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磴石工号子:中梁山下的天籁人声

重庆日报农村版 2017/4/11 9:48:12

搬石头,唱号子。

石工号子获得全国群星奖。

大渡口区跳磴镇地处中梁山下,石料丰富,石场众多,不但为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提供了筑路修桥建屋的材料,采石也成了他们赖以生存的一种谋生手段。

为了统一步伐,调节呼吸,释放身体负重压力,石工们常常要发出吆喝或呼号,经过长期的发展,从最初原始的哼叫逐渐演变成一种原生态的劳动号子。采石工人们一边劳动一边喊唱的热闹场景,富有浓郁的生活情趣和地方特色,由此,跳磴石工号子声名远扬。

如今,虽然采石工这个行业逐渐实现机械化,昔日举锤喊号、你呼我应的热闹场面不复存在,但跳磴石工号子却被搬上了舞台,被确定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由其为原型编排的节目还获得了第十届中国艺术节“群星奖”。

近日,在大渡口区跳磴石工号子非遗传人李其放家中,笔者倾听了他的石工生涯以及跳磴石工号子的故事。

喊号子不是为了好玩

在跳磴镇,曾有三支石工班子——太合班、英才班、周家班在这里劳作。经过一代一代的传承,这三支石工班子的传承谱系可追溯到四代,第一代的班主们几乎都出生于19世纪70年代。经过几代人的传承,现在,第四代的传人们大多已近暮年。

李其放16岁那年,便跟着父亲——太合班第三代班主李福荣学打石头。看着父辈兄长们在采石场热闹的劳动场面,他早已跃跃欲试,但由于还未成年,他父亲不准他干这活儿。

李其放喜欢去采石场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听石工唱那时而浑厚时而高亢时而缓慢又时而急促的号子。但真正到了采石场里,他却找不到那种感觉,屏着气甩了几下大锤后,他的脸已憋得通红,上气不接下气。

他父亲看见了,忙走过来对他说:“这不行,你要学会用气,不能死用力。”说着,便给他做试范,“哟嗬——”一声喊出口,大锤便举在空中,随后“嗨——”一声,大锤向下落在了锲子上,发出“镗”的一声。

李其放这才意识到石工喊号子不是为了好玩。

石工号子曲目种类多

“石工号子,就是石工们在劳动时为了提气运气、减缓疲劳、协调动作所喊的号子,就是哟嗬——嗨——”提到石工号子,李其放便打开了话匣子,他一边向笔者解释,一边又由说变成后面的唱腔,“哟嗬——嗨——”地吼唱起来,直观地描述了什么是石工号子。

采石,在跳磴当地称为打石头。李其放说,在打石头的整个过程中有四个环节——打、撬、滑、抬,每个环节唱的号子不一样。“打”是由个人单独完成,就是高举大锤敲打楔子,将巨石分开,喊的号子也要单调一些,主要为了方便提气用力。

“撬”“滑”“抬”这三步便要看石头的大小,但多数是几个人共同完成。这时喊的号子不光是为了运气提气,还为了统一步调,大家才能齐心协力。喊的号子内容也就丰富了些,一个人领唱,见什么唱什么,其他人“和”,在“和”的时候劲往一处使,齐心协力搬动石头。

有时,石工们也用号子来娱乐,大家伙坐在石场里休息,用号子来解乏,个别能唱的,还能唱出各种不同的曲目,有“姨妹哥”、“大留郎”、“海棠花”等很多曲目。

石头不打了号子仍流传

随着社会不断发展进步,机械化生产逐渐代替了手工劳作,打石头、切割石头几乎都采用了机械化操作,石工们也渐渐从笨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了出来,石工号子也没有了“用武之地”。

李其放这一代村民中从事石工劳动的人不多,只有十来个人,机械化生产代替了石工们的工作后,他们便渐渐转行做了其他。但“石工号子”这一特殊的原生态音乐却保留了下来。

如今,李其放早已成了居民,搬进了位于建桥C区蓝沁苑社区的家,曾经伴随他大半生的石工工具也没有保留几样。

“跳磴中的‘磴’字可以说是石工号子的一个符号,跳磴的名字跟石头有关,石工号子也不能在跳磴消失!”说起自己吼了几十年的石工号子,他还能富有感情地唱上几句,虽然歌声已没有了采石场上的粗犷豪壮和自由嘹亮,但却多出了几分婉转悠扬。

李其放说:“现在石工号子成功申请了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作为一名传承人,觉得很光荣,同时也有点担子。石头不打了,作为一种传统民俗文化,号子还要流传下去。我可不想它在我手上失传,我会坚持把它传承下去的。”

搬上舞台获得“群星奖”

“哟嗬……”一声嘹亮的石工号子响彻天空,三五成群的石匠们身穿马褂、脚蹬草鞋、手舞铁锤,石花飞溅。凿好了石板,嘴里喊着号子,石匠们摇摇晃晃地抬起石头前进……

以大渡口区非物质文化遗产“跳磴石工号子”为原型创作的表演唱《跳磴石工号子》在中国第十届艺术节“群星奖”音乐类的决赛现场展示出雄浑厚重的文化魅力,搏得现场一片喝彩,并在此次比赛中拔得头筹,获得了“群星奖”。

为了将石工号子进行传承,跳磴镇于2008年将石工号子通过艺术化形式制作成表演剧目搬上了舞台。2009年2月,该镇为了保护石工号子这种民间音乐形式不被消失,向区文广局打了报告,希望能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区文广局高度重视此事,着手将相关资料递交到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2010年9月,跳磴“石工号子”被确定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另外,还有大渡口区创作者借用石工号子的曲调创作的声乐作品《哥哥带我走》,在上海、芜湖、重庆等多地参演。

文/图 通讯员 冯勇

扫描下载“义渡热爱”APP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跳磴石工号子:中梁山下的天籁人声

跳磴石工号子:中梁山下的天籁人声

  • 重庆日报农村版 ·  · 
数据加载中... ...