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美国之后 加拿大如何成为下一个人工智能金矿?

雷锋网 2017/4/11 15:33:31

(原标题:继美国之后,加拿大如何成为下一个人工智能金矿?)

本文作者:石松

位于加拿大多伦多的Mars Discovery District是世界上最大的创新中心之一。但多年以来,由于美国硅谷的吸引,流失了大量人工智能领域的科学家和初创企业。目前,加拿大正采取措施留住其本国的AI技术人才。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AI科技评论按:前段时间,多伦多大学成立了向量学院,以更好地扶植加拿大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实际上这只是加拿大挽救人才流失的一个缩影:多年以来,由于美国硅谷的吸引,加拿大流失了大量人工智能领域的科学家和初创企业。《纽约时报》近日撰文描绘了加拿大是如何将AI理念变现为产品和技术,雷锋网做了全文编译,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多伦多——远远领先于Google开始研究无人驾驶汽车,领先亚马逊设计语音交互的智能家用设备,加拿大的少数研究人员靠着政府和大学的支持,为今天人造智能的繁荣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但这里距离商业淘金中心——硅谷,却依然遥远。近年来,很多年轻的加拿大AI科学家由于Google,Facebook,苹果等美国公司提供的丰厚薪资待遇而离开这里。加拿大正在诞生越来越多的AI创业公司,但他们却常常搬到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硅谷,因为那里聚集了大量的风险投资,商业技能和创业文化氛围。雷锋网此前在《加拿大用政府扶植留住人才,能避免“为美国做嫁衣裳”的命运吗?》报道中也提及了公司出走的情况。

“尽管政府进行了数十年的投资,加拿大并没有真正从AI技术中获得什么好处。”加拿大银行前高级副总裁Tiff Macklem说。他是多伦多大学Rotman管理学院院长。

现在把AI重新带回国内,是加拿大政府、公司、大学和技术专家的头等大事。他们的目标是围绕该国的AI技术领域建立一个商业环境,并留住大学培养出来的各类专家人才。他们希望能在Geoffrey Hinton, Richard Sutton and Yoshua Bengio等资深研究人员的科研成果之上更近一步,这些研究人员曾开发出机器学习——一项显著提升AI性能的技术。即使是许多计算机科学专家和工业界,也认为他们的贡献非常了不起。

多伦多大学Rotman管理学院Creative Destruction Lab近期的一次会议。该实验室成立于2012年,旨在帮助技术密集型初创企业。

目前已经有令人鼓舞的迹象出现,包括新政府资助、大公司投资、培育初创企业的计划以及本土企业家和美国风险投资家的不断沟通交流。

在新的财政预算中,总理贾斯汀·特鲁多总理承诺拨款9300万美元(折合1.25亿加元),以支持在多伦多,蒙特利尔和埃德蒙顿的AI研究中心,这将是公私合作的模式。

两周前多伦多的向量学院正式建立,这是加拿大政府力挺的AI研究中心:该研究所可获得1.3亿美元支持,半数的钱来自国家和省级政府,另一半来自Google,Accenture和Nvidia等公司的赞助,还有大型加拿大本土公司,如加拿大皇家银行、Scotiabank和加拿大航空等。

在2013年被谷歌雇用,但仍在多伦多大学担任教授的Hinton将担任向量学院的首席科学顾问。新的研究所将在多伦多市中心的Mars Discovery District建立,这个区域拥有许多科技初创企业,包括AI公司。

此外,像Google,微软和IBM这样的大型科技公司,在加拿大正组建他们的AI研究团队。而其他行业的公司也是如此。

通用汽车公司去年说,将在多伦多马卡姆郊区建立一个无人驾驶汽车方向的研发和工程中心。Thomson Reuters宣布,将在多伦多开设一个“认知计算”中心,研究人员将探索利用信息和技术来帮助决策制定的新方式。

Deep Genomics的首席执行官Brendan Frey表示,该公司的美国投资人鼓励他留在多伦多,而不是搬到加州湾区。“这个炒作得有点太热了,”他说。“此外,我们在这里就有世界上最好的人才。”

使用AI技术重建经济是加拿大迫切的需求。加拿大技术产业近年来停滞不前。Nortel,加拿大的大型电信设备制造商,在2009年宣布破产,并在接下来几年内被打垮。而一度领先的黑莓手机在智能手机市场已经难寻踪影。

从两家初创公司将AI技术应用于到药物研发的经验,我们可以一窥加拿大的初创企业所面临的挑战和机遇。Atomwise,成立于2012年,该公司使用AI技术预测新药物的分子结构,这些药物可能治疗多发性硬化症等特定疾病。其首席执行官亚伯拉罕·海菲茨(Abraham Heifets)曾在多伦多大学获得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

Heifets在寻求融资时,他回忆道,一个加拿大投资者认为20年前人们尝试过同样的事情。“它还存在着什么新的可能性?”Heifets先生说投资人问完之后,就把他拒了。

后来,Heifets去了湾区,会见了风险投资公司Draper Fisher Jurvetson创始人Timothy Draper。Draper先生在20年前曾经尝试投资了类似做法的几家公司,但他仍然选择投资Atomwise。

Heifets先生说:“这是一个文化议题,是对于风险和接受失败的不同认知。”

Deep Genomics,一家人工智能初创公司,从事生物研究以检测和治疗疾病。

Atomwise搬到旧金山,是为了接近投资人和该地区庞大的人才库。而反之,Deep Genomics成立于2014年,美国的风投支持者鼓励它留在多伦多,而它也没有搬离加拿大。

首席执行官布伦丹·弗雷(Brendan Frey)曾师从多伦多大学的Hinton,他多年来一直在研究人工智能深度学习和细胞生物学的结合。 当他雇用软件工程师时,他要求他们向公司作出工作多年的承诺。

“湾区有些浮躁,”Frey说,他本人是多伦多大学的教授,也是向量学院的联合创始人。“炒作有点太热了。 此外,我们本身就有世界上最好的人才。”

Atomwise和Deep Genomics都参加过“ Creative Destruction Lab”。该实验室由Rotman学院的教授Ajay Agrawal于2012年成立,实验室是为了帮助技术密集的初创企业。 他们通常由博士创立,这些博士们一般在某个方向研究了五年,但几乎没有什么商业经验。

2015年,该项目有25家公司获得进驻资格。去年,50家AI初创公司被接纳,今年这个数字可能会达到75。

在Deep Genomics的办公室内,要求软件工程师在招聘过程中向公司作出工作多年的承诺。

该项目持续九个月,分为秋季和春季两个学期,就像一个学年。参加者每八周在多伦多聚会两天,进行演讲,听取意见并设定未来八周的目标。在每一个聚会上,至少有一家甚至是几家公司被投票出局,选民来自于Agrawal先生招募的不断增长的科技企业家和投资者。

除了政府和企业的支持外,加拿大大力发展AI产业的驱动因素之一是特朗普政府。加拿大的科学家们说,他们已经收到了一系列的咨询,主要来自关心加拿大新政府移民和其他政策立场的美国研究人员。

美国人往北移民加拿大并非闻所未闻。Hinton先生于1987年定居加拿大,来自英国的Hinton先生当时在卡内基梅隆大学,他意识到继续他在美国的研究将意味着接受里根政府的资助。此外,部分原因是美国对反对派游击队的秘密支持,他们试图推翻尼日利亚的左派桑迪诺斯坦政府。“我喜欢加拿大,”Hinton回忆道。

Vianytimes,雷锋网编译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加拿大校园欺凌面面观

  • 新华网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