该发生过打斗,失踪的男职工可能是骑车时遭到了攻击;

三轮车前轮位置前方,有一道依稀可辨的摩托车轮胎痕迹——两辆车很可能发生过碰撞;

……

李迪逐渐扩大勘查范围,在几米外的一个土堆后,他发现一摊血迹,还有一顶内侧浸血的帽子——“头部受伤,流血过多”,李迪隐隐有不祥的预感。

一块大石板压着土堆,这引起了李迪的注意。他仔细查看着,在石板边缘发现了一个模糊的前脚掌足迹,“谁没事会来这里踩一脚?”“石板似乎还有向下滑动过的痕迹,应该是有人站在土堆上把石板移动下去的”……

李迪叫来队里的民警,固定痕迹证据并拍照,然后,大家一起扒开大石板,挖开沙土,一具男尸赫然入目,尸体上还有多处砍伤。经过报警者指认,这正是那名失踪的男职工。

由于李迪及时找到尸体并固定证据,警方成功提取到嫌疑人DNA,并据此抓获嫌疑人。

这又是一项纪录——过去碰到大案总是请上级部门主侦的十四师和田垦区公安局第一次以自己的力量进行命案现场作业,侦破重大案件。

“跟李迪办案越来越有干劲儿。”当地民警对这位北京刑警赞不绝口。由于表现出色,援疆第二年,李迪被借调到兵团公安局刑侦总队工作。

破案,需要速度,因为犯罪分子逍遥法外一天,老百姓受到伤害的风险就会增加。李迪破案,总能发现关键的痕迹,在他看来,痕迹会说话,这是提高破案速度的关键。

2015年9月19日,发生在乌鲁木齐一处工地的盗窃案引起警方高度注意,被盗物品包括9个50公斤的煤气罐。公安部要求兵团公安局立即成立专案组,限期破案。

李迪被点名加入专案组,火速赶往案发地。由于案发后下过一场雨;被盗的工地厨房,案发后又有使用,几乎所有物品都发生了位移;嫌疑人非常狡猾,只在窗户上留下几处模糊的手套痕迹,现场有价值的线索很少。

李迪蹲在地上,一厘米一厘米地筛查,他还分别在白天和夜里做了五六次现场灯光和路径实验,初步判定了嫌疑人进出路线以及作案的大致过程,但仅凭这些,还是无法破案。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李迪心急如焚。他一遍遍梳理头绪,“一定有线索。”李迪鼓励着大家,也鼓励着自己。他一次次重走嫌疑人进出路线,就在大家快要放弃时,李迪在满是油渍的窗框上,发现了直径不足1毫米的纤维球,“这很有可能就是嫌疑人手套上的。”李迪兴奋地说。最终,正是从这小小的纤维球中提取到DNA,成为破案和认定嫌疑人的惟一证据。

克难

除了创造一个又一个的纪录,李迪还为当地公安带来了全新的刑侦技术。

借调到兵团公安局刑侦总队后,李迪工作之余,将一间废弃房间改造成枪弹测速实验室,并进行了枪支测速检验鉴定。

这让兵团公安局见识了这位北京刑警的能力,他们将一副重担压在李迪的肩上——配合当地调研全兵团公安机关刑侦及技术工作现状。

李迪一刻都不敢耽误,12天,他随调研小组驱车六千多公里,足迹遍布全疆。

“这斯文的小年轻,行吗?”起初,当地民警对李迪有些怀疑。

在某师公安局考察时,实验室仪器上落着灰尘,化学药品摆放混乱,没有通风设备,很多实验设备,当地民警都不会用……李迪一样一样指出存在的问题,耐心地演示讲解设备使用方式、检验流程……“嘿!这小伙还真行!”大家心悦诚服。

为了尽快完成任务,李迪白天赶路、考察,晚上熬夜写报告。调研结束,他上交了一份近两万字的《兵团刑事技术工作的调研报告》,通过大量的数据,比对分析现状,提出改进建议。这份报告被作为指导性文件下发到全兵团公安系统。兵团公安局还专项拨款用于司法鉴定中心的建设。

在李迪和工作组的努力下,兵团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完成改造,建成了包括枪弹测速、痕迹综合、化学显现等6间实验室,并顺利通过公安部资质认证审查。不仅如此,李迪还先后帮助兵团各地的5家公安单位设计了刑侦工作区和实验室。

本色

家里每次来电话,李迪都是在工作,父母心疼得落泪。

忘我的工作,使李迪忽略了身体的信号。

直到办案途中胆结石发作疼痛导致休克,李迪才被送到和田当地医院,后因治疗需要转回北京手术。

“三十多年来,第一次这么虚弱,家人帮我记下了这一时刻……”手术后,李迪更新了朋友圈。图片中,他躺在床上,身上插了好几根管子。

三年援疆,李迪最不敢面对家人。

2015年冬天父亲因为路滑摔伤,李迪都没能回北京看望。

李迪和女友异地相恋五年,女友刚刚调到北京,准备和他办事结婚,李迪又远赴新疆,不得不推迟婚期。“李迪敢担当、肯吃苦,让我再等10年,我也心甘情愿!”爱人的理解,让李迪感动不已。

这担当,这吃苦,来自家风的熏陶。

李迪的爷爷是老红军,从医的母亲曾战斗在抗击非典的一线,家人的言传身教,让他懂得担当,懂得责任。成为刑警后,李迪参与侦破了一系列重大案件,破案,还被害人一个公道就是他的担当。

术后的李迪身体虚弱,一下子瘦了20斤,肺部有积水,咳嗽不断,但李迪从未后悔过援疆。

“不是英雄不知道什么是寂寞,不到新疆不懂得什么叫辽阔。就像那千年的胡杨,眺望着无际的荒丘,远观那深邃的沙漠。”李迪的援疆工作报告,如此开头,他愿意做那大漠中的胡杨,甘于寂寞,屹立不倒,为人们守护平安。(孙宏阳)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